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汉祚高门 > 0187 冲宫
    “阿姊,你要带我去哪里?”

    太子司马衍疾步跟在兴男公主身后,肋下塞了一柄尺余长的仪刀,因为要用衫摆遮住,这让他本就略显矮胖的身躯看上去更加臃肿,就连动作都笨拙了几分。

    “不要问,跟上了我!稍后我做什么,你就做什么!”

    兴男公主亦换下了衫裙礼服,穿了一件右衽锦袍,外罩白纱披风,用以遮挡腰间的仪刀,还有靴筒里藏着的另一柄。如今已是盛夏,虽然天空阴云密集没有艳阳高照,但也是闷热得很。

    行出不多远,公主额头上便沁出细密汗珠,这让她颇为气闷,回头对太子低吼道:“你快一些,怎么走得这么慢!”

    “我下半日都在随大舅学《诗》,到现在还没传膳……”

    太子苦着脸说道,但见阿姊秀目狰狞,不敢再争辩,连忙迈着小短腿快步跟上去。

    “学《诗》?学《诗》能像父皇那样剿灭逆臣?能让我家鼎归江北?”

    公主略显忿忿嘀咕一句,太子听到这话眉梢也是一扬,颇为振奋道:“阿姊说得对极啦!学《诗》本来就无用,我实在不想再随大舅进学!阿姊,你能不能帮我……”

    “你休想!”

    想到大舅庾亮那不苟言笑的样子,兴男公主心内也感犯怵,一如对母后的敬畏。不过,大舅对她而言则更想敬而远之。看到太子略有失落的神情,公主也觉不忍,她虽然不敢顶撞大舅,但给太子打打气还是可以做的:“你是储君,他是臣子,哪有君王畏惧臣子的道理!”

    “可、可是……我若不听大舅教诲,母后又要训我……”

    太子一脸苦色道,母后待他什么都好,唯独进学一桩非要让大舅亲自教导他。大舅秉性方正严厉,每每看到那副模样便让他心生凛然,稍有出错大舅便要去摸戒尺,则更让他心悸不已,又不敢向母后诉苦。

    公主本身亦只是一个十岁女郎,听到这话后,心内纵有几分不满,但也实在无计可施。在她看来,太子虽然时常惹恼她,借母后之势来压她,但这终究是自家人的事情,因而有些不忿于大舅对太子太严厉的管教。

    “唉,你这小子,真是蠢得让人不能省心。我教你一法,以后若再不想听大舅讲《诗》,就用热水敷了手脚脸颈扮病,母后见你烫得灼手,也不会让你再去听学。”

    闷头走了片刻,公主才停下来,示意几名宫人远一些,然后才低声对太子说道。

    “这法子可行?”

    太子听到这话,眼中便露出灼灼神采,继而恍悟道:“难怪阿姊你每当做错事就时常要生病,原来是这么做!”

    公主略有得意道:“我又不是时常做,偶尔为之。反正以后我都不在你家住,也用不到这法子。只是你要记住,不要让宫人、尤其是蔡嫫她们几个母后身边人知道,也不要常做。若这法子泄露了,我也不再帮你!”

    太子闻言后连连点头:“阿姊你放心,我一定守住这秘密!”

    “快行吧,天都要黑了!”

    帮了幼弟一次,公主心情也开朗一些,看看天上阴云更浓,便又催促太子快行。

    眼下苑中宫人不少都在公主宫内忙碌,因而苑内别处人迹便不多。至于入值的宿卫,则只能守在固定的位置,不能四处游弋以免冲撞了贵人。所以这姐弟二人并几名内侍宫人穿行过大半宫苑,遇到的人并不多。

    “阿姊,我累啦,我不走啦!我要回去传膳,我饿啦!”

    行了小半个时辰,太子已是累得叫苦不迭。而公主因为穿着太厚重,同样香汗淋漓,鬓发都贴在了粉颊上,听到太子的抱怨,她擦擦额上汗水:“我都没有叫累,你还敢说自己是男儿!”

    “可是我真的好累……”太子神情颇委屈,既不愿承认自己不是男儿,又实在走不到了。

    “你再忍耐一些,就快到了!你不是想要我房内投壶,待稍后回去,我就让你带走!”

    公主也有些后悔,为了不太引人注目而徒步行来,早知道走得这么累、这么热,就该坐步辇过来。

    天上飘起淅淅沥沥的雨点,宫人们连忙上前为两人遮雨,公主却一把将宫人推开,难得享受些许清凉驱散暑意。终于在行过一条长长的回廊后,目的地依稀在望,公主示意太子同往旁边小亭暂歇片刻。

    一边接过团扇扇着风,公主一边叮嘱太子道:“父皇常常宿在西池,这里宿卫、供给规格都要超过母后宫,其他贵嫔、夫人常常以此讥笑母后,阿琉你稍后与我一同冲宫进去!一定要拿出气势,不要被宿卫拦下!”

    “可、可是父皇在此啊……”

    太子听说此行为此,肥嫩脸颊顿时皱起来。父皇待他们态度恰好与母后相反,对他严厉至极,待公主却疼爱有加。听闻要在父皇面前放肆,太子当即便心虚起来。

    “那你就忍心见母后每天独自垂泪?阿琉,你是我家男儿,就该要有担当!今次我带你来一次,以后你要记得这般护住母后,不再受旁人欺侮!”

    兴男公主秀眉一挑,难得语重心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