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剑与魔法与出租车 > 第774章 脸的魔法
    赵迈用力鼓掌,放声大笑。树人不明所以,纷纷扭着头看他。“萨鲁曼,如果你是一个好人的话,”赵迈指了指脚下满是河水的大地:“来吧,下来吧,让咱们面对面的交谈。你高高在上,我仰着头脖子都要酸了,这可不是好的待客之道。”

    “客人?真是胡说八道。”萨鲁曼用法杖一敲地面,整个巫师塔都发出轰嗡嗡的连绵声响。水面泛起了涟漪,树人也惊讶的后退一步。在那一瞬间,他们分明感受到了强大的力量。就算退一万步讲,萨鲁曼依旧是强大的白袍巫师,不会因为他的兽人都被水冲走而改变。

    “你们算什么客人?拆毁设施,搅人轻梦!我在家中坐,祸从山上来。特维尔多,我不屑与你交谈。你一点都没有长进,只是一个卑鄙又凶恶,凶恶又卑鄙的小人!树人们只是一时被你蒙蔽,以他们长久的智慧,定能发现你的真面目!或迟或早,你会受到正义的制裁!”

    “唉……”发出长长一声叹息的正是树胡。他用力摇摇头,全身的枝叶哗哗作响。“萨鲁曼,你是一个友好的人,睿智的人,充满了知识和见识的人。虽然你还年轻,但我却能从你身上学到很多东西。还记得是我引领你走过范贡树林,把阴影笼罩下的艾辛格交到你的手中……”

    萨鲁曼点点头,动情地说道:“是的,老朋友,我不能忘记你我之间的友谊。你对我有误会,我可以理解,毕竟我这里有兽人是不争的事实。但是这些兽人是从迷雾山下来的,是从莫瑞亚矿坑中来的。他们原本要去伤害善良的生物,是我将他们稳住,安置在这里。我要教育他们,而那些凶恶的我就将他们遣上必死的征程。我们之间从来都只有和平,今后也将……”

    “闭嘴,萨鲁曼,你怎堕落至此!”树胡须发皆张,显然已经极为愤怒。“我不想再听你的声音,显然原来的见识已经被私欲淹没,智慧被狡辩埋葬!我唾弃你,但我也希望你能够努力洗涤自己的罪恶,重新成为受人尊敬白袍法师。”

    树胡迈开大步,重重踩着湖水,就像一个被惹恼的孩子。“都站在你们的岗位上,好好看守这座塔。我要去看看兽人,防止他们藏在什么犄角旮旯里做坏事。真可悲,真可气!”

    “看了吧,你干嘛欺负老实人?”赵迈摇了摇头:“下来吧萨鲁曼,看在我们的老交情上。投降,我们将饶你不死。”

    “省省你那套假慈悲吧!我从你身上看到的,只有无数的面孔和无尽的死亡。你这家伙到现在还在满口胡言:我和你哪里来的什么老交情?!”

    赵迈揉揉脖子,接着便召唤自然原力,乘风而起。他稳稳悬停在空中,正好与萨鲁曼一样高度。“山不就我,我去就山。萨鲁曼,为了我的脖子和你的老腰,这样说起话来比较舒服。我们的确有老交情,但不是在这个世界。对一些事情,你已经记不清了,但你心中肯定有种感觉,我们似曾相识。仔细看看我的脸,然后从你内心的最深处寻找!”

    “不,我不会上当的。你是个千面之人,休想用你那套脸的魔法来迷惑我!”

    “天哪,这辈子我的颜值终于被人正视了!连白袍巫师都害怕!”赵迈笑了起来,显得相当放松。“好吧,既然你不想谈历史那么就说说现实。你败了,是该给自己想条退路。你有光荣的过去,即便以后光荣不在,但也别因此赔上自由。投降吧。”

    “你只凭这一次突袭得手,就能说我失败?我强大的军队将会回防,你和你这群树木朋友,都将承受我的怒火。”

    “你就是把天下所有人都击败都算不得胜利,你唯一胜利的机会是击败我。”赵迈飘在空中,说道:“来吧,我就在这里。把你的魔法,你的力量拿出来吧。让我看看你的实力到底如何?”

    萨鲁曼脸上阴晴不定,目光闪烁地打量着赵迈。“这又是什么诡计?哦,我懂了,你想激将我!”萨鲁曼哼了一声:“当我对你施展魔法的时候,你就会顺着魔法的轨迹钻进来,到我的塔里来!我识破了你的阴谋。之前你一头撞在防护咒语上的感觉如何?疼不疼?”

    “是挺疼的。”赵迈说道:“但是疼痛也能给我一些知识。至少我知道只要这层防护还在,我自己进不去,但是你也出不来。我知道你能扑哧一声变成阴影传送走,在瑞文戴尔的时候我就见识过了。不过你只要离开,必然得留下某种让你能够回来的通道,你在担心我可能找到这个通道,然后进入你的塔内,是不是?”

    萨鲁曼沉默不语,不过他脸上严峻的表情已经坦承了一切。

    “别以为你在里面就很安全,我有很多办法。就算我不攻击你的塔,我也可以修建一个罩子,将你的塔整个包起来。然后,我可以用水或者毒烟填满罩子,让能够致人死亡的光线充斥其内。我会用魔法封闭罩子,届时你就是想逃也逃不出去,真真正正被囚禁起来。我知道你有无穷的寿命,可是你有永远被囚禁的心理准备吗?一百年,两百年,直到这里成为真正的坟墓,后人忘记你的名字,只知道这里有一座长满了青草和树木的山包?当所有人渐渐遗忘了你,当历史把你抛弃在布满尘土的角落中,你会是什么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