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烽皇 > 第二百七十节 血脉
    看着眼前这个仍然眯着眼睛沉沉大睡的孩子,江烽心中没来由的生出一种奇异的感情。

    他一直认为自己是一个外来客,改变了历史大势,而且也还将继续改变历史大势。

    虽然自己也一直想要融入进这个世界中,也为此付出了许多努力,但是总还是有一种疏离感萦绕在自己身上。

    他不知道自己最亲近的人,比如说这些女人们觉察到没有。

    陈蔚、崔尚、杨堪、王邈、邓龟年、张越、罗真这些自己最熟悉的人他们或许会觉得自己与众不同,但在他们心中大概这就是天赋异禀,真龙之气,但这些长期生活在自己身畔的女人呢?崇拜仰慕中,会不会有一些其他的感情夹杂在其中呢?

    正是这种疑惑一直盘绕在江烽心中,让江烽更多时候把自己站在一个更高的角度,或者是旁观者的角度来打量这一切,这种疏淡的心境使得他哪怕是在女人欢好的时候都无法全身心的投入。

    而唯一例外的大概就是周蕤吧。

    也正是周蕤让自己似乎忘记了自己的身份自己身上承载的责任和压力,义无反顾的投入进去,小周后的这个传言有没有些许因素在其中,江烽不知道,他也懒得知道。

    不知道这是不是让周蕤怀孕而鞠蕖、许静和吴瑕始终没有反应的原因呢?

    真的很有可能。

    但在看到这个孩子的那一刻,江烽觉得一直隐藏在自己心间的那层隔膜突然溶解了,血脉相连的奇异感觉让他突然有一种自己就是这个世界中的一员,自己并没有创造历史,因为这个世界根本就不是自己原来的那个世界,自己所走的每一步,也许就是这个世界历史的一部分,那自己又何须那么纠结烦恼呢?

    周蕤忐忑的站在一旁,观察着这个给自己的生活带来了不可想象的变化的男人。

    男人的表情很独特,也很古怪,似乎是在静静的感受着某种气息。

    或者这就是血脉相通,父子连心?周蕤不无期待的想着。

    在之前,周蕤也不是没有担心过江烽不愿意承认这个孩子,毕竟自己的身份太过尴尬,哪怕是江烽现在还没有子嗣,但是他毕竟还年轻,三十岁不到,身畔女人环绕,能在自己身上播种发芽,一样可以在其他女人身上得逞。

    哪怕是许宁给了自己保证,但没有见到江烽的亲自态度,周蕤心中仍然是空落落的。

    不过现在,周蕤可以放下心来了。

    江烽突然有一种想要亲吻一下这个孩子的冲动。

    说实话,他和周蕤之间要说有多么深厚的感情,真心说不上。

    最初的还是一种男人见猎心喜的本能,对一个突然能让自己无法控制占有欲的女人的占有本能,而周蕤那哀婉娇弱的恳求更增添了他内心那种黑暗狂暴的欲望,所以一切也就顺理成章的发生了。

    但在后来几日里与周蕤的耳鬓厮磨中,他还慢慢的喜欢上了这个小女人,但也仅仅是喜欢而已,远远达不到那种爱恋的感觉。

    可在得知了她怀孕,然后产子这一切之后,江烽自己都发现自己的心态在发生一些变化。

    一直到今天看到眼前这一切,江烽觉得真的有些不一样了。

    这个孩子的出现彻底击碎了自己内心中与这个世界的隔膜,让自己真正和这个世界融入到了一起,这就是自己的世界。

    轻轻俯下头,把自己的脸贴在婴儿的面上,淡淡的奶腥味儿这个时候闻起来很好闻,婴儿轻细的鼻息呼吸让江烽的面颊有些发痒,一时间竟然有一种冲动。

    江烽用嘴唇轻轻触了触孩子的小脸,似乎感知到了一些什么,婴儿睁开了眼睛,看到了眼前这张面孔,似乎在辨别着什么,最后突然笑了起来,连带着一双手似乎也动了起来。

    “啊?!”周蕤忍不住捂住嘴,想要过来,但是又停住了脚步。

    江烽抱起了孩子,贴在自己胸前,婴儿又慢慢闭上了眼睛,慢慢睡去。

    深深的舒了一口气,江烽如释重负,双手把孩子交给周蕤。

    周蕤脸色嫣红,眉目间流淌着的光泽动人心魄。

    “你的奶够么?请了几个乳母?”江烽在胡床上坐下,轻声问道。

    “奴家奶还够,但还是请了一个乳母。”周蕤走到门边,早有乳母进来,把孩子抱了出去,这才回来,悄声道。

    “坐过来,孤又不是老虎,难道还怕孤吃了你不成?”见周蕤仍然是那副小心翼翼察言观色的模样,江烽拍了拍自己身旁,颇有感慨的道:“也算早就吃了吧,孩子都替生了下来,四个多月了,唔,百日宴都没有摆吧?孤这个当父亲的不够格啊。”

    “郡王事务繁忙,孩子也还小,……,啊!”周蕤有些忸怩,但最终还是在男人的目光下,走到了男人身旁,盈盈坐下,惊呼声中,便被江烽揽入怀中。

    一声碧绿的绫罗长裙,因为生养哺乳的缘故,周蕤的胸前双丸比起一年多前饱满了许多,连带着整个身体都丰盈了不少。

    丰臀坐在江烽的大腿上,淡淡的香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