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十绝山 > 第三十章 夜郎之约-15:险恶用心
    “谢夜郎王!”

    魏宁倒一点没有客气,直接到句醇刚坐的位置上坐下,坐下后看了一眼眼前的茶盏,感觉大殿内的情势也有些不对,问道,“大王,您是否刚才在接待贵宾?”

    “哈哈,上使言笑了,”夜郎王笑道,“我们这地方地处蛮荒,平时根本无人来访,上使来了就是贵宾,刚才也只是我们君臣一起闲聊而已。”

    这时,盟相多邦和盟将令亥也点头示意,表示夜郎王多同说得没错。

    “呵呵,那倒是我多心了。”魏宁也尬笑两声。

    “上使这回急急赶来,不知有何要事?”多同道。

    “这事可重要了,”魏宁道,“前一阵子我国大将军吕钦领兵征讨滇国,攻取了大片领土,回朝报功时我王发现有块地方是属于夜郎国的,大为光火,剥夺了吕钦将军的功劳不说,吕相也将他骂了一顿,我王和吕相怕大王误会,特命我火速赶来,当面交还所占土地,以保两国安宁。”

    “这……”

    夜郎王多同一时语塞,这可是破天荒从来没有的事,以前他们都是想要什么你就得给什么,更别说抢去的东西还给你了,他不明白这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这在南越吕嘉专权,他的儿子吕钦也很跋扈,这次就是为了给南越王赵婴齐给个下马威,带兵征讨滇国也就罢了,谁知他又顺手抢了夜郎的土地,他自己洋洋得意,吕嘉也没觉得有什么大碍,赵婴齐更是连个屁都不敢放。

    但这事却有人不高兴了,就是吕嘉身后那位神秘的厉害人物。

    吕嘉和他之间到底有什么勾当,到现在无人知晓,但有一点,吕嘉似乎对那位还是有些犯怵,并不敢太过违了他的意,他说这百越之地是成事的大本营,一定不能自乱阵脚,为一点小利给自己到处树敌那就是鼠目寸光。

    吕嘉本是很聪明之人,经此一点,即可明白其中只利害,当即派出使者,送还被抢的东西,这已经是天大的面子了,他想夜郎王一定会立即答应,所以也要使者顺便敲打敲打夜郎,使他们不敢心存二心。

    “上使这是什么意思?”多同沉吟了一下道,“那也只是一小块土地,上国想要,我们送上便是。”

    “哈哈哈,你看还是误会了不是,”魏宁道,“我已经说清楚,那纯粹是个误会,这土地已经归还,你们可以派人去查。”

    “呵呵,这就不必了,”夜郎王道,“上使说还了,那一定是还了,只是上使这次来不止为这一件事吧?”

    “还是夜郎王了解我王和吕相心思,”魏宁道,“这滇国为南越和夜郎两国邻国,但那地方地处偏远,蛮芜不化,那里的君臣百姓更是泯顽不灵,野心不小,时时侵扰夜郎和南越,这次吕钦大将军带兵征讨就是为了惩罚其狂妄行径。”

    “滇国不是被你们打败了吗?”盟相多邦从心底里非常反感这位南越使者的胡说八道,软软的顶了一句。

    “那是当然,谁也阻挡不了南越的军队,”魏宁道,“只是这滇国还有不少阴险狡诈、能言善辩之徒,吕相怕大王为其所惑,做错事情,特命我来提醒大王,既要严防滇国的侵扰,也要严防他们的蛊惑。”

    “这个上使大可放心,”多邦道,“虽我与滇国多有摩擦,但那都是小事,我们多加注意就是。”

    “盟相你这可不能掉以轻心,”魏宁道,“滇国狼子野心久已,终究是个祸患,吕相让我给夜郎王带个口信,如若时机成熟,我们两国可联合攻下滇国,共享其地。”

    “上使此言差矣,”多邦道,“战事一起,百姓臣民遭殃,何况夜郎地处多山之地,物产贫乏,哪有用兵之力。”

    “吕相这可都是为了夜郎国着想,”魏宁道,“盟相这么推脱莫非有意结好滇国?”

    “这有何不可!”

    到了这个时候,句醇再也不能藏在幕后了,要是夜郎王一是动心,他死在这里是小事,滇国可就危险了,大喝一声,直闯殿前。

    “大胆!”魏宁一急也站了出来,几乎指着句醇的鼻子尖道,“你是什么人?敢如此狂妄,就该立即斩首!”

    “滇国使者句醇!”没等到夜郎国的人说话,句醇就首先亮出了身份。

    “嗬,好哇,你们已经串通一气了!”魏宁一愣,随即露出极其阴险的表情。

    “上使,不是你想的那样……”

    夜郎王多同的话还没有说完,句醇抢上一步,一掌直击魏宁的天灵盖,魏宁当场头脑崩裂而亡。

    “你……”这可把夜郎王多同吓坏了,哆哆嗦嗦的道,“快……快把他抓起来!”

    数位武士上前,但句醇没做任何反抗,被他们死死地摁在了地上。

    “这可如何是好!”

    这在自己的大殿之上南越国的使者直接被杀,那可是个虎狼治之国,夜郎王已经急得在王座前乱转。

    “哈哈哈,大王不必烦恼,”被摁在地上的句醇道,“人是我杀的,大王只需把我交给南越,还可继续与南越去瓜分我滇国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