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我其实是一个大佬 > 32.苏青行的剧本(2)
    白初和牛勇都没有正式接触过那个镜像,但初白和其他的幸存者这都将牛勇的镜像当成是朋友和伙伴。

    所以当他们听见这个消息之后,都震惊于那个"老人"说的话,并且带着难以置信的目光看向牛勇。

    "牛勇,他说的是真的吗?"初白的声音有些颤抖,"你到地下一层之后,究竟做些什么?"

    "大家别上当了!"首先反驳的竟然是白初,"我们现在只听到声音却看不见人,那么对方极有可能也是一个鬼物。既然是鬼物,就一定很擅长迷惑人心,所以他现在说这些假话,就是为了让我们内讧!"

    可能是因为白初所说的话有其道理,所以幸存者们也都有些混乱,知道哪一个人所说的话才是可信的。

    "你们知道那个穿防护服的人究竟为什么被杀吗?"苏青行却不理会究竟有多少人在相信他,他所要做的只是将一切说出来。

    无论他们是相信还是不相信,苏青行的目的都已经达到了。

    这一次初白没有再搭话,因为如果这个声音真的是在蛊惑人心的话,和这个声音继续聊下去只是有弊而无一利。

    "因为他知道那个凶手太多事情,凶手希望自己的秘密能够被永远隐藏起来,所以他需要杀死一切知情者。"苏青行注意到,即使在白初的搀扶下,牛勇都已经吓得走不动路了,"现在的很多人都表里不如一,明明看起来很憨厚,明明看起来胆子很小,但手上却有可能沾满了鲜血。"

    "不是我做的,我没有做。"牛勇竭力做出辩解,"我到达血库的时候,他们都已经死了!"

    "他在撒谎!"牛勇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情,就好像抓住了苏青行的某个巨大破绽一样,大声说道,"我想起来了,我那个镜像死的时候身上根本就没有穿着防护服,他在说谎!"

    "是吗?"苏青行的声音却依旧很平静,"那为什么他的身上没有防护服呢?明明知道自己会因为毒气而死,为什么还要脱下防护服?"

    苏青行一边引导其他人去想这件事情,一边却直接果断给出答案说:"是不是因为,凶手把他的防护服直接脱掉了呢?为了什么?是为了让他更早因为毒气而死去吗?"

    "……我,我怎么可能知道他为什么要把防护服脱掉,我只是说出了我看见的事情而已。"牛勇仍然在努力辩解,而站在他身边的白初又有些惨不忍睹地撇过头去,似乎觉得自己找这么一个人当同伴,实在是一件错误的事情。

    "我们继续向上走。"事情明明已经进入白热化,所有的幸存者都开始用仇视的目光看着牛勇,但就是在这个时候,初白疲惫的声音传来,"除了向上走,我们没有其他的选择。"

    "对不起,我想救所有人,却做不到。"已经数不清这是初白第几次道歉,所有人都能听出他话语中的无奈,但同样没有人能帮助初白分担这份压力。

    苏青行所说的这些话,并没有对幸存者造成任何伤害,但却使得每一个人的心情都沉重了起来,每个人身上的压力也如同堆积木一样,一块又一块地被叠加起来。

    所有人跟着初白,将两个最弱小的孩子保护在中间,平安无事地沿着楼梯走到三楼。

    紧接着,在所有人的注视下,又一个幸存者当众化成了灰,在没有风的情况下完全飘散开。

    "难道我们每上一层楼,就会有一个人被医院吃掉吗?"初白的脸上出现了放弃的表情,但是当他回头看见朵朵和小熊的时候,却又深呼吸了一下,继续向前走。

    至少……至少要让这两个孩子离开这里!

    之前在二楼走廊的时候,那些鬼物就好像是在动物园参观一样,站在旁边看着初白他们的队伍一点点前进。

    而三楼走廊却完全不同,因为整个走廊都没有灯光,虽然走廊的一侧已经变成了窗户,外面却没有星星也没有月亮,更不可能有任何光芒。

    呈现在所有幸存者面前的是一片黑暗,所有人只能在黑暗中摸索着前进!

    如果不是所有人都相信司青安排好了一切,没有人知道他们会在这三楼走廊的黑暗中遇到一些什么。

    想象一下数不清的鬼物在黑暗中穿梭,甚至贴着你的身体和脸一路走过,幸存者们就能够理解为什么司青会说越往上走越危险。

    就在大家都屏住呼吸,一边祈祷一边向前走的时候,那个苍老而冷漠的声音又一次在他们的耳边出现。

    "欢迎来到三楼,如果不是那个喜欢唱歌的小家伙,也许各位没有机会听见我说话了。"

    正是因为三楼的走廊是一片漆黑,所以一直都非常担心小熊和朵朵的苏青行这会儿直接在黑暗中牵起了两个孩子的手。

    小熊和朵朵只觉得有人牵着他们,却猜不到是已经消失很久的苏青行回到了他们身边,她们在苏青行的帮助下稳稳当当地向前走,避开了走廊里的所有障碍物。

    "又来胡说八道了吗,老头?!"牛勇有些不服气地开口,"之前看到没有人因为你的挑拨而内讧,我也感到失望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