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沉这种学生你管他干嘛,”办公室里,梁树平的鼻梁上架着一副金丝眼镜,一边嘴里念叨,一边“刷刷刷”地判着数学卷子,“在三中那时候就是个惹事儿精,小小年纪不学好,就知道打架斗殴,他打老师那事儿你听说没?这种孩子将来没准儿就要杀人放火了!要我说啊秦老师,你以后就别管他,小心他背地里报复你。”

    秦南正翻着手里的学生家长电话簿,听到这话眉毛皱了皱。

    她虽然不赞同梁树平的看法,但人家的资历毕竟摆在那儿,她也不好置之不理,于是只勉强地笑了一下:“康沉这次语文考得还行,课上强调过许多遍的考点也都答对了,比起上一次直接缺考,他真的进步很大。”

    “这你就不懂了吧秦老师,”梁树平不屑地撇撇嘴,眼里满是厌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