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十绝山 > 第三十五章 剑士之名-8:第一颗钉子
    “你……”

    “废什么话?!”

    魏子还想说什么,朱山已经怒吼一句,手中剑一晃,左右分出两道剑光,直接抹向魏子的脖颈,正是“大漠横沙”的一个变招,小巧灵活,快如闪电,魏子一个闪身,手中的剑刚想去格朱山的剑,但朱山手中的剑一晃而逝,连他碰都没碰,身形骤转,手中的剑已经被拖出一道半圆,剑光大盛,一招“长虹贯日”直接劈向魏子闪身的落脚之处。

    抢先是朱山的一贯打法,并且很快,这可能是小时候叫花子打架养成的习气,这一虚一实两招接连使出,之间没有任何间隙,魏子就算是想避也完全来不及了,只能顺手用剑全力一封,两人一上手就是硬碰硬。

    “嘡!”

    一声震响,朱山向后飞出数步,而魏子也被震退两步才稳住身形,看来在这拼蛮力上,魏子还是要略胜朱山一筹的。

    朱山脚一点地,又立即飞身而起,手中的剑一振嗡嗡作响,犹如龙吟,漫天剑影撒向魏子,这招“蛟龙出海”的威力又上升了一个层次。

    被朱山抢了一个先招,魏子心中已经有些窝囊,看着朱山再次攻来,声势盛大,即刻侧步一滑,让过剑锋,手中的剑一挑,挂动“嘶嘶”剑气,穿过朱山的道道虚幻的剑影,剑尖直接点向他的手腕。

    魏子虽不是迦南最厉害的弟子,但也得了他的亲传,这点虚实的眼界还是有的,避实就虚,直点要害。

    朱山自然懂得这招厉害,没等魏子的剑靠近,空中一个屈伸,翻腕荡开魏子的剑,落地回身又是一道剑光,顺势斜削魏子肋下,距离近,速度快,角度刁,这又是“长虹贯日”的另一个变招。

    显然在剑招上魏子更为自信,对这种近距离攻击的小巧功夫更为纯熟,侧身带剑,迅疾抵住朱山的剑锋,但并没有硬磕也没有离开,而是顺势一拖,带着刺耳的摩擦声,直接游向朱山的臂肩。

    朱山顿感不妙,手中的剑猛力一推,剑格勉强挡住位子的剑锋,借这一缓,立即错身跃开,虽说没败,但样子也相当狼狈。

    这两人交手,朱山的剑法简单快捷,勇武有力,势头占优,但魏子的剑法诡异善变,充满机巧,他的内力修为更是要略胜朱山,所以十几招过后,朱山开手抢得的一点先手就被逐渐拉平,并且三招剑法的变化毕竟有限,在这样的高手面前,他已经成了勉力支撑的局面。

    看到这样的情况,那位一脸黄毛的西域人微微一笑,似乎对魏子的表现加为满意,而钟铉则是非常蔑视的轻哼一声,看起来对朱山信心满满。

    在魏子看来,朱山的能耐也不过就是这样,变来变去就是这么几招,信心大增,不觉剑上加力,想尽快解决朱山,朱山显得也是十分吃力,步步后退,忽然间手中的剑一软,似有力竭之势,魏子见到这个破绽哪会轻易放过,全力攻出一剑。

    在这个时候,朱山看似被逼无奈,大吼一声,侧身横剑,又是一招“大漠横沙”拼命抵挡,劲力完全抵不住魏子的剑势,只能稍稍把它带偏了几分,而就是带偏的这几分,使全力抢攻的魏子胸前出现一个微小的空门破绽。

    就在这个时候,朱山忽然精神大振,溃相全无,反而身体微微一挫,脚底生跟,力发腰际,左手一拳破空门而入,一招“老君催炉”重重的打在魏子胸前,魏子前冲的身形加上朱山的劲力,力道可想而知,受此重击身形剧烈一晃,身前已经完全成了空门,而朱山在一拳击中之后身体已经迅疾翻转,“鹤舞”的腿法迅疾弹开,一脚再次踢到了魏子胸前,而这次他直接是整个人都飞了出去。

    朱山当下也不迟疑,眼里冒着怒火,飞身跃起,手中的剑直接向已经摔倒在地的魏子斩落,但一道灰影一闪,一道剑光不但将他的剑震开,他的人也是感到“轰然”巨震,身子“噔噔”后退两步,直挺挺的朝后倒去,一口鲜血喷射而出。

    但那道剑光并没有停下,而是伴随着灰影倏然而至,直接撩向朱山的脖颈,就在这时,另一道身影飘然而至,手中的剑带着啸声直接刺向灰影的后心,见此情形,灰影身形侧转,撤剑回格,亮剑相抵,话都没说一句就打在了一起。

    自从这个魏子杀掉君庭,这一直都是天工门的耻辱,朱山没有一天不想报这个仇,今天有了这样的机会,他当然不想放过,他可不管你旁边站着什么人,杀人就该偿命。

    但身着灰衣满脸黄毛的西域人显然不想让他得逞,猛然出手,不但剑法精奇,内力更是超强,一招之间便将朱山震成重伤。

    对于朱山的功夫钟轩还是比较了解的,虽说他只从八爷那里学到了三剑、三拳、三腿,但那也是武痴阴泰的武学精华,本身就有无数的变招,再加上这些年他身边的高手不断的给他喂招点拨,完全可以跻身江湖高手行列。

    朱山功夫最为奇特的地方不在于他的那些招数,而在于他的打法,八爷混迹于乞丐十数年,太知道朱山这样小叫化的习性,简单的几招功夫都是细心琢磨过的,极容易融入他的心神,不按套路出牌相互穿插的花式叫花子打法,反而能让这些招数发挥意想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