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十绝山 > 第三十五章 剑士之名-2:不欢而散
    对于这件事翁锐还是多少知道一些,有些工部的人看到外面动荡不安,心生畏惧,确实有人想回到山上,甚至个别人称病或者已经偷偷跑回山上。

    “这么说,你也对山子通过工部向外扩张的事有看法?”翁锐道。

    “当然没有,对门主决定的事我怎么会有看法,”君瑞道,“只是我觉得这毕竟不是我们修行的正途,对于朱掌司那里您还是要有些约束。”

    “你们这些人都怎么啦?”朱玉终于憋不住了,“我哥辛辛苦苦的在外面打拼,给你们挣钱,这些年山上山下吃穿用度的变化你们都没看见吗?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吧,你们倒好,现在出点事就全成了他的不是了?!”

    “玉儿,不许无礼!”翁锐制止道。

    “你是门主,你可以慢慢跟他们磨,我可没这样的耐心,”朱玉道,“我不是天工山的弟子,我只是住在天工山上,不需要顾及谁的面子,我最讨厌的就是那种表面一套背后一套的人了,哼!”

    朱玉说完,也不等别人反应,一甩袖子直接走了。

    “属下鲁莽,得罪了夫人,请门主恕罪!”一看这个情况,君瑞赶紧站起来致礼,惊得其他几位掌司也站了起来。

    “呵呵,你们坐吧,”翁锐看起来一点都没生气,“她从小就和这个哥哥相依为命,听不得一点别人说哥哥的不是,你们还是不要怪她。”

    “属下不敢。”君瑞道。

    “君瑞,你刚才说对朱掌司要有些约束,此话怎讲?”翁锐道。

    “现在我门中多事,都是起源于各地工部,”君瑞道,“这挣钱就需要去和别人争,争了难免会有冲突,收敛一点或许这冲突就会少一点,再说了,这钱也是挣不完的。”

    “这话倒没错,”翁锐道,“钱是挣不完的,这些年山子他们确实挣了不少钱,供山上用度几十年都该够了,让他们歇歇也行。”

    “门主,有件事我得向您禀报一下。”君瑞道。

    “哦,什么事还这么郑重其事的。”翁锐道。

    “府库里的钱我用掉一些。”君瑞道。

    “钱挣来就是用的,这有什么,”翁锐道,“用了多少?”

    “用掉了大半!”看来君瑞也没想掩盖这件事。

    “大半?!”翁锐的脸一下子就拉下来了,好像是自己刚知道这件事,“都做什么了,这可不是一笔小数目。”

    “南越之地向来贫弱,百姓生活多有不便,”君瑞道,“我用这些钱给他们修了一些道路桥梁,也置办了一些用具帮助他们开垦种地。”

    “我怎么不知道这件事?”翁锐道。

    “钱本是身外之物,我等本就是土生土长的南越人,为这里做点事也是应该的。”君瑞道。

    “我问你为什么不告诉我?”翁锐的话低沉而严厉。

    “您从来都不管钱财的事,怎么会在乎这个?”君瑞道。

    “我当然在乎,”翁锐道,“这次天工门与承天教冲突的事你不是不知道,一是牵扯到大量的钱财,二是和南越小朝廷有着诸多关联,里面的来龙去脉错综复杂,这事没解决,我怎么能不在乎?”

    “您是在怀疑我和南越朝廷或者承天教的迦南有联系?”君瑞道。

    “无凭无据我从不随便怀疑!”翁锐也站起来了,眼睛静静的盯着君瑞。

    “我所有的花销都有记录,做的事情也可以到当地去查验。”君瑞道。

    “这些我都不用去查,我相信你,”翁锐道,“大半的资财毕竟是天工门各路兄弟多年来的辛劳集聚,你就这么花掉,连个招呼都不打,置我这个门主于何地?”

    这句话说得已经非常严厉,这是翁锐自从做了门主之后从来没有过的事情。

    “门主息怒,这确实是我做事不周,君瑞从未敢有半点不尊门主的意思,”君瑞看起来是在道歉,但话却说得理直气壮,“只是以前大家不管怎么花钱,你都不去过问,所以在这次是我疏忽了。”

    “我是不怎么过问,但以前也总还有人来告诉我一声吧,”翁锐道,“再说了,这回花掉的可是本门的一大半积蓄。”

    “你也说过,挣了钱就是用来花的,”君瑞已经有了争辩的意思,“况且您下山的时候就把山上的事全权交给我处置,我想这事也应该是算在里面的吧。”

    “哈哈哈,”翁锐大笑一声,里面透着些许无奈与蔑视,“当然算了,我确实这么说过,这你都已经想好了吧?”

    “门主如果觉得这有不妥,可以将此权力收回。”君瑞道。

    “不,你做得很好,我为什么要收回,”翁锐道,“但这回我回来了,在这天工山我自己做一回主你看行吗?”

    “您是门主,您当然可以做主。”君瑞总算是退了一步。

    其实翁锐早就想好了,对钱财他从来都没有多少感觉,何况前些日子他还在一直劝朱山看轻这钱财呢,另外对于这天工门,他也实在是没有多少心思,巡道修心,游弋江湖,这是他的人生理想,从一定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