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烽皇 > 第四十四节 拿下
    只不过这个时候已经稍稍有些迟缓了。

    梅况早已经从人群中飞身而起,以气驭剑!

    绿沉剑刮起一阵幽绿色的光屏,掠过夜空,在火把的照耀下显得更加阴森可怖。

    这个时候不能给敌人以任何机会,一旦被对手缓过气来,不说能否夺城成功,哪怕是能成功,付出的代价都不会小。

    尤其是在城墙上那密集的强弩手和术法器械,哪怕淮北这边对术法器械不是很重视,但是在符离这种城池上,一样不会少。

    周亚奎只感觉到一阵寒气从夜空中飞行而至,一点绿芒眨眼之间已经逼至近前。

    来不及多想,周亚奎大叫一声,就地一滚,直接钻入护城河水中,避开这必杀一击,然后一口气在水中潜行数丈,方才跃起,此时他手中的河汉刀已然卷起千重银芒,翻转猛扑。

    虽然知道对方强悍无匹,但是在这种时候下,周亚奎知道自己无法退缩,先前的恐惧、动摇和犹豫在掣刀而出时,便消失无踪。

    作为一个武将,可以站着死,却不能退缩而生。

    梅况没有理睬对方的反扑,长剑盘旋,拥堵在吊桥上的三名感化军士兵惨叫声中跌落在桥下,紧接着长剑前推,一道绿色的光芒横扫而出,猛扑上来的四名感化军士卒连声音都来不及哼一声,就被拦腰斩断。

    鲜血刹那间将整个吊桥桥面浸润湿透,这个时候梅况才好整以暇的侧身舞动长剑,迎空遥击。

    连续三点,剑芒从剑尖透射而出,迎上了从水面跃起猛扑而来的周亚奎。

    三重刀浪在这轻飘飘的三点之下,如同天灯陨碎,哗啦坠落,周亚奎几乎要咬碎满口大牙,汹涌而来的强劲剑气逼迫他不得不在空中连续翻滚方才躲过他透体而来的辛辣一击。

    单腿在城墙上猛地一点,周亚奎再度飞身而起,犹如雄鹰飞坠,双手握刀,在空中连续变幻姿势,一口气劈出十九刀。

    这是周亚奎竭尽所能的十九刀,刀刀都倾注了自家所有的元力玄气,如果这十九刀都无法让对方后退,周亚奎也不知道自己该如何是好了。

    雄劲的刀芒在强大的元力玄气催发下发出“嗤嗤”的尖利啸声,这是刀气穿破空气壁障发出的摩擦啸叫,足见这每一刀贯注的力道。

    梅况面色不变,面对着汹涌而来的刀气将他身上的长衫和头上的发梢激得猎猎飞舞,长剑沉重的向下一插,猛然向上凶狠的一拉,没等势头用老,然后以肘带手,再度抽回长剑横向一挂,一个十字交叉剑式破空而出。

    绿色的剑气因为这十字交叉的一错锋,碰撞之间剑气变得有些模糊变形,但是爆射而出的速度却是半点未减,剑气嘶吼,一闪而逝。

    刀浪和剑气在空中一错而过,仿佛双方都从未交汇过,各自向着各自的目标袭至。

    感受到那凶猛的刀气扑面而至,梅况也微微变色,他没想到这家伙一个太息前期的角色,居然能以搏命姿态倾尽全力发动这一击,几乎是毫无保留的孤注一掷了。

    青衫长袍犹如被鼓风机鼓起一般变得浑圆鼓胀,十九刀刀气以前所未有的席卷之势呼啸而至,避无可避。

    “嘿!”

    梅况双腿微屈,双足抓地,双手持剑连续舞动,刀气一波接一波滚动而至,饶是梅况已臻小天位,仍然能够感受到对方这舍命一搏的决然。

    “噼噼噗噗”一连串的闷响次第在梅况身上炸响,十九声之后,气劲回旋而逝。

    梅况面色略略有些发白的看了一眼自己身上,青色长衫已经裂了几道缝隙,露出内里的软甲,甚至在他的鬓角出,一道细若发丝的血痕也若隐若现。

    这是刀气穿破了他护体元力气劲在肌肤上形成的伤痕,虽然很轻微,但是能击破一个小天位高手的护体气劲,已然是殊为不易了,尤其是对方只是一个太息期的强者。

    而此时,梅况全力发出的十字交叉剑气早已经如影随形的击中了在空中飞腾翻滚的周亚奎,没有任何侥幸,凶狠的剑气瞬间就击碎了他全身经脉和心脉。

    他甚至连姿势都无法改变一下,就这么轰然落入水中,只留下阵阵浸润着血色的浪花。

    又是一连串的“嗤嗤”声响起,这个时候城楼上的感化军才如梦初醒的祭起了对付小天位高手的术法强弩,只不过显然有些晚了。

    如果在梅况与周亚奎接站交锋那一瞬间,能有人指挥术法强弩全力攒射,也许还真能给梅况造成很大麻烦,但是现在,早已经回过气来的梅况在没有任何其他人的牵制下,这等术法强弩就意义不大了。

    身体轻盈的一纵而起,梅况足尖在城墙墙面上连续两点,在空中绿沉剑再度旋转飞舞,犹如绿萤万点,在夜空中狂舞,一口气将城墙上密集扫射的术法强弩彻底扫空。

    唯有一柄明显是宗师级别的术法武器算是给梅况制造了一些麻烦,迫使本欲借势登城的梅况再度落回到了地面,催发剑气与术法武器战在了一起。

    与此同时,四名水军精锐已经扛住了缓缓下滑的千斤闸,而田春立则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