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侠仙小说 > 风满长亭 > 第七十四章 真凶
    忽然,她的脑筋有一阵眩晕,很快又恢复了清明,这时,她觉得脑袋里多了许多的东西,各种内丹修炼秘法、修仙心经、还有上乘武功剑法应有尽有,这么多的内容,恐怕一个正常人穷其一生也是学不完的,居然一瞬间全部输入了她的脑袋,而且是非常清晰地显现于记忆之中、灵魂深处。

    长春子的残魂传给符雨倩的记忆中,为何没有符箓、步罡等内容呢?因为这是全真派的至上秘法,全真派崇尚的是内丹心性,主张修内,道由心生,心即为道,大大有别于庞杂的丹鼎派和符箓派,似乎有种化繁为简的感觉。全真派的高级道法的运用也是化繁为简,直接随心而动,所以那位老道并未教符雨倩符箓咒语,而是直接教凝神驭气,自然而然地催生使用自身的力量。全真派专注于心性修炼,要求弟子需禁欲不得成婚,因此静心师太也要求符雨倩断绝与何奈的来往,然而,道教其他派别大部分则没有这样的要求。尹诗意所在的妙峰庵热衷于炼丹修仙,属于丹鼎派;青舞所在的派别善用符箓,应该归属于符箓派。当然,道教宗派繁多,且相互交流借鉴,也不可这么笼统地进行严格划分。

    洞穴内,符雨倩闭上眼睛,快速地翻阅着新增的记忆,说来也怪,这时的她好像又聪明了数倍,居然可以很快地翻完这么多的记忆,难道是长春子残魂的缘故?符雨倩自己也不知道。定了定神之后,符雨倩轻轻地挥一下手,她那立于石壁中的躯体就已经显现在眼前,她拿起赤晖剑走向自己的身躯,而后顺利地走出了石壁。

    这时,外面天色已晚,一轮明月挂在夜空特别的明亮,耳边虫鸣之声不绝于耳,符雨倩奇怪地发现,她居然可以循着虫鸣声一直感知到虫子的确切位置,还能感知到虫子的样子,包括它身上的每一根毫毛!眼前的每一个物体,只要细看,都可以看得非常清晰,可以一直看到它的基本构造,难道这就是仙人的视角吗?

    忽然,远处隐隐有人的喘息声。符雨倩循声听去,要听的声音开始迅速放大,很快就可以听得真真切切了,不过这次她有点儿后悔了,因为这声音听得她耳红心跳——女人的呻吟声!慈云斋乃全真教的名门正派,怎会有如此苟且之事?不,符雨倩真的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仔细听来,居然是两个女人的呻吟声和气喘声!这两人是谁,到底是怎么回事?符雨倩轻轻一跃,飞身至大殿屋顶,匐着身子循声望去,黑暗中的景物渐渐清晰,偏僻的角落里,一间小柴房里隐约阑珊着灯火。

    这时,没有了急促的喘息声和呻吟声,取而代之的是唏唏疏疏的穿衣声。“师姐,近日妙峰庵的动静也很大,你觉得,碧玉会跟尹诗意,还有那个端木泽在一起吗?”这是爱萍的声音。符雨倩一听碧玉、端木泽的名字,立即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爱萍这短短的一句话里包含了太多的信息,第一,碧玉已经顺利脱身;第二,静心师太的死,应该跟爱萍和这里的另一位有关;第三,尹诗意已经帮助何奈逃了出来;第四,何奈、碧玉、尹诗意很可能在一起。

    “或许吧,今日收到司空赋的信使,要求严加防范尹诗意。师妹,你说,如果是尹诗意害死了闵道长,他为何要向白云观的方向逃窜?另外,他为何要挟持端木泽呢?“屋里的另一个人居然是爱兰,符雨倩的三观再次被摔碎了,慈云斋一向高风亮节的大弟子爱兰,居然和一向行事低调的老好人在一起苟且?没办法,她不接受也得接受了。看来,妙峰庵是出了大事了,而且碧玉很可能正和尹诗意、何奈一起逃往白云观,这么快就有了他们的行踪,符雨倩心中大喜。

    “师姐,你好像有话要说?”爱萍的声音。

    “嗯,妙峰庵的变故,我思来想去,觉得疑点重重,闵道长不在了,这掌门之位也轮不到他尹诗意啊,如果他真的是想夺取掌门之位,为何不把大弟子司空赋一并收拾了?怎么我反倒是觉得,这司空赋有点儿问题。”爱兰在认真分析着,确实不无道理。

    “师姐,妙峰庵素来与我派少有往来,他们的事,我们就不去管了。”爱萍说。

    “只是,本派的变故,跟妙峰庵有着同样的疑点啊。”原来,爱兰是兜了个圈子,下面才是她要说的重点。她继续说:“师妹,你不觉得师父的死,一样是疑点重重吗?爱莲已经功力尽失,碧玉的修为均在你我之下,凭她们俩的能耐,可以暗算到师父吗?”从爱兰这句话看来,静心师太的死,和她没有直接关系。

    “不是他们,还能是谁?”爱萍好像有点不高兴了。

    “爱萍,我怕,冤枉了好人啊。”爱兰刚刚说完,爱萍就厉声说:“哼,好人?她们也算好人?要不是那个爱莲,本派的掌门继承人必定是师姐你的,自从她出现以后,师父一下子就冷落了你,你不在乎,我还在乎呢!”

    “爱萍,谁说我不在乎?我是不喜欢爱莲,是讨厌她嫉妒她,可是,我不能就此判定是她害了师父,而轻易放过了真凶。这真凶,我一定要追查出来,为师父报仇。虽说师父对我有所冷落,但她毕竟是我的师父,没有她,我早已饿死路边,哪里还有今天的爱兰?”听了爱兰这番话,符雨倩对她有了不少的好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