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烽皇 > 第八十节 出招
    内媚之术?江烽有些发懵,他还真没有听说过这本该存在于武侠小说当中的东西真的有,而且居然还就在自己身边人身上,“蕖娘,你的意思是说,你也懂,呃,习练过……那个内媚之术?”

    鞠蕖有些忸怩的点点头,“梨山派女弟子都习练过,尤其是那些在武道修行上欠缺天赋的,在这方面要求就会更高一些。”

    江烽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梨山派这是两手准备,女弟子的去向有两方面,一条路是作为藩阀们的重要成员贴身保镖,当然也可以兼侍妾,一条路就是纯粹的以色媚人的侍妾了。

    总而言之这两条路都能够进一步拉紧梨山派和藩阀之间的关系,而这种手段也可以让梨山派始终立于不败之地,这也和那些世家大族在藩阀们之间分别押宝有些类似,无论最终哪一方获胜,他们都能有渠道获得认可。

    “那你出山的时候你们门派……?”江烽忍不住问了一句。

    “我因为出身缘故,当初派中大概是希望能通过我如果能够嫁给一个藩阀子弟,也许能更有价值吧,没想到申州鞠氏却如同泡影一般幻灭了,连他们都没有能预料到,而现在,我在你们身边,又让他们看到了希望。”鞠蕖嘴角浮起一抹自嘲的微笑。

    “哦?他们找上门来了?”江烽这才明白过来,若有所悟的问道。

    “嗯,他们已经画了印记,应该是来找我了,其实在南阳我估计他们就发现了我。”鞠蕖点点头,平静的道:“我不确定我和他们之间的这层关系对你和浍州究竟是好事还是坏事,这需要二郎你自己来判断,但我本人的事情他们没有权力干涉。”

    似乎是觉察到了鞠蕖内心的一些焦躁不安,江烽笑了起来,重新将鞠蕖揽入怀中。

    “放心吧,他们如果清楚我和你之间的关系,就不会轻举妄动,更不会做出什么不理智的行为,至于说我这边,蕖娘尽管放心,我心里有数,实际上像梨山派这样的江湖门派日后我们还会遇上,而且还不会少,比如像常昆所在的白马寺,还比如大相国寺和老君观这样与各地藩阀都有着千丝万缕联系的门派,我们都无法回避,至于说他们会成为我们的盟友、助手还是敌人,都会根据情况而定,但有一定可以肯定,这些江湖门派的主事者一样十分精明,他们会做出有利于自身的判断和决定。”

    看见江烽很淡然的面对自己提到这一切,鞠蕖心中又放下不少,她也不希望自己门派出身影响到自己在江烽内心的印象。

    缠绵缱绻,旖旎风光,不足为外人道。

    **********************************************

    枢密院。

    尉迟无病面无表情,坐在厅堂上的诸公也是面色沉郁。

    “政事堂那边打的倒是好主意,想要让光浍二州都要沿袭旧制向朝廷输送钱粮,而且还要光州刺史亦由朝廷派出,但那江烽会答应么?”

    枢密副使韦玮生得一双三角眼,任何时候看人都是一副审视的目光,让人很不舒服。

    “答应也许会答应,只怕就是又要提无数条件了,无病兄答应的两千匹夏州战马只换来那个家伙耍了一次花招,也不知道这一次要让这个家伙答应下来,又要付出什么代价了。”坐在一旁的同知枢密院事郭韬冷冷的道。

    尉迟无病对这个始终和自己作对的家伙很是无语,但是这家伙却总是能挑出一些看似很有道理的毛病来,让你不得不解释一番,然后你的锐气自然也就堕了。

    “郭兄,如果说派骑军断粮道,然后决堤水淹汶港栅也算是花招,某就真的不知道什么才不叫花招了。”

    “骑军断粮道不是杜家为主么?浍州军那点儿力量能起多少作用?还要汶港栅一役,存疑甚多,不是有说是堤坝决口乃是天灾,连蔡州军自己也是这么说的么?”郭韬不以为然的反驳。

    “郭兄相信么?”尉迟无病冷淡的回应。

    郭韬一时间不好回答。

    要说是天灾,的确有些难以让人相信,但是若是说这是江烽所为,其中疑点又甚多。

    也有人怀疑是蚁贼从中捣鬼,因为大梁的天兴军也在蔡州境内遭遇了袭击,而且同样不知道袭击者来自何方,所以南阳伐蔡这一战有诸多让人不解之处。

    当初南阳伐蔡时,大家都相当悲观,认为以刘玄手中掌握的实力,几乎就是水到渠成之事,特别是在大梁牢牢的拖住了晋军和泰宁军,而感化军又被蚁贼搅得天翻地覆的时候,南阳军气势如虹,席卷之势北上横扫,没想到最终落得个这样的结局,实在让人百思不得其解。

    现在刘玄败落,南阳遭受重创,同样蔡州也是元气大伤,大梁、大晋、泰宁军混战一场,都损失不小,感化军被蚁贼袭扰一样疲惫不堪,这算来算去的最大得利者似乎只有一家了,那就是这浍州,这里边值得考究的东西太多了。

    若说这里边都是巧合,那浍州的运气未免太好了一点儿,几乎人人被套了进去,唯独浍州置身事外,捡了光州这个落地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