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烽皇 > 第八十六节 王朴
    江烽的确还没有那么蠢。

    在兖州局面尚未完全稳定下来之前,他当然不会对郓州有过多的动作,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他就对郓州毫无举动,宣示主权这是一个最起码的表示,像占领宿城,就是一个昭示。

    郓州五县,巨野和郓城在巨野水匪绝对控制之下,县城紧邻湖岸,现在当然不能去碰。

    北部三县,寿张、须昌、宿城,在此之前实际上是被朱茂放弃了的,甚至连紧邻巨野泽的兖州西部平陆县也是被放弃了的,不过在淮右(武宁)军正式进军兖州之后,这种局面必须要改观。

    平陆不用说,那是兖州境内,如果这一点都做不到,对兖州的控制从何谈起?至于宿城,偏居郓州东北一角,紧邻兖州,距离湖区也有相当距离,而且这也是与济州连通的要道咽喉,所以拿下宿城义不容辞。

    照理说郓州州治须昌距离湖区也还是有些距离,但是这里和另一县寿张一样,长期在湖匪的控制下,这两县的士绅大户实际上已经与湖匪沆瀣一气了,这种情况下冒然进军须昌必然会遭遇不利,江烽不为。

    蚕食鲸吞,目前淮右(武宁)军对兖郓的攻略已经过了鲸吞的阶段了,接下来就是要一步一步将郓州纳入,这就需要蚕食之法。

    江烽端坐主座,目注坐在堂下的二人。

    一老一少,王序、王朴父子。

    这又是自己改变历史所遭遇的名人,蝴蝶效应有时候会出现,但是以自己这小蝴蝶翅膀,很多人很多事,依旧会出现。

    王序并没有太大名气,当然那是在历史上,但在如今他却是郓州,也就是宿城的王姓的领头人。

    而坐在王序身旁的目光灼灼打量着自己就是那王朴了。

    历史上王朴可是赫赫有名,一纸《平边策》,道尽以中原之利而取全国的韬略,虽嫌简陋,但是其脉络却是清晰无比。

    连赵匡胤都说,此人在,朕不得此袍著。

    王朴在《平边策》中提出了因地制宜先易后难统一天下的方略,同时也列举了声东击西和疲兵之略,颇有太祖之法,至于说《平边策》前段所言的得民心(道)者得天下反而是人皆言之,算不上什么高论。

    这等英杰,江烽当然要收归囊中,现在王朴不过三十不到,但王朴年少聪慧颖悟,饱读诗书,胸有韬略,年近三十而立之年,已可入仕一展风采了。

    而且更难得的是王朴多才多艺,不仅与文才英华,军略精通,还在建筑规划、阴阳律历、术数音乐上极有造诣,这是史书所栽,但实际上就是这王朴是个天生的文臣加术法大家。

    江烽在询问兖郓人才时,就有人提及了王氏一族,乃是郓州宿城有名的士绅大族,王序也是当地王氏一族的首领,而其子王朴天纵奇才,不但文才韬略冠绝一方,而且对术数造诣极深。

    江烽这才回过味来,这个王朴好像就是历史上后周柴荣的肱骨之臣王朴,他就是山东东平人,这宿城不就是日后的东平么?

    这宿城几易其名,东平、天平、宿城,换来换去,又和须昌并而复分,分而复并,并了再分,所以也是搅得人头晕,不过王朴之名也足以让江烽这个历史系的高材生牢牢记住了。

    “郡公,不知郡公招小民父子前来,……”

    见王序父子又站了起来,江烽微笑着抬手示意,“坐,坐,不必拘礼,久闻贤父子诗书大名,术法精绝,某入主兖郓,希冀能兖郓父老一解兵灾人祸,欲得兖郓父老相助,……”

    文绉绉的话让江烽也是格外别扭,虽然来到这个世界几年了,但是要和文人们打交道还是一件费力事儿。

    王序父子也是觉得好笑,这位听闻是寒门出身的郡公大人,不喜文事,但对文臣却还算重视,只不过此辈以武立国,短短几年内,竟然打出偌大一片天下,倒也不可小觑。

    一番寒暄之后,江烽竟然有些不知道该如何说下去的感觉。

    王序显然是一个有些古板的士绅,若是邀请其出仕,或许会同意,但是其性格却未必合适,倒是与王朴的几番对话,江烽已然感觉出其表现出来的咄咄英姿,颇为看好。

    谈话完毕,只有礼司官吏延引其到馆驿中歇息。

    “如何?”

    “少有英才,卓尔不凡,倒也不负盛名,不过其居然通晓术法一道,倒是让人很是讶异,这等纯正文人士绅出身,居然会精研术法一道,的确少见。”王邈笑着道。

    “吾观其胸中颇有锦绣,意欲招其入仕,先行让其在枢密堂中为从事。”江烽沉吟了一番才道。

    这等名臣若是不用颇为可惜,当然要让其骤登高位也不符合情理,再说了再是腹有英华那也得要慢慢洗砺方能出彩,否则就成了揠苗助长了。

    “嗯,属下觉得可以,先让其熟悉事务,其家亦是深受兵祸荼毒,观其言行,倒也无虞忠诚。”

    王邈更重视这一层,若是心存不轨,让其进枢密院,倒成了引狼入室了,不过这自有无闻堂来监控考较,倒也不必过分担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