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大刁民 > 第一千八百九十九章 破家之仇不死不休
    人类的智慧总是会用在很多不同的途径上,比如有的人一生致力于救人,有的人穷尽一生琢磨着如何杀人。几根银针毫不起眼,却让李云道忍不住倒抽一口凉气。现实世界毕竟不是武侠小说或电影,重力与空气浮力的作用下,几根细如牛毛的银针是很难伤到人的,真的能把这玩意儿当武器用的,自然是很难得的武学高手。更何况,人家还从龙五的全力追击下顺利逃脱,但这一点,就足以引起李云道足够的重视。

    “打过照面吗?”李云道担心针上有剧毒,撕下自己衣服一角,将银针包裹着捡了起来,在灯光下仔细看着针尖,果然看到针头上翻着淡淡的蓝光,“果然有毒,小师叔,你没问题吧?”

    “这点雕虫小技伤不了我,但那人身手很好,除了老头子,我还从来没见过身手这么好的。这回我可不是跟你开玩笑啊,这些日子出入得小心些,最好不要再单独行动,否则一个照面,他便能取你性命。你若是还想活着看到孩子们长大成人,那就悠着些!”龙五收起平日里的惫懒,难得一本正经地这般跟李云道说话。

    这个世界上想让李云道去死的人很多,所以“白蝙蝠”猜得一点都没错,产房周边的布置是针对所有威胁的,就算没有龙五和蒋青天“好心”派来的人手,李云道一样可以坦然而对今晚扑面而来的任何杀机除非动用大规模的杀伤性武器,否则今晚绝对没有人能伤得了古可人母子分毫。龙五去追的那个高手,只在外围转了转就撤退了,很大程度上便是因为那些杀机重重的布置。

    在经历过蔡桃夭两次产子的危机后,李云道吸取教训,这种时候如果对敌人还有丝毫犹豫和仁慈,那便是对自己人的残忍。现代科技的发展就有这点好处,那就是个人武力在天罗地网一般的重重包围中,几乎毫无用武之力,白蝙蝠如果不是因为那层身份,怕是今晚一个照面就被那些对准了他的枪口打成了筛子了。

    “今晚应该问题不大了。”李云道自言自语,京城的事情闹得说大不大,说小却也不小,在很多人看来,事情毕竟是因古可人而起,很难保证会不会有人在这个时候动手作文章。

    凌晨三点的时候,李云道进病房看了看熟睡的母子,便也就放下心来,只要撑到天明就问题不大了。

    深圳的夜有种很独特的魅力,从海港那头吹来的夜风,总是带着一股海洋的气息。距离李云道布下的重重包围圈不足百米的地方,一个女人站在一栋高层建筑的顶楼,海风将她的长发吹得纷乱,夜色下身材婀娜的女子如同从那大洋深处走出来的海妖。

    女人身边站着一名男子,手里拿着望远镜对着远处,口中不停地数着数字,直到数到第二十八的时候,才微微叹息一声:“果然舍得下血本,二十八个伏击点,眼下怕就是一只苍蝇也很难飞得进去啊!”

    人咯咯笑道:“据说蔡桃夭两次生孩子都遭遇了危机,头一回差点儿大出血病危,还碰上了南美人找李云道算账,这一回是印度人,只是阿三们太蠢了,派几个同样蠢笨如驴的家伙来,他们就以为当真能取了李云道的性命?太天真了,李云道好歹也是风里来雨里去,正儿八经地干了很多年的警察,而且还是刀头舔血的刑警,打交道的多数是亡命之徒,就算他们个人武力上能胜得过那家伙,最后也一样会被他用阴谋诡计吃得死死的。我现在是知道了,对付李云道,一定不能着急,要慢慢来,据说他在工作时经常会说一句话,‘凡事宜徐徐图之’,我们要他的命,这件事,一样要徐徐图之。不急啊,一辈子时间很长啊!”

    站在她身边拿着望远镜的男子终于也露出一丝残忍的笑意:“是啊,一辈子很长啊,争什么朝夕?只要哪天能亲手割下他身上的肉,抽他的筋,我就会觉得这一辈子值了。”

    从顶楼黑暗的角落里走出另一名男子,他走路的姿势有些怪异,双腿生生呈八字往外撇着,似乎生怕牵动了某些伤口,听到他的对话,他却哼了哼道:“报仇的事情,自然是宜早不宜晚的,一气呵成最好!我现在就恨不得把他弄过来,再一口一口咬掉他身上的肉,好祭奠我父母和爷爷的在天之灵。奴娇,我们三个人当中,你跟他交手次数最多,说说你的打算,总不至于把我和老吴从京城弄到深圳,就为了来看戏吧?”

    朱奴娇咯咯地笑了起来:“你没听刚刚老吴说嘛,一辈子很长,而且,如果当真就让他这么死了,你甘心?你难道不想让他看着自己身边的亲人和朋友一个一个地死掉,就好像你我最珍爱的人当初死去那样?你不觉得那样的话,他会更痛苦一些?”

    蹲在顶楼护栏旁的吴广被朱奴娇一番话说得露出心旷神怡的表情,最后竟微笑说道:“我要在他面前剥光那个女人,然后……”他笑得很猥琐,却很开心,仿佛已经看到了那一幕让他自己心醉的场景。

    史铭厌恶地看了一眼吴广,但自己似乎也比他好不到哪儿去,朱奴娇刚刚说的那些场景,自己竟也从内心深处有那么一点点的期待。

    朱奴娇笑看看向远处的那幢楼,说道:“想不到李云道还真是个多情的种子,有了蔡桃夭、阮钰和那位大明星还不够,现在还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