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汉祚高门 > 1034 乡贼当诛
    虽然时人多知鹤坞在枋头王师的扶植下经营得颇为出色,但当真正眼见时,仍有一种别样别样感慨忍不住按捺而生。

    这座坞壁坐落于河流夹角,本身地理位置已是优越,易守难攻。而坞壁本身也建筑得颇为宏大,寨墙并非寻常的竹木栅栏,层层夯土,四角则以巨石为筋骨支柱,高达丈余,显得雄浑坚固,将一片硕大区域都给包围起来,拥有着最起码可容纳万余人的宽阔空间。

    在坞壁周围又错落有致分布着一些河渠、湖塘,半作引水泄洪,半作城防工事。再搭配着一些巨木搭建的箭塔,更将周遭十几顷面积的土地都给环绕保卫起来,在这些土地上种植着长势正好的禾菽等农粮作物,当然也不乏修剪整齐的桑林。

    那些游荡至此窥望的河北人士在见此一幕欣欣向荣姿态,心内的羡慕嫉妒也都忍不住滋生而出。

    尤其是那些本就看不起流寇盗匪的乡宗豪强们,看到这坞壁被经营的如此扎实雄厚,甚至远远超过了他们各自经营数代之久的家业,更有一种紧迫感油然而生。

    “那向俭久来不事生产,祸害乡野十数年。南人远来,不审乡人德行乡愿,居然相助此等凶徒创此深厚乡业,这是根本无顾我等河北生民乡情所望,使此乡贼壮大至斯!日久之后,贼将无人能制,乡风也将败坏无遗!”

    原本众人对于勾结麻秋南来掳掠还心存几分忐忑,但在看到鹤坞强大至此,不免便给自己的行为找到了正当性。

    或许他们各自本质上与向俭没有什么区别,即便一些以仁义自诩的乡宗也按捺不住偶尔要客串盗匪掳掠,但毫无疑问,在河北盗匪圈子里,向俭这积年老悍匪也可以称得上是声名狼藉,名声臭不可当。

    所以,对于王师居然如此大力扶植向俭这种悍匪,也实在是让人不能认同。而他们勾结羯胡的行为,自然也就带上了一层维持乡风正义的色彩,绝不能容许此等凶恶衰德的贼众凌驾于一众乡人头上作威作福!

    不过除此之外,这些人心内也是不乏私计,在鹤坞周边巡弋观察良久之后,也都私底下与家人、部众们商议:“由这鹤坞所在,可知南人或是弱骑,但经营之能远非赵国可及。就连向俭此类浪荡凶徒,都能托庇其下创此基业。今次一战,南北胜负暂且不论,我等乡众各自都要把持住,重在清除乡贼,过后还是家业为重,勿论国是。”

    这些思计,也都体现出乡人们的矛盾心理,一方面是石赵统治多年积威难以消弭,并不认为南人真的能在河北打败石赵,另一方面则是有感于南人在经营方面的强大底蕴,想要引为己用而助益家业。

    无论从哪一方面而言,向俭都是一个必须要铲除的对象,警告南人不能罔顾乡情。但也只能将战事限定在鹤坞一地,对于南人伤其爪牙即可,但若重创其根本,则就是结了死仇,日后很难再有合作的余地。

    各方势力有此一点共识,所以再将消息传递给麻秋方面时,自然也就难免删减加工,既要坚定麻秋出兵劫掠之心,同时也要让他不失敬畏,不要将战事肆意扩大。这当中的分寸把握,也实在是让他们煞费苦心。

    麻秋自然不是这些人手中提线木偶,有着自己的主见和判断,因此对于这些人所传递来的信报也并不过分看重。他更在意的是他们的态度,所以很快便做出了出兵的决定,派遣千余精骑在这些带路党们的引领下,直往鹤坞而去。

    鹤坞与邺城距离本就不遥远,若真精骑极限行军,一日便可抵达。正因为这么近的距离,再加上南北双方绝无妥协的对峙,因此游荡在两地之间各方势力才有了作为缓冲而存在的价值。他们自是影响不了整体的大势,但对于某一场战事的胜负如何却有着极大的干涉力量。

    所以就算麻秋拥兵万余骑,在野战中占据着绝对的优势,仍然不能罔顾这些人的立场偏向。这就是一群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骑墙派,再加上枋头守将谢艾所施加的各种羁縻政策,也让麻秋不能对这些人赶尽杀绝。

    今次斥候被频频猎杀,也让麻秋意识到这种状态不可持久,南人在河北存在时间越久,羯国早年的积威便会越来越快的被磨灭,也会让他陷入更加被动的局面。

    他明明有着绝对的主动权,可以任性针对南人各方戍镇进行突袭打击,但是由于有着这些骑墙派充作南人耳目,会让他所有行动在南人面前都无所遁形,徒劳无功。

    尤其南人资货雄厚,本身也一直在组建壮大自身的野战能力,长此以往,他所拥有的优势将逐渐被拉平,继而陷入绝对的劣势。

    所以这一战,他最大的意图并不是对南人造成多大的打击创伤,而是要彻底破坏掉这些乡野势力与南人那种互相依存的那种默契。

    当千余骑兵被派出后,麻秋并未就此罢休,而是继续集结部伍,又组织起了将近五千骑。这已经是他眼下能够动用的极限兵力,因为眼下的邺城连基本的城防都无,他一旦抽调动用更多的可控力量,邺地本身就要发生极大的动荡。

    鹤坞只是麻秋用作吸引人注意的虚招,而这后续五千骑才是他真正的杀招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