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顶那个唯一的灯泡终于寿终正寝了,阴暗的楼道里连一丝光亮都没有,也不知道是谁家的水管子漏了,细细的水流从楼梯上滴滴答答地流下来,和地面上厚厚的一层尘土搅和在了一起。

    周荡不适地皱皱鼻子,把手机上的手电筒打开照亮,可以看到斑驳的墙面和一楼住户破旧的防盗门。

    他的心里莫名有点慌,总觉得潮湿的空气中带着一丝腥气。

    “你找谁啊?”一道苍老的声音突然响起,周荡猛地回头,就看到他的身后不知何时站了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太太。

    老人家面色蜡黄,眼窝深陷,长相实在是有点瘆人,但好在她的呼吸声很大,强有力地证明了她是人不是鬼。

    “啊,”周荡急促地喘了一口气,尽量让自己不要那么怂:“奶奶,我找康沉,你知道他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