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我其实是一个大佬 > 43.五位新人
    一个很宽敞的帐篷, 大概有一百多平米, 看不出外面是什么样子, 但内部却显得有些梦幻。

    帐篷的内部是紫色的, 但那紫色中似乎混着银砂, 当帐篷顶部挂着一串串金色灯带亮起的瞬间,那柔和而不刺眼的光亮使得整个帐篷内部都变成了繁星点点, 即使没有走出帐篷,似乎也可以感受到星空。

    正中间垂下紫色的多层纱帘,层层叠叠,隐约可以看见纱帘里面透出光亮,不知道是灯光还是烛光。

    "引路者大人,我们都到齐了哦~"

    说话的人站在纱帘的外侧, 顶着红色的爆炸头, 脸上画着一个小丑的妆容,再加上肥大的蓝色背带裤和红色条纹服,那显然就是一个小丑!与众不同的是,这个小丑脸上画着一个正在哭泣的妆容,脸上还绘有几滴蓝色的泪珠,和那些马戏团里带着笑容蹦来蹦去的小丑有些不同。

    小丑的手里拿着几枚气球,时不时假装自己要被气球拽飞的样子,一会儿哭泣,一会儿惊恐, 自己和自己玩得不亦乐乎。

    站在小丑身边的人用胳膊肘碰了碰他,小丑才好像想起了什么一样, 收敛动作,和旁边的其他人一起恭恭敬敬地站着。

    "请大家都自我介绍一下吧。"一个声音从纱帘的里面传来,听起来是一位年轻的男性,温和而平缓。不过那说话人似乎刚睡醒不久,所以声音中尚且带着几分慵懒。

    "见过引路者大人,鄙人负责在马戏团表演人体切割术,您可以称呼鄙人为‘魔术师’。"率先自我介绍的是一个穿着黑色礼服和礼帽的绅士,有着完美的八字胡和清瘦的身形,表情异常严肃,"站在鄙人身侧的是马戏团的‘逃脱大师’。"

    "呜呜!"站在魔术师身边的,是一个把自己绑成木乃伊模样的怪人,他用白色的绑带在自己身上绑了一层又一层,头部和四肢都被绑到了极致,只有鼻子的部分露出透气的孔。

    "请引路者大人见谅,这位大师是一位逃脱狂人,即使是在日常生活中也时时刻刻磨炼自己的逃生技能。"旁边的魔术师似乎是在帮绑成木乃伊的朋友解释,"这只是他的习惯,并非是对引路者大人无礼。"

    "没关系,在这个试炼世界中,我们都只是同事而已。"纱帘后面的声音听起来却并不在意。

    "引路者大人和传说中的一样,是非常和善的人。"接着说话的是一个穿着黑色皮衣,带着一个黑色摩托车头盔的人,"我是负责表演环球飞车的摩托车手,大家都喜欢叫我‘无头’。"

    无头的声音并不是来自摩托车里,反而更像是从胸腔中发出来的一样,有种闷闷的感觉。

    "引路者大人午好,在下负责的是空中绳索表演,也就是悬空飞人。嗯,大家都喜欢称呼在下为‘飞人’。"自称飞人的是一个四肢很长,看起来大概两米高的青年,光头,全身上下看不见任何毛发。

    飞人看起来好像有些站不稳,双手和双腿会下意识地摆动,就像是喝醉了酒一样飘飘欲仙。

    "我是小丑,给马戏团带来悲伤的小丑,呜呜呜。"最后剩下的就是一开始说话的小丑,哭泣的妆容再加上哭丧着脸的表情,看起来真的完全无法让人开心起来。

    "所以,你们就是这个世界的主要工作人员?"

    在所有人做完自我介绍之后,层层叠叠的纱帘无风自动,就当着他们的面向两边拢起,也使得站成一排的小丑他们可以看清楚纱帘后的那位"引路者大人"。

    站在烛光中的引路者大人身穿黑衣黑裤,看起来利落而修长。外面则穿着一件紫色的长外套,有着丝绸的质感和厚重,外套上有着各种看起来玄妙的纹绣图案,还有一些看起来像是水晶的坠饰。

    当引路者伸出手的时候,外套的宽袖滑落,数层相叠的袖子有一种美妙的层次,更添一份庄严肃穆之感。

    一头黑色的短发并没有任何装饰,只是在引路者的左耳处戴着很长的紫色耳坠,似乎是由丝绸和水晶拼组而成,随着引路者大人的动作而轻晃。

    精致的脸上带着温和的笑意,却因为唇上浅紫的唇彩而显得和往日不一样,似乎更成熟,更神秘。

    以"引路者"身份出现在这里的人自然只有一个,那就是身为冥界引路者的苏青行。

    一直以来,苏青行一直追求简单利落的形象。只不过这一次朱砂却觉得,一个幕后隐藏BOSS必须有符合身份的气势,所以硬是把这个外套和耳坠塞给苏青行,还在苏青行的嘴唇上动了一点小手脚。

    用朱砂的话来说,这就是身为BOSS大佬的自我修养。

    "听构建者说,这里是一个新构建的世界,而且遇到了一些麻烦?"苏青行牢记着自己前来的任务,"究竟发生了什么。"

    "禀告引路者大人,事情是这样的……"表情最严肃的魔术师恭敬弯腰,"虽然这个试炼世界刚刚在构建师的努力下建成,不过已经接待过五次试炼者队伍。"

    "但是……"魔术师顿了顿,"无论是他们自称的资深者,还是那一个个新人,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