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瑾廷自诩在学业上的天分颇高,无论是理科还是文科,无一是他的短板,从小学一年级到宾大沃顿商学院,他在班里的成绩从来都是拔尖儿的,唯独高中有一次期末考了个全班第三,还是因为他得了流感发烧发到头晕眼花。

    他头脑聪明,为人又自律得可怕,什么事儿到了他手里都显得驾轻就熟,相比起在商场上的运筹帷幄和步步为营,学习对他来说最简单不过。

    可也就是读读写写这么简单的事儿,还是把他的宝贝弟弟给难倒了。

    a国由于政局上的变动导致投资者信心不足,地产基金不得不开始抛售商业地产来弥补资金链的短缺,而周瑾廷和父母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才一直忙碌着让周氏的滞留地产项目重回市场。

    一眨眼就出差了将近半个月,虽然每天都和周荡打电话通视频,但邓姝闵还是不放心小儿子一个人在家,夫妻俩人协调了一下时间,都忙得抽不开身,只好让周瑾廷先回家看看,顺便处理一下公司项目的后续问题。

    周日清晨,周瑾廷拎着皮箱出现在家门口,令他没有想到的是,周荡竟然歪歪扭扭地趴在茶几上写作文。

    “哥?你怎么提前回来了?”周荡吓了一跳,中性笔都摔到了地上,“回来也不提前打电话,突击检查啊!”

    周瑾廷顿了一下,才换了鞋走进来:“我以为你在睡觉。”

    他明面儿上虽然淡定,心里头实则震惊不已,要知道周荡身为一个资深学渣,从小到大就没主动写过作业,每次都是被邓姝闵拿糖哄着才肯动笔,让他算个数学题跟要他命一样。

    可眼前的小崽子也不知道是抽了什么疯,竟然主动地写起作文来了,而且还肯占用自己宝贵的懒觉时光来写,这画面的冲击力实在是有点强。

    “写的怎么样?”周瑾廷脱下外套,坐到周荡的身边,低头看他的内容,“什么题目?”

    “《肩膀》,”周荡不由自主地咬着笔杆儿,眉毛拧成个八字,“班主任说让我们结合运动会来写,我思考半天就写了一小段儿,八百字儿实在是有点为难我了。”

    周瑾廷觉得挺新鲜,凑近一看,只见那张绿格子作文纸上写着几个奇丑无比的大字儿,横不平竖不直的,就跟抽了羊癫疯一样。

    他皱了皱眉,刚想教育几句,可又怕自己不小心打击到弟弟的学习积极性,便忍着强烈的不适感,磕磕绊绊地把那段话看完了——

    “肩膀,是我们身体的一部分,有的人肩膀很宽厚,有的人肩膀很单薄,这个差异的造成,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一个人的饮食习惯。”

    周瑾廷差点没站稳。

    周荡第一百八十遍把作文题目认真揣摩了一下,又把视线落在品学兼优的高材生大哥身上,问:“你说接下来,我是不是应该重新起一段,论述一下现代人五花八门的饮食习惯?”

    周瑾廷的太阳穴开始突突直跳。

    “要是写饮食习惯的话,我突然文思泉涌了,”周荡自以为发现了绝妙的切入点,脸上满是兴奋,“等我一会儿再搜几个菜谱抄上去。”

    周瑾廷看着他兴致勃勃地又开始动笔,刚刚还在胸口翻涌的怒气突然偃旗息鼓了,取而代之的是有点心疼。

    果然,有些事是勉强不来的。

    你永远不能要求一个灵魂跑题选手,有着和正常人一样的思维。

    “肩膀,它不单单就是指肩膀,它也可以指人与人之间的依靠,鼓励,以及别的什么情绪,”周瑾廷轻轻叹口气,在自家弟弟的后脑勺上揉了揉,“你们老师说要结合运动会来写,你是不是忘记了?”

    周荡的笔一停,抬起头来看着莫名温柔的男人:“你是说,班主任的意思是让我们写同学之间的鼓励和团结?”

    周瑾廷笑了起来,心想不愧是自己的亲弟弟,果然一点就透。

    没成想周荡摇了摇头,有些无语地看着他:“哥,我觉得你想多了。”

    周瑾廷:“”

    下一秒,满脸郁结的男人愤然起身,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两个小时后,周荡历经千辛万苦终于把作文搞定,从冰箱里开了一瓶可乐给自己庆功,然后把它从头到尾通读了一遍。

    从“肩膀”的薄厚差异引申到对现代人饮食习惯的思考,除了一些暖心的养生菜谱,他还穿插了几个令人唏嘘的反面案例,以此来警醒当代人要注意体型的保持,呼吁当代人要积极参加锻炼,这样才能共创美好人间。

    行文流畅,主题鲜明,很是感人。

    周荡用指尖在上面弹了一下,感叹:“写得太他妈好了。”

    解决了之前立下的flag,他一身轻松,慢腾腾地回到床上躺好,掏出手机开始给康沉打电话。

    第一个没接,第二个也没接。

    周荡脸上的笑意一点点淡了下去,心里隐隐生出不好的预感。

    两人用电话联系的次数虽然不多,但康沉都会秒接,无论他正在小面馆儿里忙得气喘吁吁,还是正在床上睡得迷迷糊糊,那声淡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