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烽皇 > 第七十二节 静夜
    出去一个月时间不到,累积在江烽面前的事务就已经是一大堆了。

    陈蔚和崔尚都不在,他这个防御守捉使最重要的两个助手缺位,也就意味着他需要兼顾的方面很多。

    防御守捉使府中的缺员依然很多。

    副使不说了,就目前来说,还没有哪个人够格担任副使,而且从现有淮右格局来说,不设副使更有利于淮右的团结。

    节度判官、军事判官、衙官、节院军使大量缺额,还有那下设诸司机构都还没有来得及建立起来。

    可以说现在的防御守捉使府甚至连基本的框架都还没有能搭建起来,完全就是凑合着应付,一个人担两职三职甚至更多职务都是常事,大家也都司空见惯了。

    如果单单是寻常事务,那也罢了,但是现在摆在面前却是有几件大事,件件都轻忽耽搁不得,甚至每一件都需要马上做出应对策略,这也让江烽大为头疼。

    江烽越来越意识到随着自己地盘的不断扩大,要让整个地盘的军政事务如意的运作起来,绝非自己最开初想象的那么简单。

    随便任命几个职务,指导一个大方向,就能万事大吉,这简直就是一种妄想。

    这期间不断暴露出来的各种隐患问题,每一州每一县都各不相同,甚至都需要报到自己手上来拍板,而且每一件事情如果决策失当,都会带来后续一连串的麻烦和问题。

    日常政务倒也罢了,陈蔚不在,也还有杜拓、王煌等人能帮自己分担一下,但是军务这一块,那却是无法假手外人的。

    就像是这河朔军南下之事,崔尚已经去了汴京,如无意外,大梁能够帮自己协调施压河朔三镇,河朔军南下不是问题,但是河朔军数万家眷亲属呢?如此规模的南下,江烽担心过大梁境内只怕都会多多少少出点儿状况,还需要好好去打点一下沿线大梁的州县,这关系到这帮河朔军能不能安心的为自己卖命。

    就算是大梁那边问题解决了,过颍州才是真正的大问题,淮北时家和蔡州袁氏在这里都已经有些剑拔弩张的趋势了,自己这一万河朔军南下,会否引爆这一焦点,淮右是否会被卷入进去脱身不得,都很难说。

    这也是江烽现在最感到棘手的,哪怕是会浍州看到第二军第三军的上佳表现带来的好心情,都被这一难题给冲淡了不少。

    有些事情始终避不开,江烽也很清楚,河朔军对自己对淮右很重要,不仅能够大大改善淮右军的总体格局,最为关键的是能够带来一大批骑兵,这对于未来淮右参与都吴地战局中充分发挥骑兵战力有极大的好处。

    要知道淮右的步军和术法力量在应对吴军时,占不到多少便宜,那么要以强击弱,那就必须要在骑军上做文章。

    **************************************************************************

    一天下来,江烽已经觉得自己有些精疲力竭了。

    除了摆在面前的军务,家中事务也是免不了要考虑了。

    虽然有人帮忙操持,但是纳鞠蕖、许静二女为妾的事情终究还是自己的事情,自己也还需要表现出自己的关心和喜悦,他总还是要照顾一下二女的心境,否则这样敷衍了事,倒显得他有些薄情寡义了。

    良辰吉日已经换了几次,不是因为这样,就是因为那样,总而言之都不那么凑巧,但江烽还是决定不再拖下去。

    再拖下去,一旦吴地内乱,自己这边怕就真的没时间了。

    淡淡的香气从背后传来,脚步声已经告诉了江烽是谁。

    “小静。”

    “嗯,二郎,你很疲倦?”许静任何时候都是那种犹如轻盈的小鸟一般,轻快中带着一种期待的感觉,江烽很喜欢。

    “时间太紧了,底子太薄了,可时间又不等人,有时候我自己都在想,我是不是太急于求成了,但想想这些机会一旦错过,可能就再也追不回来,所以我又不敢懈怠,只能紧赶慢赶,但是紧赶慢赶就铁定会出一些纰漏,有些东西也会有点儿赶鸭子上架,显得力拙,我也不想,但却没得选择。”

    在许静面前是江烽最轻松的时候,鞠蕖是个闷葫芦,虽然是个很好的听客,但对于自己的这些话却很难做出合适的反应。

    许宁无疑是最能给自己提供建议和意见的,但江烽又不愿意在许宁面前暴露自己软弱的一面。

    也只有在许静这里,江烽可以没太多顾忌的发泄和倾诉,而许静的回应也许不那么恰当,也不能给自己多少帮助,但江烽总能获得一些安慰。

    许静轻轻叹了一口气。

    她也感觉到了江烽这一段时间来那种马不停蹄的急促感,甚至连去雷池历练都是一种急匆匆的感觉。

    她也能理解压在江烽身上的巨大担子带来的压力,虽然现在淮右掌控三州,但是谁都知道光州不稳,如果南阳或者蔡州要取光州,恐怕淮右很大可能只有放弃。

    真正能够牢牢掌握在淮右手中的就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