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剑与魔法与出租车 > 第226章 一段插叙
    事情还要从清晨的时候说起。提利昂在赵迈离开后,认真思考脱险的办法,结果还真想出来一个。他告诉莫德,如果想要钱,就帮他给莱莎夫人带一句话。这句话很简单,就连蠢笨的莫德也不会记错。“我要认罪”,提利昂说道。他想明白一件事:凯特琳手中的证据不足以给他定罪,又不愿意将他释放,僵持之下所以才会一直将他这么关押着。兰尼斯特这面大旗成了他唯一的护身符,凯特琳如果没有理由就杀死他,肯定得顾虑这件事情对兰尼斯特家造成影响,所以提利昂的“证词”就是她最需要的东西。

    只要这个人有需要的东西,那就可以利用。果然,在被金子烧昏了头脑之后,莫德果然去传了这句话。没过一会儿,侍卫长瓦狄斯·伊跟爵士来到天牢,将提利昂连拉带拽丢到了莱莎夫人面前。

    在场的还有罗宾·艾林,艾林谷的统治者,六岁大的一个奶孩子。凯特琳·史塔克站在妹妹身后不远的地方。她没有位子坐?提利昂观察到这一点,心里琢磨着其中的原因,盘算是否可以利用。

    谷地的贵族们也都在场,可以当做这件事的旁证。除了他们以外,还有一些正在鹰巢城做客的人,包括表演节目的小丑,乐队,山下拜见而来的农夫。

    几个和他一同来的人也赫然在列。罗德利克爵士伤势未愈,脸色苍白,只能坐在轮椅之上,两个仆人推着他在一旁旁听。嗯主人没有位子,仆人倒是有一个带轮子的,有趣有趣。在爵士旁边,游吟诗人玛瑞安拿着一张小竖琴,叮叮咚咚演奏着听上去有些耳熟的乐曲。

    听了片刻,提利昂终于想起来了,这是对麦克那次演奏的音乐的拙劣模仿!他开始寻找麦克,却一无所获。难道他已经离开了,我之前看到的果然是梦境吗?如果他不在,那么还有谁?

    这时,他看到波隆和萨弗尔,这两个佣兵并没离开。萨弗尔还是抱着他的长刀,站在贵族们的旁边,目光炯炯有神。波隆则在大厅后方找了个柱子,懒散地躺在下面,头枕着自己的胳膊。这名流浪武士并没有睡觉,相反却用那双黑眼睛盯着提利昂,手轻轻地搁在剑柄上。提利昂意味深长地看着他,心里盘算……

    五十支火把的光芒将这里照得亮堂堂,阴影无处躲藏,这很好。凯特琳·史塔克率先启齿:“听说你有意公开认罪。”

    “是的,夫人。”提利昂回答。

    “天牢能让任何人屈服。”莱莎·艾林朝她姐姐微笑,但是眼中的笑意却透着一股冰冷。随后她收敛笑意,对提利昂说道:“现在认罪吧,在艾林谷的领主之前。”

    提利昂吸了一口气,孤注一掷的时候到了。他回头看了波隆一眼,目光又在其他人身上一扫而过。麦克还是不在,但现在已经不能再犹豫了。“我认罪,我承认自己是个小坏蛋。诸位艾林谷的骑士和爵士,我在你们面前自惭形愧,我犯下的罪过数不胜数。我吃喝嫖赌,花钱才能跟女人。我有的是钱,所以睡过的女人数不胜数,有时候一次还和好多个一起。我不喜欢我的父亲,我诅咒他去死,这是不孝的罪过。我恨我的姐姐,也就是咱们美丽温柔的王后陛下,我也同样诅咒她。”

    他停顿了一下之后说道:“我骗人,我欺负服务我的下人,捉弄他们。不过我从不克扣他们的工资,赏赐也很丰厚,但是我常和他们开一些不合时宜的玩笑。我和他们赌博的时候出老千。我已经很有钱了,不该在赚这些蝇头小利,但是你们也看到了,我是个侏儒,只能在这方面赚回点可怜的自信心。还有,我六岁的时候……”

    “住嘴!”莱莎·艾林苍白的脸现在变得通红:“侏儒,你在干什么?”

    “认罪啊,我的夫人。”

    凯特琳·史塔克此时跨前一步:“你被指控派人行刺我卧病在床的儿子布兰!我的妹妹莱莎·艾林指控你密谋害死国王的前首相,琼恩·艾林大人。”

    “恐怕这两个我不能认,我对杀人一窍不通。我唯一杀死过的人就是明月山脉的强盗,我记得那一次我杀死了三个,救了包括您在内的许多人的性命。”

    凯特琳噎了一下,她的妹妹站了起来,不过仍旧牵着她的儿子罗宾·艾林的手。“你别想寻我开心,小恶魔,你已经闹够了!现在滚回天牢去。瓦狄斯爵士,给他找一间更倾斜、更狭小的牢房!”

    “艾林谷还有没有天理?!”提利昂大声怒吼,这是他期盼的机会,他不能放过。“难道艾林谷的荣誉都是狗屁吗?你指控我,我否认,于是你就将我扔进天牢挨饿受冻!诸位大人,看看我脸上的伤痕,那是棍子抽出来的。我的身上还有无数!国王的正义哪里去了?高如荣誉难道随着琼恩·艾林的死而烟消云散了吗?罗宾公爵,你继承的是什么?”

    “妈妈,我不喜欢他,我要看他飞!”罗宾伸出细长的指头,狠狠戳着提利昂:“我没见过侏儒飞,也没见过小恶魔飞!我要看!”

    大厅里面传来了抽气的声音。莱莎却还在安慰罗宾,轻柔地对他说:“好的孩子,一会儿他就飞了。”

    提利昂不能让他直接下达处决的命令,他要争取唯一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