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烽皇 > 第二十七节 前进
    从渡过淮水进入徐州境内,到蕲县县城,沿着驿道走,距离大概在两百里地左右。

    一旦过河,便毫无遮拦,甚至可能在浮桥搭起,大军过河时,来自徐州的斥候就已经开始在不停地向蕲县,向符离,向彭城报告了。

    两百里地,大军按照目前的速度急行军,起码需要两日方能赶到,而且这种高强度行军,哪怕是有大量夫子和车马辎重跟随,也对军队的体力是一个极大考验。

    骑一军一过河便已经展开了,这时骑兵发挥作用的时候。

    如无意外,斥候反馈回蕲县顶多也就是晚间就能知晓,也就是说,如果蕲县姚承泰部晚上得到消息,立即进行紧急动员,它的骑兵部队第二天早晨就可以出发南下展开对淮右军的袭击。

    以骑兵的攻击,在这种完全一马平川的局面下,步军要抵挡骑兵的攻击,相当危险。

    根据细作送回来的细细,姚承泰部在蕲县驻扎的一军中是步骑混编,其中骑兵有两个营,这是行军途中最大的威胁。

    所以骑一军的首要作用就是防止这两个骑兵营对淮右大军的突袭,提前展开就十分有必要了。

    作为骑一军的指挥使,张寅自己都倍感压力,原来淮右军的骑军指挥使秦再道为骑二军的指挥使,而他却担任了首先整编的第一军指挥使,这无疑是一个十分明显的姿态,对于河朔军进一步纳入淮右军体系中具有重要的指标性意义。

    这同样也给张寅本人带来了巨大的压力和挑战,骑一军指挥使这个位置不是那么好坐的。

    骑一军中既有自己在卢龙军中老部下,也有成德军中的老兵,还有一些原来光州骑兵,这对于一支骑兵整个也很具有挑战性,尤其是成军立即就迎来了第一战,都说战争事最好的整合方式,但是真正要用战争来加快整合,那也就意味着要付出代价,尤其是在战事不容有失的情况下。

    骑军有骑军的作战方式,在过河的时候君上就已经明确告诉自己,按照自己的意图去打仗,目的很明确,坚决将姚承泰部骑兵扼杀在危险萌芽状态之中。

    但在张寅看来,这不过是一个最基本的要求。

    蕲县姚军只有两营骑兵,自己一军骑兵,加上又有斥候在前面探路,如果只是为了这个目标而为,就显得有些保守了。

    所以张寅将自己这一军骑兵分为三部,前后营为一部,沿着涣水直上寻找敌军,左右营为一部,与前后营所部保持二十里距离,向西搜寻前进,而中营则直接过涣水,到涣水西岸,一方面防止姚军骑兵从涣水西岸进行偷袭,另一方面亦可灵活机动,寻找歼敌战机,尤其是在姚军步军如果也从蕲县南下的话,那就更值得一赌了。

    前两部是保证基本任务完成,而后一部就近乎于临场发挥看机会了。

    张寅和副指挥使雷同,一个成德军的老营指挥使,也是一个四十出头的老兵头分别担任了前两部的领军,而最后一部,则是由中营指挥使步江,自己带来的这帮卢龙骑兵中头脑最好用的家伙来带。

    骑军席卷北去,留下一地烟尘。

    陆续渡淮的步军各部依然在有条不紊的整队,随着最后的右厢军第三军渡淮,随后下来的就是大梁辎重粮草和夫子们开始渡河了。

    右厢军第三军的任务就是保护后续的辎重粮草和夫子队,这个任务若是放在其他时候,显然有些沉重,但是在当下的淮北,却相对简单,除了一些不开眼的蟊贼和蚁贼残部也许会来瞅一瞅,感化军主力是没有精力来的。

    “九郎,情况如何?”

    “一切顺利。”王邈脸上多了几分风尘气息,但是眼神明亮,面容坚毅,很显然这样一场战事也是他期待已久的,“君上,我们不必等了,待右三军护卫辎重队按既定路线行进即可,我们可先走一步。”

    “嗯,下令吧。”江烽手在自己背上的大夏龙雀刀上抚摸了一下,矗立在马背上的身影显得格外雄健,目光望向北方,“也许姚承泰他们已经在等待这我们了。”

    “等与不等,对我们来不重要,他们的命运已经决定。”王邈也飞身上马,朗声道:“各军依次前行,顺序为左一军、左十军,左四军、左五军,左六军、左八军,牙军,右三军押后。”

    早有传令兵立即下达命令,随着一声声口令下去,整队完毕的各军立即像一头头蛰伏欲动的巨兽,轰然启动起来。

    紧邻涣水东岸的这条路并非主驿道,但是沿着水岸的这条路由于邻水,几乎每隔几十里都会有一座码头,这是徐州境内的主要水道沿线,所以仍然有一条便道可行。

    说是便道,但实际上亦可通车马,只是比起宽敞平整的驿道来说,就要差不少了。

    这一战究竟是遭遇战,还是对方按兵不动演变成为围城战,现在还不好判断。

    但无论是遭遇战,还是围城战,淮右兵都已经做好了一战的准备。

    不打无准备之仗这是江烽确定的原则,但是有些时候时机来得太突然,你可以做准备,但是这个准备程度却很难说了。

    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