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我其实是一个大佬 > 12.囚之塔
    距今很久很久很久以前,老人曾是一座监/禁之塔的守塔人。

    这座塔位于冥界最贫瘠的土地,甚至可以说比传说中无人问津的冥界入口都更加贫瘠。除了这座石塔之外,就是一片荒地,就算是从天空飞过的鬼鸦,都会因为这片毫无灵气的土地而死亡坠落。

    没有人知道他的来历,也没有人知道这座塔的来历。但老人却知道塔里封锁着一个妖怪,一个神秘的妖怪。

    据说这个妖怪非常危险,所以需要用最严苛的封印和永生永世来监/禁。

    刚刚成为守塔人的时候,老人曾经见过那个妖怪,那是一位看起来十分安静,有着老人无法形容之美的存在,即使身处于幽暗的石塔,即使被丑陋的石锁困住,也无法掩饰那种让人屏住呼吸的画面。

    完全看不出任何危险的样子。

    守塔人被要求不得靠近那个妖怪,所以他收留了一个被遗弃在荒地的男孩,成为这座石塔的杂役,负责照顾那个妖怪。

    一个黑色头发,有着漂亮黑眼睛的男孩,不知道自己的来历,甚至不记得自己的名字。

    关在这里的妖怪其实不需要水和食物,但新来的小杂役却固执而不听话,每天拿了口粮去照顾那个妖怪,日复一日……

    在这段时间里,老人也了解了更多和那个神秘妖怪相关的事情。听说,妖怪的身体里有两种不同的血统,一种来自于母亲,一种来自于父亲。

    来自母亲的力量很温和,似乎是一种已经没落的稀少种族,常年在冥界的入口处徘徊。

    而来自父亲的那份力量……似乎才是他被困锁在这座石塔中的主要原因。

    可惜,没有任何“人”知道,这位妖怪大人的父亲是谁,那份危险的力量又是什么……

    一直以来,妖怪被困锁在塔顶,老人和男孩则生活在塔底,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然而有一天,已经长大了一些的男孩突然跑过来问老人——

    “爷爷,我能和青行大人一起出去玩吗?”

    老人无奈地摇了摇头,带着抱歉的眼神对男孩说:“不可以,青行大人是被很厉害很厉害的人下令囚禁在这里,可能一生都无法离开。”

    男孩已经能懂得很多事情,他站在那里沉默了很久很久,突然开口说:“如果有一天,我能够变得比那个很厉害很厉害的人更厉害,是不是就能带青行大人离开这里?”

    “……”老人记得自己当时也愣住了,但最终只是将男孩的话当成是玩笑,迎合着说,“当然可以,不过我们只是守塔人,最多也只能变成冥界最厉害的杂役。”

    “那我不做杂役了。总有一天,我会带着青行大人离开这里,去他最想去的地方!”

    清亮干脆的声音听起来依旧是个玩笑,但男孩的身影却真的从石塔消失了。

    石塔还是原来的石塔。

    守塔人还是原来的守塔人。

    也不知道过了多少年,石塔外面的荒地越发荒凉,甚至起了飞沙。

    一个披着黑色斗篷的少年出现在老人的面前。

    “小……小思?”老人看着那似曾相识的脸,尝试着喊出了那个久违的名字。

    “爷爷,好久不见。”少年的表情看起来非常疲惫,眼睛却依旧很亮,“青行大人还好吗?”

    老人记得,少年说他离开石塔之后,一路跌跌撞撞,最终到达了冥界的边缘,被称为冥界入口的地方,成为了某座鬼城的一名引路者。

    他去看了,那位青行大人一直想看的风景。

    并且因此而感到喜悦。

    难以想象当初那样稚嫩的孩子,究竟是如何穿过荒地,在那么多冥界恶鬼凶兽的威胁下,去往冥界的边缘。老人只知道,这一路的“风景”绝对比少年自己述说的要更恐怖,更可怕。

    “去见见他吧?”老人指了指塔顶的方向。

    但少年却摇了摇头,说:“因为和青行大人的承诺,我才坚持着一路走来。总而言之,我还不能以这样一无所成的样子去见青行大人!”

    少年说,他在鬼城的工作很优秀,所以有人想要将他提拔。但少年放弃了更舒适的工作环境,主动请求加入冥界的军队,前往某个战场。

    “会死的。”老人很了解冥界的战争,除了双方的首领,剩下的就只是去送死而已。

    “但只要活下来,就能离青行大人更进一步了。”少年疲惫的脸上露出笑容。

    少年活下来了。

    不知过了多少岁月,老人再次见到了那个少年……那个少年此刻已经变成了青年,看上去却……很不好。

    残破的甲胄,耷拉着的右手,身上遍布血迹,原本黑色的头发不知为何转为银白,就连那双漂亮的黑眼睛,都裹上了粗布,止住鲜血流淌。

    “小思!”老人可能永远都不会忘记那样的画面。

    血迹一路步入石塔,难以想象这个人究竟是怎样走到这里。

    “爷爷,好久不见。”说着和当初一模一样的话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