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烽皇 > 第七节 儿女共沾巾
    严序、骆成淦、骆成业、秦汉的来投让江烽也是惊喜莫名。

    他不是没有想过招揽这几个杨溥手下的将臣,但是杨溥方走,这些人又是追随杨溥这么多年,他担心自己的招揽未必能得到很好的回应,所以他原本是打算稍稍等一等,再来通过其他一些渠道来了解,根据情况来定。

    没想到严序等人就这么齐刷刷的来了。

    他小看了自己在庐州表现出来的气概以及庐州士绅对淮右未来局面的期待了。

    严序打定主意之后,首先就说服了骆成淦。

    骆成淦是骆知祥之子,但其在其父去世之后并未得到杨溥重用。

    杨溥对骆氏的看重还是集中在财赋本事上,所以骆成业反而获得了重用,他这个武道水准已经达到了太息期后期的强者,反而只是在德胜军中担任一名军指挥使,而且并不太受杨溥看重。

    所以当严序来邀时,骆成淦立即就应允了,而且也答应了严序一起去游说骆成业。

    而秦汉则是骆成淦的密友,也是杨吴一系中另外一名踏入小天位的强者。

    秦汉本是淮南大将秦裴幼子,杨溥长兄杨渥之幼年好友。

    杨渥继位为吴王后,被张灏、徐温所杀,秦汉时为东院马军统领,虽劝杨渥但无用,后杨渥被杀,秦汉逃离吴国,潜逃到平卢。

    其改名易姓,凭借一身武道实力和领军本身,一直做到平卢军右厢军厢都指挥副使。

    这已经是一个相当高的职位了,平卢军左右两厢军五万人中,除开左右厢都指挥使外,也就只有左厢都指挥副使略高于他。

    但因为他的来历不明,虽然已经是小天位强者,但始终无法再升迁,最终他只能辞官离开。

    三年前秦汉才回到庐州,隐于明教院中潜修,现在也不过四十出头,正是当打之际。

    骆成淦幼年时便是因为跟随秦汉修习武道而勤于武事,后秦汉离开,骆成淦也自行悟道。

    秦汉归来,骆成淦也曾询问秦汉有无意愿为杨溥效力,但被秦汉拒绝,杨溥得知后也曾亲自到明教院敦请,但都被秦汉拒绝。

    此次骆成淦对邀请秦汉出山并无把握,没想到秦汉却是欣然应允,也让骆成淦惊讶莫名。

    骆成淦问秦汉为何此次答应如此爽快,秦汉的回答颇具玄机,只是一句诗,河朔平卢皆待变,静候王者踏幽燕。

    “很好,蒙充,杨恒,你们俩此次立了大功,说说吧,有什么想法,向某提出来,只要某能应允,皆可。”

    江烽非常高兴。

    这件事情不仅仅是严序、秦汉等人来投这么简单。

    这几人的投效,也就意味着杨氏一族极其背后的庐州士绅体系随着杨溥政权的覆灭开始分崩瓦解,而庐州士绅也开始清醒的意识到需要丢掉其他不切实际的幻想,希望与自己这个庐州的实际掌握者开始合作了。

    当然,这只是一部分人的想法,仍然还有相当大一部分人对自己抱有敌意和不满,但现实会教训他们。

    严序和秦汉他们的来投,不但极大的充实了自己文臣武将体系,更为重要的是有秦汉和骆成淦二人乃是在忠正军和德胜军中都颇有名气之人。

    有他们的出面招抚,那么自己原来打算解散遣退的两军残兵就能够很大程度的保留下来了。

    这些老卒都是经历了多场战事的,哪怕是这两军之前多年未经战事,但是毕竟在与李昪的东海军、镇海军作战中仍然表现出了一定的战斗力。

    只要能加以整编和训练,江烽认为起码要比那些新招募组建的新军要强得多。

    “能为君上效命,乃是我等毕生梦想,属下焉敢邀功?”蒙充表现得比杨恒要更沉稳一些,“属下不过是提了一些建议,若无王大人的规划,此事断无可行。”

    江烽笑了起来,这小家伙倒是有些老于世故啊,居然不贪功,还知道为上司邀功。

    “嗯,既如此,你二人可有什么打算?”江烽看着蒙充目光中跳动的火焰,微微一笑问道。

    这小家伙的武道水准进境很快。

    他有印象,前年夺寿州时,蒙充还在学军中,基础打得很牢,但是也不过是刚入天阶之门,但是才仅仅两年时间,却已经一连破了洗髓、结体两期,现在已经隐隐有了踏足天境的实力了。

    他现在才刚刚十六岁,对于一个原来未曾接触过高深武道的少年来说,这种进境已经相当骇人了。

    哪怕这两年自己专门给他们其中一部分人有针对性的传授了五禽功中的筑基术,但是能达到这种水准,也足以说明其武道天赋了。

    对于这些从大道学堂和学军中成长起来的少年们,江烽是从来不吝惜的培养扶持的。

    若要论忠诚,这些自小就在大道学堂和学军中被灌输了忠于自己的少年们才是自己最忠实狂热的拥趸,无出其二。

    在学堂和学军中,这种理想和信念贯穿他们生活始终,可以说日后能易其志者,十中无一,这些人才是自己日后最坚实的后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