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烽皇 > 第四十九节 最亲近的人
    ♂,

    笃笃敲门声把江烽从沉思中惊醒,这个时候能够来自己房间的除了鞠蕖这丫头,也没有其他人了,楚齐和陈实是不会这么不懂事的。

    “进来吧,蕖娘。”江烽没有起身,只是静静的坐在胡床上,看着从门外进来的鞠蕖。

    “怎么了,蕖娘?”见这丫头神色似乎有些恍惚,江烽微微扬起眉毛,轻声问道。

    “二郎,我没想到我这个师兄会变成这样,我和他也不太熟悉,……”鞠蕖话没说完,江烽已经笑了起来,“蕖娘,无须自责,这很正常,任何一个人站在你师兄的角度上,可能都会如此,可以想象,一个连师妹武技都不如的家伙,居然也敢在这里大言炎炎的谈大梁该向谁开战,换了我我也会怀疑,但后来当我把话挑明了,你看你师兄不是马上就正经起来了么?”

    “你真的不在意?”鞠蕖有时候心很粗,但有时候也很敏感。

    她觉得自己第一次向江烽做出的承诺结果却变成这样,让她内心相当愤懑郁闷,很显然这位师兄是根本就没有把自己放在眼里,甚至还有意揶揄洗涮自己。

    她很看重这件事情,因为江烽很重视这件事情,可没想到卢高竟然如此轻侮自己,这让她一度想要愤怒得想要发飙挑战卢高。

    鞠蕖也知道卢高的武技高于自己,但是这并不代表自己就毫无胜算,单打独斗中什么都可能发生,她从不惧于一战。

    “怎么,你觉得我应该怎样?怒发冲冠?还是气塞于胸?不至于,我没那么狭隘,我们应当学会适应现实,现实就是如此。”江烽摆摆手,“来坐,别站着。”

    鞠蕖犹豫了一下,还是隔着胡床上的茶几,坐在了江烽斜对面。

    鞠蕖坐在江烽斜对面,正好就看到鞠蕖那脸颊上相当明显的箭簇伤疤,格外刺眼,将整个面颊的美感完全破坏,让江烽的心情都顿时不好起来。

    “蕖娘,你这脸上的伤是箭伤?”江烽把身体微微向前倾了一些,仔细的观察着这处伤痕,伤疤并不算大,但是因为是箭簇伤,肯定比较深,内部肌肉也受到了破坏,使得这处伤痕向外隆起。

    “嗯,匣弩所伤。”鞠蕖见江烽身体倾斜过来,下意识的想要向另一旁拉开距离,但是听到江烽的问话,也知道江烽是在观察自己的伤势,这让她既有些心动,又有些不愿意让对方看到自己丑陋的一面。

    “刘氏家族的高手?”能伤到鞠蕖的面部,而且是箭镞伤,非等闲之辈所能做到。

    “不,是术法匣弩。”鞠蕖摇摇头,“刘玄对术法一道十分看重,他身畔不但有武道高手,随身武士都携带有术法器具,我就是小觑了这些东西,才被其所伤。”

    对于武道一脉来说,大概最厌恶的就是术法一道了,因为术法一道改变了这个世界力量的规则,原来以武论英雄的法则被打破了,有时候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文士书生,却能凭借一件术法器具格杀一个武道高手,这种事情让你简直无法接受,而且也让武者高手极易被那些看似人畜无害的寻常人所乘。

    “你应该想得到,以刘玄诡谲多疑的性格,肯定会在自己身边安排有足够的警卫力量,加之他本身的武道水准,采取刺杀这种行为想要得手很难。”

    江烽目光还是落在鞠蕖的脸颊上,这让鞠蕖觉得自己脸庞也是一阵发烧,也有些不自在。

    “蕖娘,你把脸靠过来,我仔细看看。”江烽轻声道,“也许我能有办法帮你消除疤痕,恢复原样。”

    鞠蕖身体微微一僵,“不需要,我不需要这个,伤了就伤了,破相就破相,我不在意这个,也不需要你来安慰我。”

    “谁安慰你来着?”江烽又好气又好笑,“你觉得我这是在安慰你?你不知道我在固始守城一战中活人无数么?”

    鞠蕖不敢置信,睁大她那双如浸润在水中的葡萄般的眼瞳,“你懂医术?”

    “懂不懂,试试不就知道了?把脸靠过来!”江烽的话语里多了几分不容置辩。

    忸怩了一下,鞠蕖最终还是隔着矮几将脸靠了过来,只是身体也变得格外僵硬,江烽倒是没想太多,一只手托住鞠蕖的下颌,一只手食指轻轻的在隆起的伤疤上按压了几下,然后又在伤疤周围的肌肤四处摩挲了一阵,让鞠蕖心脏几乎都要从胸腔子里蹦出来,这才松开手,“你伤口里肌肉被破坏了,生长出来了赘肉,所以需要用刀割开,割除赘肉,然后用白獭脂和着其他药物来敷治,应该可以治好。”

    “真的?!”鞠蕖有些不敢置信,虽然口口声声说不在意这个,但是又有哪个女孩子会对自己的容貌不在乎?

    只是鞠蕖也问过几个郎中,几乎人人都说这种伤没法治,只能如此了,这才让她伤心绝望,没想到江烽居然说可以恢复,这如何不让她欣喜若狂?

    脸色变得异常红润,鞠蕖觉得自己似乎连呼吸都有些急促起来了,一时间却又不知道该如何来表达自己的谢意,反倒是江烽安慰她:“治是能治好,但是恐怕需要时间,另外其他药物都能找到,唯独这白獭脂还得去找,这玩意儿可不好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