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我其实是一个大佬 > 24.冥婚?
    "苏青行, 你究竟是什么人?"白桦脸色难看地盯着苏青行, 但视线却完全不敢落在苏青行的身边, 不敢去看那两具苍白冰冷, 显然已经在这间仓库里停滞了很长时间的尸体。

    但苏青行却并没有回答白桦的问题, 他只是缓缓抬手,那盏蓝色的纸灯在半空中徘徊转圈之后, 缓缓回到苏青行的手心上方,散出淡淡的蓝色光芒。

    "这盏是青灯。"苏青行对站在另一边同样诧异的秦观和慕蓉点了点头,然后才继续说,"是它让我们看见了这个仓库。"

    "这是幻觉。"白桦侧过头去,依旧没有直视自己的尸体。

    "不,这是真的。"苏青行没有踩上血祭的法阵, 只是站在边缘处看着那两具尸体, "白学弟,你说这两具尸体躺在这里多久了?"

    苏青行觉得自己还是很困,之前刚醒来的时候他明明有一种好好睡了一觉的感觉,这会儿却又有了打呵欠的冲动。只是因为如今正站在两具尸体面前,所以苏青行努力克制住了。

    对已逝者表达最基本的尊重。

    只是这种反复的昏沉,还是对苏青行产生了某个小小的影响,那就是……耐心会略微减弱一些。

    正以小雪狼的姿态趴在苏青行怀里的思思……不,其实是我们英明神武的死神殿下,也有些担心地看着自家婚约者。

    之前意识模糊时的苏青行, 就类似于电池电量已经全部耗尽的状态,所以暂时关机充了几分钟电。@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而现在的苏青行, 刚充了几分钟电就开始启动,自然也会存在某些不稳定的情况,所以沈思和苏青行一样希望这一次的事情能够尽早结束。

    "这间仓库应该非常偏远,对于想要进行一些邪门歪道血祭的人来说算是足够隐蔽。"苏青行手腕一转,让轻飘飘的蓝色纸灯继续飘向半空,"但这也意味着如果有人死在这里的话,可能等到尸体腐败都不会有人发现你们。"

    说着,苏青行难得略带揶揄地对白桦说:"白学弟可以想象一下,当大家发现你和朱庭尸体的时候,仓库地上这个干净整洁的少年会变成什么样子?"

    白桦整个人都在颤抖,他一度想要直接翻眼睛晕过去,但怎么都成功不了,只能保持着一种临近崩溃的状态喃喃自语说:"你骗我,我的血祭明明已经成功,我已经在这个世界重生,所以仓库里根本就不可能有我的尸体!真正死掉的就只有后面那个阴魂不散的倒霉鬼而已!哥哥不会骗我,哥哥不会骗我,哥哥不会骗我,哥哥不会骗我,哥哥不会骗我的……"

    哥哥?

    苏青行记得这是白桦第二次提起他的哥哥,苏青行依稀记得白桦曾经提起过他哥哥是一个很温和很擅长安慰人的类型。

    但从现在白桦的喃喃自语中,苏青行却听出了一些不对劲的地方。

    难道说……是白桦的哥哥让他进行血祭的吗?

    苏青行思忖了一会儿后,还是决定将这个小细节抛在脑后,毕竟他的身份是鬼城引路者,而不是侦探。

    "放心吧,就算这个仓库再偏僻,也很快会有人发现的。"苏青行帮怀里的思思顺了顺毛,特别是在挠到屁股的时候,小雪狼高高地昂起了脑袋,看起来很舒服。

    苏青行的话音刚落,半空中的青灯再次开始旋转,所有人身周的场景再次发生了变化。

    慕蓉、秦观和白桦都诧异地环顾四周,他们现在虽然还身处于那个破旧充满灰尘的仓库中,但仓库里却多了许多之前没有的声响,还有许多走来走去的身影出现在苏青行他们的周围!

    那些身影大部分都是身穿制服的警察,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工作,忙得有些停不下来。

    血祭法阵中的两具尸体此刻已经不翼而飞,只有十几个人围着仓库正中心的血祭法阵进行拍照和证据收集。

    这些人在苏青行他们的身边走来走去,但却似乎根本没有看见他们几个人一样,自顾自做着自己的事情。

    整个场景,就好像是一个浸入式的剧场,苏青行他们成了身处其中的旁观者。

    "现在的小孩真是可怕。"其中一个正在拍照的工作人员忍不住感慨,"你们刚才看到现场照片了吗?总觉得我今天晚上一定会做噩梦。"

    "看到了。"另一个工作人员就站在白桦的身边,所以白桦一直紧紧盯着他,"那两个小孩长得还挺好看的,大家都说他们应该是殉情,有可能是因为家里不同意他们在一起吧?"

    "你们在瞎说什么!谁会和那种家伙一起殉情?!"白桦顿时火冒三丈,从被苏青行和其他人一次又一次打击之后,他的脾气也一次比一次糟糕,此刻更是容不得任何顺耳的言语。

    所以当听到那些工作人员把他的血祭,当成是他和朱庭的殉情后……白桦直接一巴掌挥了过去!

    但白桦的手直接从工作人员的身体中穿了过去,就如同揍了一个没有实体的灵魂一样。

    这也是那些工作人员看不见苏青行他们的原因。

    "是殉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