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汉祚高门 > 0252 忠骨难封
    “李、李使君……”

    郭诵听到此语,眼眶霎时间红了起来,南渡以来梗在他心口最大心结还非自身际遇的不堪,而是故主李矩去世已经数年之久,但却至今不得朝廷封谥。对于他们这些荥阳旧部而言,关于李矩的封谥不只是简单的一份哀荣那么简单,更意味着他们过往在北地浴血奋杀、抵抗羯胡的努力究竟有无意义!

    因为未奉诏而过江,郭诵本身不便抛头露面,但即便是如此他也不曾放弃努力。过往数年来,分遣部曲四方奔走,辗转请托,然而却始终难以沟通中枢,反而因此而暴露自己的行迹险些招惹到仇敌的追杀。

    现实如此残酷,许多跟随南来的荥阳旧部或是销声匿迹,或是转投别方,这不免让郭诵更加悲愤哀伤。若非那时恰好沈哲子关注到他让他看到一丝转机,只怕他也要返回北地投一坞壁之中了此余生。

    “若郎君能为旧主伸屈请封,诵必肝脑涂地,报此厚恩!”

    郭诵俯身下拜,语调更有几分哽咽,他与李矩之间不只是主从的恩义,更是至亲,并肩御胡求存,几近相依为命,彼此之间的亲厚关系并不逊于血脉父子!

    沈哲子见郭诵如此感怀,心中亦不乏感触。令行禁止,赏罚分明,这是一个朝廷该有的威仪。可是现在,世族罪而无罚,寒庶功而无赏,正邪混淆,威仪自然是荡然无存。正因如此,也给了他这种心怀叵测之人暗窃名器以结私恩的机会。

    过去这段时日里,沈哲子也在发动都中人脉,渐渐将朝廷对于李矩的态度理出一个脉络。

    在北地众多抵抗羯胡的势力中,李矩出身不及王浚,名望不及刘琨,功业不及祖逖,悲壮不及邵续,因而也就不太受朝廷重视。但这还不是李矩迟迟不得封谥哀荣的主要原因,他要为李矩请求一应哀荣,最大的阻力还来自于流民帅。

    至于原因,则就说来话长了,还要追溯到当年祖逖北伐。那时候黄河南岸混乱不堪,横冲直撞的胡虏,各据一方的流民帅,还有流窜四方的乞活军。作为一个外来者,祖逖要在此地站稳脚跟,必然会触犯到各方利益。

    因而当时依附于李矩的流民帅郭默便擅自出兵攻打祖逖,自此彼此之间埋下仇隙。李矩当时作为郭默的主公,自然也就承担了这一份仇怨。如今祖逖虽然不在了,然而作为其继任者,豫州祖约却还手握强兵,对时局拥有极大的影响力。

    还有另一个原因,那就是如今尚在淮北逗留的郭默。郭默虽曾为李矩部属,但当李矩一方在羯胡威逼之下渐露颓势时,他却私自南逃,这无疑加剧了李矩部属的离心,继而便有大批部众转投羯胡,最终无法再立足江北。因而彼此之间恩义早无,只剩仇隙。

    郭默的运气要好得多,他南来时,正逢王敦之乱,郗鉴归朝,肃祖大肆提拔启用流民帅。这北地悍将一旦归朝,便获重用,统率宿卫颇立战功,渐渐在江东站稳了脚跟。如今更是担任北中郎将,监淮北军事,假节。虽然因为刘遐部将反叛而搞得灰头土脸,但在台中却不乏声援,声势并不算弱。

    除了这些人为的障碍,沈哲子要为李矩争取封谥,这跟当下的时局也是隐有相悖。随着庾亮执政以来,一反此前肃祖对流民帅的宽容优待,开始打压疏远。

    虽然有众多困难,但沈哲子既然在郭诵面前道出此事,便已经决定要发力促成此事。除了借此延揽郭诵等这些李矩旧部之外,沈哲子也是真心想为这位在北地浴血奋战、苦苦抵御羯胡、匈奴肆虐的孤忠壮烈之臣做一些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

    诚然逝者已矣,然而如今在北地仍有众多坞堡主在艰苦的奋战支撑着。这些人未算良善,但其中绝大多数心内都有一个共同的信念,不到万不得已、无以为继时,绝不曲事胡虏!所以,沈哲子不只要为李矩请封,还要是那种天下侧目的大封!

    “郭侯快快请起!”

    沈哲子赶紧弯腰搀扶起郭诵,神态亦是凝重道:“你们这些忠义勇烈,铁骨铮铮,抛洒热血,守我华夏!但凡冠带之人,岂能不俯首而拜!如此壮节,绝非春秋能抹,纵使眼下小屈,千载之后,亦是人间壮气故事!我能做的,只不过是不使忠义寂寞,怎敢受郭侯如此大礼!”

    郭诵听到这话,神态更是激动。朝廷见疏他们这些北地执兵流人,但是剖心自问,他们所思、所感、所为无一点亏于朝廷!哪怕道途行绝,山穷水尽之时,仍不甘心屈于胡虏蕃治之下,不远千里而来再拜王廷!

    然而迎接他们的,不是盛誉和劝勉,而是层层的阻碍,令人绝望的疏远!可是他们又做错了什么?

    南渡以来,心中预计的诸多委屈,这时候在沈哲子的话语激发下,一瞬间激涌出来。郭诵眼眶通红,对沈哲子凝声道:“寒伧不识名礼,惟求知己,舍身相报!郎君若能克成此事,使我荥阳义血免于错抛,于我而言,不啻再造!日后郎君但有差遣,生死皆随而已,绝无相负!”

    沈哲子听到郭诵此言,神态亦是微微动容。这话不啻于在向沈哲子保证,哪怕日后他悖行礼法、流于叛逆,对方也不向弃!感动之余,沈哲子亦不乏感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