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剑与魔法与出租车 > 第259章 守株待兔
    夜色中传来号角的声音,悠长绵延,将琼恩从睡梦中唤醒。在他旁边,忧郁的艾迪也睁开眼睛,竖起耳朵为号角计数。“只有一声,是兄弟来了。”

    琼恩翻身坐起,扣好剑袋,套上靴子,抖掉黑色斗篷上的露水与泥土,将它系在肩膀上。“很有可能是另外两路守夜人到了,我得去熊老那里报道。”琼恩捡起几块木柴扔进火堆里,然后从倒头继续睡觉的兄弟们身上跨过,前往莫尔蒙的帐篷。

    现在,每一个守夜人都有多件武器,除了原本的佩剑之外,都会在身上挂上件龙晶武器。骑兵和游骑兵选择将黑曜石矛尖安装在长杆上,步兵和事务官更喜欢匕首。军官大多选择了龙晶短剑,用布缠上握柄插在腰后面。黑曜石的箭头也分发下去,所有的射手手中都有。

    琼恩还记得赵迈和熊老的谈话,是他力推守夜人装备这些武器的。熊老心中还存有一些疑虑,但在山姆说出深林之子曾大量赠送黑曜石给守夜人,这在历史中早有记载之后,司令最终还是同意下来。

    “你应该做的更好。”琼恩还记得赵迈面红耳赤的样子。他似乎非常着急,说道:“自然焰火药剂也应该大量制造,给兄弟们配发下去。多一份力量就能在面对异鬼的时候,多一份胜算。”

    “那药剂不是从龙火药剂之上研发出来的吗?我得让伊蒙学士确认之后才能装备给大家。”莫尔蒙指挥官心存顾虑,摇了摇头,非常坚决地说道:“我谢谢你的好意,但装备这件事我必须慎重。据我所知,龙火药剂相当危险而且不稳定,守夜人经不起折腾,还是稳妥为先。”

    离开帐篷的时候,赵迈说的什么来着?琼恩想了想,好像是“历史的惯性”还是“世界的阻力”。他不明白这两句话的意思,只知道赵迈看上去非常激动。不管是作为麦克的好朋友还是熊老的事务官,琼恩都觉得自己应该说几句话缓和一下。

    “麦克,别着急,一切都可以慢慢来。”

    “你什么都不懂,琼恩·雪诺。”赵迈摇了摇头,弯腰驼背走下了先民拳峰。

    他只能住在山下,否则就会受到先民拳峰魔法阵的伤害。每一次上山,他都用自然原力包裹自己,让魔法阵将自己当成一匹军马,或者一只猎犬。可即便这样,他依旧会受到各种元素的攻击,被揍的皮肤开裂,遍体鳞伤。小花和储备粮都非常心疼,多次劝他不要再上山了。

    “自从异鬼用婴儿炸我之后,这件事就不再是剧情,而是私仇了。”赵迈说道:“有些事我看了之后笑笑、哭哭就过去了,有些事我心里过不去。但是我一个人无法干掉所有的异鬼和尸鬼,所以我不得不借助守夜人的帮助。我要武装他们,让他们比原本的时候更强,尤其是在面对异鬼和尸鬼的时候!但我现在很沮丧,因为我发现,我很难凭借一己之力改变即将发生的事情。”

    他看着小花,伸手摸摸她红色的卷发。小花鼓起腮帮子憋住气,好让自己的身体临时产生手感。“我现在很奇怪。你说这个世界很多地方能够发生改变,我还遇到了一次差点导致剧情崩溃的改变。但是为什么我想推动改变的时候就这样麻烦?其中有什么我还不知道的方法吗?龙晶的武器的确是装备下去了,不过龙晶在原本的剧情中就存在,这个改变不算什么。而我想推动的额外改变,我发明的自然焰火药剂,却一直被否决。为什么呢?”

    “我不太明白,但是我觉得你尽了最大的努力就好。”小花笑笑:“别难受了,来玩儿吧!”

    最近,小花终于玩腻了井字棋,开始学习五子棋。除了躲在车子里面继续生长和研究异鬼符文之外,只要放出她来,她就缠着赵迈下五子棋。她还只是个小孩子,需要足够的玩耍时间,就像储备粮每天都跑出去和白灵打猎一样。赵迈也在训练之余陪小花下下棋,权当放松。

    他在石头上刻出一副棋盘,然后用心灵异能制造幻影的黑白两色棋子。就像漫山遍野的符文字一样,这些心灵异能的棋子对普通人也是隐形的,守夜人完全看不见。在他们眼中,神秘的麦克正对着纵横交错的线条发呆,这恐怕又是某种奇妙的仪式。

    影子塔的守夜人骑马进入营地的时候,路过赵迈身边,对于一个没穿黑衣的家伙出现在守夜人的“据点”中感到奇怪,纷纷投过来好奇的目光。琼恩迎了过来,将影子塔守夜人的游骑兵指挥官“断掌”科林带到山上去,其他人则在安排好坐骑后,坐下来吃点准备好的热乎饭食。

    这样一来,熊老最早的计划就完成了。三支守夜人的部队终于在先民拳峰完成集结,而这里的堡垒也尽可能恢复了旧观。接下来,他们就要探知野人的位置,引诱野人来攻击。如果野人不攻击而选择直奔长城,那他们就从此地出击,以先民拳峰为依托,袭击野人的后路,截断他们的补给。

    这是熊老在兵力不足的时候能做出的唯一选择。如果被动地防守长城,那么就必须分散守夜人的力量,看顾整条防线十九座城堡,而那是无法做到的。集中力量先在先民拳峰打掉野人的斗志,给长城剩下的人留下足够的时间。他还期待着艾里沙爵士带着会动的死人头,能在君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