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剑与魔法与出租车 > 第866章 阿塔斯之无情(月票1千4百加更)
    深红军团的争吵很快就被平息下来,违反命令割幼年蘑菇的士兵挨了十五鞭子,被打的奄奄一息。惩罚用的鞭子又韧又硬,足有三米长,抽在身上每一下都会皮开肉绽。过去奴隶主就是用这样的手段惩罚奴隶,新提尔本应废除这种刑罚,但是深红军团仓促成立,许多奴隶角斗场曾经的规矩就这样保留了下来。

    这次鞭打完成后,事情就解决了吗?明面上是这样,但是赵迈能够看到世界意志的变化和转移,看到暗流涌动。深红军团本来就是一群为了钱的角斗士,没有收入再加上连续的残酷战斗让他们积攒了很多不满,这种不满形成的气场和里卡斯通过搏杀树立的威信正在争夺控制权。巫王杀手和提尔奴隶解放者的称号让里卡斯依旧能够控制深红军团,但却已经无法阻止士兵们的小动作。

    为了能够尽可能增加自己在沙漠中的存活可能,很多人都开始偷偷割下军团菇藏在身上,而越是细小的蘑菇越是容易隐藏。在赵迈已经提供了大量军团菇的情况下,这种行为就不再是单纯的求生。对沙漠和死亡的恐惧、对未来的不确定以及对鞭刑的反感,综合促成了这种局面。

    赵迈仰着头,一直在观察这些情绪、事件是如何展的。它们就像各种颜色的墨水,一同倒进清水杯子里,互相以一种极为复杂的方式混合,最终的成品便是世界意志。赵迈试着算了一会儿便败下阵来,太阳穴突突突直跳,脑仁一阵阵胀。

    一只不停哭泣的园丁龙跑了过来,在赵迈面前停下,哭诉自己的军团菇快要被拔光了。“呜呜呜,他们连最小的都不放过,我都是小心翼翼种下的,在沙漠里好难活的!”

    以z虫细胞的坚韧程度,其实也没有那么难活。不过赵迈最害怕的事情就是小花或者园丁龙对着他哭,总给人一种难以收拾的感觉。“好了,我会处理的。”

    赵迈打了个响指,z虫便行动起来。搬运虫起身,绕着绿洲转了半圈,然后拽住息壤探出来的触手,又开始了搬迁的工程。跳狗也在息壤下面行动,帮助搬运虫保持绿洲的平衡。

    里卡斯感觉到了脚下的晃动,知道绿洲要走了。“集合,我们继续出!”他的命令下达了,却被执行成“快收割,一会儿就没了!”

    赵迈的行动加剧了深红军团的紧迫感,盲目的恐惧让他们变得疯狂。明明有足够的军团菇补给,这些人也把自己逼成了“末日恐慌”。

    “你们几个到我这边来。”赵迈对朵吉安她们招招手。提利昂是最敏锐和警惕的一个人,在赵迈招呼之前便走了过来。处于世界意志中的莎蒂丽反应最慢,她还在和一个深红军团的女战士聊天,说着有关里卡斯的话题。

    赵迈看着世界意志,看着头顶各种各样的颜色在瞬间完成了混合,一场斗殴因此而起。一瞬间,所有的思维都朝极端方向变化,调和与和谐不存在了,剩下的不就是冲突。

    “这场战斗就是新奴隶主试图让我们去死!”有人高喊道:“我是自由人,我不打了!你别想命令我!”

    “你要没收我的食物?你想把我流放沙漠至死?凶手,谋杀犯!我不会束手就擒的!”

    “冷静?绿洲都没了,活路也没了,还要我冷静!你去死吧!”

    阿塔斯的世界意志将它曾经被破坏、被伤害、几乎被灭绝的愤怒全都送给了生活在阿塔斯的人。因而精灵全都变成了强盗,因而人类自相残杀,也是同样的原因让深红军团陷入了疯狂。赵迈突然明白了世界意志的这种运作方法。

    械斗在一瞬间爆。真正的爆点只有几个,但是却有许多人被迫卷了进去,不得不为生存而战。里卡斯和布彻的声音在噪杂之中显得很微弱,“住手、停下来、分开”这七个字总是不如“杀杀杀杀杀杀杀”更有气势。

    武器四处横飞,一柄石斧旋转着飞向莎蒂丽。在那一瞬间,赵迈突然看清了未来的脉络:与莎蒂丽交谈的女子,将会帮她挡住斧头,因而两人接下亲密的友谊。通过莎蒂丽,那女子会和里卡斯熟识,两人互相吸引最终结成夫妻。他们的后代将是另一个世界意志关注的焦点,那个在未来封印太初术士拉贾特的太阳牧师。

    时间如白驹过隙,未来的图景也是一样。这一场斗殴,那柄注定伤不到莎蒂丽的斧头,都是世界意志的安排,都是命运长河流淌中引起的漩涡,而那些因为殴斗惨死的战士,只是用来动这种命运力量的献祭品。阿塔斯的残酷充分展现在赵迈面前。在别的世界,小人物因为主动的自我牺牲而成为英雄,从而改变世界;在这里,世界意志不会等待,直接伸出手来点兵点卯,点到就该被牺牲掉,可谓无情。

    赵迈轻轻叹息一声,身影一晃来到莎蒂丽身边。在他眼中,所有人的动作都像定格一样,连飞舞的斧头都成了慢放的电影画面。他伸出手去,轻松便将它拿在手里。

    看着那个用自己身体掩护莎蒂丽的女战士,赵迈没什么理由苛责她,便说道:“莎蒂丽,就算是有我的保护,你也得好好谢谢她。她可不知道我的力量,真是在用自己来保护你。”

    命运河流掀起一朵小浪花,然后又恢复了正常和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