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戏精守护者 > 番番外二
    二月份,北方沿海小城。

    陈彩背着一个大旅行包, 手里提着一个编织袋, 陆渐行则一手拉着两个行李箱, 茫然又紧张地跟在他的后面, 一块出了火车站。

    陈彩爸妈已经等在出站口了,虽然儿子在电话里强调了好几次是坐动车过来,但真看到陆渐行一脸高傲地混在春运大军里,吭哧吭哧扛着箱子从楼梯爬上来的时候,老两口还是恍惚了一下。

    “人太多了!”陈彩把行李装车上, 捏着胳膊道, “我买票买晚了, 特等座一等座都没票了, 好不容易抢了一张二等座, 让他坐着他又不愿意。”

    陆渐行在月初坐飞机的时候, 遭遇了一次飞机大表速紧急下降,当时氧气面罩都掉下来了。虽然时候航空公司表示并非出现了安全故障,但陈彩还是吓的不轻。

    他爸妈说让俩人一块到这边跟姥姥过年的时候, 陈彩也一根筋儿地只肯买火车票。又为了能选个好座位, 特意避开了春运高峰期,选在了大年二十九这一天。

    谁知道年底下也不行……春运大军实在太厉害,从北京发车的几趟还会控制一下站票,陆渐行跟他从剧组那边出发, 打一上车就成了罐装沙丁鱼。俩人只有一张坐票,原本是商量着轮流坐一会儿, 谁知道车厢太满,陈彩被挤着挤着就飘去了远处。

    陆渐行扭头没看见人,立马急眼了,紧张地找了过去。

    陈彩让他放心回去坐着,他也不肯。后来那座位被一小孩给占了,陈彩也懒得跟人打交道,干脆跟他手拉手在车门那占了六个多小时。

    陆渐行被他抱怨了一路,也很委屈:“我这不是怕找不着你么?”

    “我就跟你一个车厢,回头不就看见了?”

    “那不好说。”陆渐行眉头紧皱,一脸严肃道,“你不知道很多人就这么失踪的吗,万一你需要我的时候我没回头怎么办?再说就是面对面也不保险啊,在商场试衣间失踪的还很多呢。”

    “小陆说的对,”陈爸爸表示支持,“现在拐卖儿童的太多了,你又是个傻的,万一没看住让人带走怎么办?”

    陈彩:“……”

    陈彩爸妈一直向着陆渐行,陈彩一开始还以为二老是为了调节俩人关系,后来才发现是自己多想了,他们就是真的觉得陆渐行哪哪都好而已。

    陈彩知道自己肯定说不过这三方联合,只得赶紧投降,问:“今年怎么突然想起回这过年了,我姥姥好多年没回来了吧?”

    “老房子要拆了,政府给了通知让准备一下。你姥姥说大家一块回来,在这过个团圆年。”陈妈妈道,“这房子几百年了,拆了真可惜。”

    陈爸爸开车驶上市区干道,道路还算宽敞,两侧一样是高楼林立,银行、商场、大型超市和写字楼一一排开,只不过总体密度要低一些,看着不像别处压抑。

    陆渐行以前从没关注过这个小城市,好奇地隔着车窗往外看,发现这边的人走路都慢吞吞的。在别的城市,大家过马路都像受惊了一样轰的一下涌到对面,这边的人过马路则像是电量不足,一点点挪到对面。

    他颇觉新奇,又看大家的穿衣打扮,发现这边的人也都很注重保暖。别说露腿,连露脚腕的女孩子都少。冬天道路两侧的树木都已经掉的光秃秃,树坑里堆着尚未化开的初雪,行人们包裹严实,慢悠悠在树下溜达,倒是有种四季特别分明的感觉。

    陈爸爸看他这样,忍不住笑着问:“小城市,是不是感觉不一样?”

    陆渐行如实点头,笑了笑:“生活节奏挺慢的。”

    “不光生活节奏慢,别的发展也慢,”陈爸爸道,“这地方几十年没变过了,别处高楼建得飞快,这边就老楼翻新。就连房价都没怎么涨过,你舅舅十多年前在这买了套房子往外租,这次回来一问,当年差不多买的六千,现在才七千。”

    虽然城市不大,但这边风景秀丽,地理位置也可以,房价这样也太让人意外了。陆渐行诧异,“这么便宜是没有开发商来吗?”

    “有来的,都被吓跑了,”陈妈妈道,“这边小城市,来这的领导都是镀金的,呆不了两年就挪窝了。所以很多事都是本地人把着,市内三区和沿海的地块都只给本地的开放商,像是万科保利和中海这些,拿的地皮都在高新区以外了,价钱还高。鸟不拉屎的地方减了也没人去买,开发商好一顿赔钱。早几年就被都吓跑了。”

    陈彩也是十几年没来了,一边往外看着一边听他们聊天,忍不住笑着插话:“那还挺有意思的,趁便宜在这买个小房子养老不错。”

    “你属地鼠的吗,到哪儿都想打个洞留个家。”陈爸爸乐道,“不过这儿除了春天风大,冬天雪大,也没别的毛病。”

    说话间车子已经开到了海边,陆渐行看着远处水天一色,海岸这边有数排小洋楼,背山面海,忽然也有些心动。他猜着老家应该离这很远,便拿手机拍了张照,打算回头来看。刚拍完,扭头就见车子拐入一条单行道,再往前百来米,车子突然停下了。

    陈爸爸道:“胡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