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侠仙小说 > 妖娆毒仙 > 第两千二百二十章 一个修士
    苏媚情看到向自己问话的这个女人,一脸跋扈嚣张的模样,脸是瘦长的冬瓜脸,表情却很是得意,手上拿着一把金色扇子,扇子背面满是尖锐的刀锋,扇子正面对准自己,苏媚情眸光闪过一丝不以为然,又满是讽刺!

    “哎,你师姐?你难道刚才没看见她掉坑里了吗?”

    陆美方是陆长老的女儿,家族嫡女,则是从小被宠到大,习惯了飞扬跋扈的说话方式,哪里听过苏媚情这种讽刺里夹杂着不屑的声音,顿时大小姐脾气也上来了,立刻气急败坏。

    “我说,你这个女修怎么敢跟我顶嘴?你知道我是谁吗?我问你苏瑶师姐的事,你敢不如实回答?”

    说完,她手上扇子狠狠一扔,碰的一用力,只见扇子的背面满是尖锐刀锋的地方就冲着苏媚情站立的方向猛地飞来!

    空气中的气氛也顿时变得紧张,而冬瓜脸女修看到苏媚情弱小的身体无处躲避,不由嘴角上扬,一声冷笑,她脸上的神色也格外的张狂!

    “呵呵,跟我作对,看你往哪里躲藏?!”

    她张狂大笑,双手叉腰,一脸同情不屑的看向苏媚情,可是,突然,她原本满意的眯成一条缝隙的小眼睛突然瞪大!瞪着苏媚情的方向,仿佛整个人被施展了换换魂术和定身术,定住,嘴巴张大成鸭蛋型!

    “你,你……”半晌,像是吞了毒药一样嗓子哑了,难以置信的发不出声音,只能够大概的指着一个方向,含混不清。

    只见,原本实力在自己之下,自己是金丹后期,而这个修士的修为,弱小到她都看不清楚,隐约感觉到灵根非常多,按照一般思维,灵根越多,说明灵根越不纯粹,说明资质越差。

    既然如此!

    她又怎么可能躲开。

    她又怎么可能不被伤的遍体鳞伤,伤痕累累。惨败而归。

    可是。

    可是!

    她惊呆了!

    苏媚情居然稳稳站在哪里,没有躲开,不是因为速度太快,距离太近,她无法躲开!

    而是因为!

    她选择不躲开!

    苏媚情嘴角的微笑越来越开心,越来越邪肆霸气!呵呵!很好!她从不主动招惹敌人!但是,若是又不知好歹的人,她自然要好好招待!不然,她还真是需要主动和苏瑶带来的这帮人算算!苏媚情看到向自己问话的这个女人,一脸跋扈嚣张的模样,脸是瘦长的冬瓜脸,表情却很是得意,手上拿着一把金色扇子,扇子背面满是尖锐的刀锋,扇子正面对准自己,苏媚情眸光闪过一丝不以为然,又满是讽刺!

    “哎,你师姐?你难道刚才没看见她掉坑里了吗?”

    陆美方是陆长老的女儿,家族嫡女,则是从小被宠到大,习惯了飞扬跋扈的说话方式,哪里听过苏媚情这种讽刺里夹杂着不屑的声音,顿时大小姐脾气也上来了,立刻气急败坏。

    “我说,你这个女修怎么敢跟我顶嘴?你知道我是谁吗?我问你苏瑶师姐的事,你敢不如实回答?”

    说完,她手上扇子狠狠一扔,碰的一用力,只见扇子的背面满是尖锐刀锋的地方就冲着苏媚情站立的方向猛地飞来!

    空气中的气氛也顿时变得紧张,而冬瓜脸女修看到苏媚情弱小的身体无处躲避,不由嘴角上扬,一声冷笑,她脸上的神色也格外的张狂!

    “呵呵,跟我作对,看你往哪里躲藏?!”

    她张狂大笑,双手叉腰,一脸同情不屑的看向苏媚情,可是,突然,她原本满意的眯成一条缝隙的小眼睛突然瞪大!瞪着苏媚情的方向,仿佛整个人被施展了换换魂术和定身术,定住,嘴巴张大成鸭蛋型!

    “你,你……”半晌,像是吞了毒药一样嗓子哑了,难以置信的发不出声音,只能够大概的指着一个方向,含混不清。

    只见,原本实力在自己之下,自己是金丹后期,而这个修士的修为,弱小到她都看不清楚,隐约感觉到灵根非常多,按照一般思维,灵根越多,说明灵根越不纯粹,说明资质越差。

    既然如此!

    她又怎么可能躲开。

    她又怎么可能不被伤的遍体鳞伤,伤痕累累。惨败而归。

    可是。

    可是!

    她惊呆了!

    苏媚情居然稳稳站在哪里,没有躲开,不是因为速度太快,距离太近,她无法躲开!

    而是因为!

    她选择不躲开!

    苏媚情嘴角的微笑越来越开心,越来越邪肆霸气!呵呵!很好!她从不主动招惹敌人!但是,若是又不知好歹的人,她自然要好好招待!不然,她还真是需要主动和苏瑶带来的这帮人算算!苏媚情看到向自己问话的这个女人,一脸跋扈嚣张的模样,脸是瘦长的冬瓜脸,表情却很是得意,手上拿着一把金色扇子,扇子背面满是尖锐的刀锋,扇子正面对准自己,苏媚情眸光闪过一丝不以为然,又满是讽刺!

    “哎,你师姐?你难道刚才没看见她掉坑里了吗?”

    陆美方是陆长老的女儿,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