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十绝山 > 第三十八章 天工教主-6:不踏实
    初秋的阳光已经没有了夏日的炎热,照在人身上温暖而又舒爽,偶尔一缕清风吹过,带来一丝山里特有的淡淡的野果香,让人禁不住会有些陶醉。

    卧龙谷飞龙坪藏龙洞前空地上一棵粗壮的老槐树下坐着四人,迦南和一位老者靠前,魏子和应难靠后,四人中间的竹几上摆放着几只茶碗,应难在后面侍弄着一只小火炉烧着水,一缕缕青烟随风飘散,一切显得都十分悠闲。

    迦南和魏子、应难都还穿着单衣,并且呆在花荫底下,而那位老者不光在太阳底下,身上还裹着一件灰袍,只是让整个头部露在外面,面容虽有些清瘦,但在太阳的照射下泛着微微的血色,整个人懒懒的靠在竹椅之上。

    “看先生最近气色不错。”迦南抿了一口茶道。

    “唉,”老者微微叹了一口气道,“我感觉是一天不如一天了,就想晒晒太阳,难儿还不让。”

    “我没有不让,”应难道,“天气好的时候我不是扶您出来晒了吗?”

    “可是你不在的时候就不让我出来。”老者道。

    “我是怕他们照顾不好您,嘿嘿。”应难轻松一笑道。

    “没事,尊者,下回他不在时我扶您出来晒。”魏子也跟着道。

    应难微笑着看了一眼魏子,什么话也没说。

    “难儿,莫非你有什么顾虑?”迦南看了一眼应难道。

    “也没有,师父,”应难有点犹豫,“就是有时候心里有点不太踏实。”

    “不踏实?”迦南道,“有什么不踏实的?”

    “就是…就是感觉有人在对面看着我们。”应难道。

    “这感觉你从啥时候有的?”迦南道。

    “这个也说不准,”应难道,“或许是从承天教公开活动时就有,只是近来感觉更强烈了一些。”

    “哈哈哈,是这样啊,我看你是太紧张了,”迦南道,“有先生在这里,一切都在按我们的计划的进行,江湖上没人想得到会有这么一个地方,也没人会想到有先生这么一个人。”

    “尊者以前说过,只有没人想得的地方才安全,所以现在这里就是最安全的地方,我觉得也没事。”魏子道。

    “可是只有我一个人在这里,我还要到处看看,总是有点不太放心。”应难道。

    “有什么不放心的,”老者道,“我一个行将作朽之人,没人会在意我的。”

    老者说这话的时候,有一种难以名状的凄凉和无奈。

    “你对我们可是最重要的,”应难道,“师父将我放在这里,就是为了不让您有一点的意外。”

    “难儿说得对,”迦南道,“先生可是我们的定海神针,运筹帷幄,料事如神,有您在,我们大事必成。”

    “国师就不必再夸我了,呵呵,”老者难得一笑道,“这回专程过来,想必一定是有要事?”

    “先生高明,”迦南还是恭维了一句,“按照您前面的说法,现在外面已经越来越乱,民间的对抗情绪也很高,有些地方甚至快成了一堆干柴,给点火星就能着。”

    “那不是很好吗,”老者道,“只要时机一到,你只要把火点着就是了。”

    “但最近天工门的那个小子行踪有些怪异,和他关联的一些门派也是暗地里动作频频,”迦南道,“我这回来就是想跟先生商量一下下一步的对策。”

    “不是一直有人找他比武吗,他还闲得下来?”老者道。

    “这家伙现在也挺狠,打断了人家几条腿之后,后面的人就不敢去了。”迦南道。

    “呵呵,看来他也是想通了这个关子,”老者道,“现在都有些什么消息,不妨说来听听。”

    “我们最重要的几个障碍现在都清除了,”魏子道,“天玑子不能下山,天枢子不能参与,就剩下个天工子不知所踪,不过我们的代价也很大,晏郎恐怕几个月都站不起来,星枢子手上的筹码也都用完了。”

    “这是好事呀,筹码总是要用的啊,”老者道,“没有了这几个老家伙捣乱,我们就会少很多麻烦。”

    “说实在的,我还真想会会这几位,”迦南道,“很多年了,难得遇上几位像样的对手。”

    “国师倒不必着急,”老者道,“等这件事做完,你随时都可以找他们见个高低,去印证一下你的武功和修为。”

    “其他两位都好说,只是这不知所踪的天工子有点让人不放心,”魏子道,“这回天工门可是首当其冲啊,他怎么能说没就没呢?”

    “或许他被人害了,或许是他自己躲起来了,只要他不在就行了,这有什么好担心的,难道你还希望他回来?呵呵。”老者道。

    “当然不是,我看他被人害了倒是有可能的,”魏子道,“这一阵子听到天工门不少消息,天工子的大弟子沌阳回到山上说老门主仙游,但现任门主翁锐却未同意对外发丧,为这事山上吵翻了天,一边是要发丧致礼,一边是不信要寻找下落,争执不下,沌阳还纵容弟子君瑞挑起事端,想抢门主之位,竟然动手打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