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侠仙小说 > 风满长亭 > 第七十四章 重演
    霏雪小兰她们聊了好久才步入正题,最后小兰笑道:“雪儿姐姐,既然你们这么急,我这就去准备一下,最快明天早上就可以施法了。请放心,我做的易容,就算神仙来了都认不出。”何奈一听要易容了,马上打起了精神,但是听到第二天早上才可以施法,心中不禁暗笑,难道这小兰的道行差了点?

    晚上,小兰端来了一盆热气腾腾的野果米粥,何奈惊喜地发现,这粥居然和蓝儿姑娘做的一个味儿,吃起来有着久违的亲切感。只不过桌上其他的菜太过麻辣,何奈实在是消受不起。晚餐过后,何奈被安排在最角落的偏屋里,小兰则拉着霏雪在稍大一些的屋内继续聊着。躺在床上,何奈忽觉浑身的酸痛劳累,他懒得去听那两个女孩无聊的话题,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不知睡了多久,何奈突然惊醒,他望了望窗外,月已偏西,应该是凌晨了。借着柔和的月光,他望向窗外似曾相识的风景,曾经的一幕幕又浮现在了眼前,此时已经睡意全无,他索性穿起衣裤推门走了出去,独自一人蹲在小湖边沉思着,湖对岸还伫立着几只熟睡的仙鹤。

    “怎么可能会这么巧合,这里简直就是北京那个松鹤居的拷贝版啊,难道蓝儿姑娘也逃出来了?”何奈望着熟悉的景色,百思不得其解。他无意中摸起一块小石头,用力向湖面一甩,小石头在湖面上下跳跃着七八次才沉了下去。

    突然,湖面上又出现了一块翻滚跳跃的小石头,何奈惊讶地一回头,霏雪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站在了他的身后。

    “都这么近了还没发现,小心被秒杀。”霏雪装作生气地说。

    “干嘛那么紧张?这儿不是世外桃源么,没人会发现的吧。”何奈漫不经心地说道。

    “小时候,翁长老经常带我到河边打水漂。”霏雪没有接着他的话,而是自顾自地说着。

    “嗯,看起来水平不错嘛。”何奈笑道,他又摸了一块薄一些的小石块,用力一甩,石块在湖面跳跃着一直跃到了湖对岸。

    “厉害,看我的。”霏雪好像突然童心大作,捡起一块小石头奋力一甩,这石头同样从水面跃到了湖对岸,只是用力有点多了,好像砸中了一只仙鹤的脚,那只仙鹤在睡梦中被惊醒,它怕打着翅膀发出一阵的惊叫声。霏雪看了捂着嘴巴偷笑,然后现出一脸的无辜。这时候的霏雪显得非常娇羞可爱,何奈看了却心中一怔:当初他不也是和碧玉在玩打水漂吗,也同样打中了仙鹤的脚,怎么会这么巧合?难道是历史重演吗?这么说,自己和霏雪~将来会不会也发展成情侣关系?想到这里,何奈用手拍了拍脑袋。

    “好像,你的故事很多。”霏雪突然又变回了冷静,她平静地说道。

    “岂止是很多,是非常多,多得我都不知从何说起,如果我真的说了,你肯定认为我是神经病。”何奈苦笑着说道。

    “还真看不出来,小小年纪这么多的心事。放心,你不愿说,我也不会追问的。”霏雪说完,在何奈的身旁坐了下来。他们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湖水,气氛有点尴尬。没多久,东边的天空有点发白,天终于快亮了。

    “呵呵,你们还真够浪漫的啊,一大早偷偷跑出来蜜,完全把我这电灯泡不当回事了是吧?”小兰人未到声先制,她大大咧咧地走了过来。

    “雪儿姐姐,刚才~他向你表白了吗,是不是已经升级成正牌男友了?”小兰打趣道。

    “小兰,再瞎说,火锅底料就没戏了啊。”霏雪很难招架她的话,只好用吃的来威胁了。果然,这招很有效,吓得小兰吐了吐舌头,她装作怯生生的样子,说道:“好好好,我不提了行不,为了那几包底料,我就憋着,呵呵!对了,回去准备一下吧,很快就可以施法了。”一听这话,霏雪何奈顿时都来了精神,跟着小兰走回了茅屋。

    小兰将他们请到了隔壁一间稍小的屋内,何奈进去一看,又是一阵子的伤怀——里面的布置和幻境之中一模一样。小兰拿出两个黑色瓷罐子,所有的程序跟当时蓝儿姑娘一模一样,他们同样喝了一小碗非常难喝的、滴入自己鲜血的液体,最后贴上一层人皮面具。

    “哈,还不错,你们是一对夫妻了,雪儿叫娇娇,何奈叫关荣,可要记住了哦。”施完法后,小兰拉开窗帘笑着说道。

    霏雪一听“夫妻”两个字,脸上一阵红晕一闪而过。何奈心中则怪怪的,当初他不也和碧玉扮演着一对夫妻吗?真的是历史重演了?

    何奈看了一眼易容之后的霏雪,忍不住笑了起来,她的相貌还算可以,但是脸上那块黑黑的胎记就太煞风景了。看到何奈在笑,霏雪白了他一眼,说道:“你也没好到哪儿去。”确实,易容后的何奈相貌很挫,还真有点像那个猥琐的曹六,他反正无所谓了,只是丑个三天而已。

    “喂,雪儿,过来过来!”小兰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把霏雪拉到一边神叨叨地说着。何奈聚精会神一听,原来小兰说发现了师祖的什么画,里面是个男人,猜是她的情人。听到这里,何奈一下子来了精神,他倒想看看这家的师祖是何方神圣。

    “哎~小兰,有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