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汉祚高门 > 0400 沈郎威武
    阳光明媚,郊外人潮如织,几无立锥之地。

    京口到底有多少人?只怕没人能给出一个确切的答案,因为各种缘故,此乡民众流动性大,难于上籍管理。即便取一个最保守的估计,男女丁口七八万是有的。

    沈哲子不是没有见过大场面,以后世那种人口密度,不要说几万人,十几万人的集会也都亲临其境见识过几次。但即便是如此,他仍被郊外这人山人海的画面给惊到了。

    远远观去,郊外野地空旷,入眼处尽是攒动人影,几无闲土。几条河道将人群整齐的分割开,也不能说整齐,因为河道上同样漂浮着舟船竹筏之类,上面同样不乏晃动的人影。有的竹筏上站立的人太多,河水都已经漫过脚踝,上面人兀自不觉,只是翘首观望。

    当迎驾大队缓缓缓缓接近而来,人群便骚动起来,如此庞大的场面,已经很难分辨具体某一个人的动作,沈哲子他们只能看到那条预留出来供大队通行的大道随着人群的涌动而涨缩不定。

    “天啊!我是见到了什么?京口何时来了这么多人?”

    就连沈哲子望见规模如此庞大的迎接人群都微微色变,更不要说他身后谢奕、沈云等人,一个个脸色变幻不定,时红时白,半是兴奋半是紧张,就连那持缰的手臂都颤抖不定,马背上更是不断发出裆甲与马鞍摩擦碰撞的刺耳声。被这么多双眼睛盯着,顿时让人心生如芒在背的局促感。

    其实早在抵达京口之前,众人便猜到今次归来应会享受到热烈的欢迎,他们不只却敌于庭门之外,所完成的功业也太过传奇,太过夺人眼球。时人崇尚玄风不假,但其实更多人心内何尝不渴望一个战无不胜的英雄出现,带给他们希望,带给他们安宁!

    所以,如今跟随在沈哲子身后的一众年轻人们对于今次的回归也是准备良久,从胯下的鞍马到所配的弓枪无一不是精挑细选,就连甲衣和兜鍪都擦拭得寒光流转,闪闪发亮,为的就是在人前尽情夸功。而队伍中其他人也都予他们配合,让出了排头引队的资格。

    如今的队伍最前方,以玄甲白马的沈哲子为首,落后其半个马身便是那些随他奇袭建康的南北世家子,一个个甲衣森寒,持枪挎弓,骑乘良驹,徐徐而行。在他们身后便是沈哲子受赐的几十名班剑甲士,这样一支小队,实在是夺人眼球。

    然而他们想象力终究还是匮乏,小觑了京口民众摆出的阵势之大。因为没有见过如此大的阵势,这些人反而有些怯弱,不敢前行。

    早前奉命前来迎接队伍的褚季野也匆匆行上前,示意沈哲子暂停,皱眉道:“京口乡人实在太过热情,如此阵仗,若是群情过分激涌,或生踩踏拥堵之危,驸马不如弃马登车前行。”

    沈哲子略加沉吟后便摆了摆手,马身微侧回望众人,笑语道:“我等激于忠烈,奋勇而进,克贼成功,不负臣节!乡人爱我,毕集郊野,忠勇为瞻,何惧之有!提枪,与我再冲一阵!”

    那些人听到这话,神情皆是一振,各自将挂在马鞍上的枪矛持在手中,振臂吼道:“唯将军命!”

    沈哲子将胯下马首一拨,待到众人束阵完毕,振臂一吼,便齐齐往前冲去。随着战马加速起来,眼前之景物如破碎一般飞掠而过,区区十几息的时间里便径直冲入了那人群之中涨缩不定的道路上。

    京口民众毕集于此,只为观瞻平叛得胜大军雄壮军容,未料到有此异变,眼见着几十骑甲衣森寒的骑士们飞掠而来,那战马四肢雄壮有力的刨击着地面,脱弦之箭一般奔驰在原野之上,骑士飞纵已过数丈,烟尘才缓缓激起!

    区区几十骑竟营造出千骑席卷平冈的激昂画面,围观者错愕片刻,那铁骑已经冲至近前,站在最前方的民众们骇得面无血色,已经忍不住惊呼起来,身躯纷纷后仰。从远处观望,这几十骑恍如飞掠过水面的劲矢,将浩瀚的人群撕开一道裂痕,两道浪潮波纹各自往左右蔓延开来!

    振聋发聩的马蹄声让人惊出一身冷汗,飞骑裹挟的劲风更是刮得人面目生疼,待到回味过来,骑士们早已飞驰而过渐行渐远,一时间围观者心内惊恐、激昂兼具,一口气在胸腹之内翻腾涌动,最终冲破了喉咙凝为一句慷慨的喝彩!

    “壮哉!”

    “儿郎威武!”

    身在这骚动喧哗的环境中,马上飞驰的骑士们心情也觉壮阔,几乎已经忍不住要引吭长啸。勇武无俦,万众瞩目,世间安有壮烈可比!

    在这条道路的重点,是一座高高的土台,土台下方环绕着诸多负责维持秩序的郡兵吏户。而在高台上方,则坐着庾怿等一众行台官员们。

    庾怿如今虽然以中书侍郎而掌诏命,但眼下的行台却非以他为首,最起码陆晔、王彬等台臣排位都要在他之前。所以庾怿在土台上的位置并不居中,而是距离中心甚远的偏左位置。

    当人已经没有了更多索求和资本时,才会在一个虚名位置上斤斤计较。若是在沈哲子回京口之前,庾怿若是在众目睽睽之下居于侧席,心中肯定倍感失落。可是现在,因为有了笃定的底气,便心平气和的坐在了给自己安排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