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十绝山 > 第三十八章 天工教主-22:教主之名
    处理完卧龙谷的事,翁锐现在有两件最重要的事情要做。

    一是他要尽快见到师兄卫青,将手上的东西交给他,这不光是大功一件,也是麻烦一件,大功他不想要,这麻烦他就更想尽快把它尽快甩脱。

    另一件事就是阴石的病,在他还是那个天灵子的时候,翁锐就发现他的脑部有病,血脉不畅,似曾有撞击过的旧伤,屡屡复发,每次都是疼痛难忍,痛苦不堪,使得他的情绪也日渐暴躁,喜怒无常。

    在迦南收留了阴石以后,虽以药物压制旧疾复发,但这跟不本治不了他的病,随着药物越加越重,他受到的伤害也就越来越深,在他的武功修为不断增加的同时,而他也越来越无法控制自己,到现在几乎变得神志不清,病痛复发时的情状更是惨不忍睹。

    三十多年来,武痴阴泰几乎耗尽后半生在寻找这个儿子,阴柔也从来都没有为找这个弟弟放弃过努力,机缘巧合,现在虽说找到了,但阴石却变成这个样子,刚刚得到玉坠的欢喜并没有使他彻底安定下来,没过多久他又开始变得焦躁不安,好在有翁锐点穴的力量压着,这才使他不至于闯出大的乱子来。

    阴柔看着不光心如刀绞,还心急火燎,自己都开始暴跳如雷,找到兄弟是好事,但要这样把他带到父亲面前,还不知道他能不能承受得了,对阴柔来说,要是现在可以替换阴石的受这份罪他也愿意,可他一点办法都没有,丁兰等人在一旁怎么劝都不管用。

    翁锐和迦南的这场较量,在当今江湖已经绝无仅有,但对翁锐的内力耗费也是极大的,但他现在还顾不了这些,在稍作调息之后,他便来到阴石身边,以“真元巡脉”之法,助他通常血脉,减轻痛苦。

    在经历了大半个时辰之后,阴石终于安静下来,沉沉地睡去,手里还紧紧攥着那个玉坠,而翁锐也像虚脱了一样顺势倒在一旁。

    “翁门主,你没事吧?”看着阴石安定了,阴柔也恢复了冷静。

    “我没事。”翁锐声音很轻,笑得也很勉强,说完就闭上了眼睛,看来他确实累极了。

    其他人见此情景,很快围拢过来,但都被阴柔示意制止,所有的人都在原地静静地站了下来。

    这段时间并不长,也就是一柱香的工夫,翁锐慢慢睁开眼睛,一看有那么多人远远近近围着他,看着他,非常不好意思的站起来道:“你们怎么这么看着我,我真的没事,嘿嘿。”

    “师兄,你确认没事?”孙庸道。

    “没事,只是有点虚脱,”翁锐道,“休息调息一下就好了。”

    “呵呵,你还真把我吓了一跳,”季瑜道,“我还真以为你不行了呢。”

    “翁大哥怎么会不行呢,”朱山现在比谁都高兴,“你们看他只是一下就把迦南那老家伙给废了。”

    “又不是你打的,你兴奋什么?”钟铉推了他一把道,“再说了,你翁大哥这次有多凶险你看不出来我们可都看到了,那也是鬼门关里都走过几回了。”

    “好啦,别闹了,”翁锐道,“我们还有很多事要办呢。”

    “是啊,翁门主,”阴柔道,“下一步该怎么办?”

    “我有很重要的事要回长安,这个事关大汉的根基,拖不得的,”翁锐道,“另外八爷找了阴石大哥几十年,也得把他尽快送到长安去让八爷见见,了却他这么多年的心愿。”

    “是啊,我也是这么想的,”阴柔道,“我恨不能现在就把石儿带到长安。”

    “哪阴石大哥身上的病怎么办?”孙庸道。

    “所以啊,师弟你要尽快赶回八公山,”翁锐道,“师父师娘都在等着我们的消息,你回去向他们报个平安,同时你让玉儿尽快赶往长安,阴石大哥的伤痛虽被我暂时压住了,但要想治好它,还得玉儿出手。”

    “但玉儿有孕在身,这样鞍马劳顿她受得了吗?”孙庸道。

    “哦,是这样啊,哪我得先祝贺翁门主了,”阴柔道,“要不就不要让玉儿来了,再想想其他办法。”

    “没事,玉儿也是练武之人,身子骨好着呢,”翁锐道,“何况他是亢宿仙人的亲传弟子,对于医道医术能比她更厉害的我还想不出来,至少比我强多了,有她在我才放心。”

    “哪你们就放心吧,”孙庸道,“到八公山见过父母,我会亲自把玉儿送到长安。”

    “孙门主,你这就不用了吧,呵呵,”朱山笑着道,“你这阵子也没闲着,该回家陪陪你的阿玉了,我和你一起回八公山,由我护送玉儿到长安,一路坐车,不让她骑马走路,这回你们都放心了吧。”

    朱山和妹妹感情是很深的,这件事只有自己做他想才放心,再说了,他和八爷的感情也是从小就培养的,长大后虽没有拜八爷为师,但毕竟是八爷教了他功夫,在他心里早就把他当作师父了,八爷找到了儿子,并且要为其治病,这么大的事情怎么会离了他呢?

    “我和你一起去吧,”钟铉道,“顺便也可以去拜见一下阴老前辈。”

    他平时就和朱山走得很近,这时候提出和他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