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我其实是一个大佬 > 9.破解的方法
    苏青行死了。

    那么以半透明的姿态飘浮在车站上方的那个“人”,又是谁呢?

    他有着和苏青行一模一样的容貌,头发变成了有些奇怪的银白色,双眸中有着蔚蓝,素色的华服看起来层层叠叠,与普通的人类装束有些不同。

    在他的身周,还有着曾经见过的蓝色提灯与光点环绕。

    “嗷呜呜呜呜呜——”

    当变得半透明的思思抬头看到此刻的苏青行时,竟然仰天长嚎了一声,看起来特别激动,两只小前爪都不知道放在哪里,活灵活现地演绎着“手足无措”这个词,最后又重新腻回到了苏青行的怀里。

    “嗷呜!”思思又嚎了一声,让人觉得它真的很开心。

    “思思,你知道吗?”半透明的苏青行和之前一样抱着思思,“生或者死,本身也只是两种完全不同的状态而已。有的人死了就似乎失去了所有,但有的人褪去活着的躯壳……”

    “却有可能会变得更强。”苏青行对着地上的“尸体”一挥手,那流着血的躯壳就化作尘土消散在寒风中,甚至连一滴血迹都没有留下。

    “刘海很聪明,真的很聪明。”苏青行一边帮思思挠肚子,一边看向巴士车消失的远方,“但他不知道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更不知道在恐怖世界里杀人,也同样会增加他的罪业。”

    苏青行飘浮在半空中,而纸扎人和无头鬼就在他的正下方。

    当苏青行以这样姿态出现的一刹那,它们一同跪下,那样的画面显得诡异而……神圣?

    “是时候结束这一切了。”苏青行低头对下方的纸扎人和无头鬼说,“你们知道该怎么做吧?”

    “嘻嘻嘻嘻嘻嘻……”那渗人的笑声再次出现,但这一次它们并没有看向苏青行,而是如同再次被一阵风暴卷起,以一种出人意料的速度席卷向巴士车消失的方向。

    “我们也去看看吧,故事的最后一幕。”在幽蓝色光亮的包围中,苏青行和思思原本就半透明的身影渐渐消失,随着风飘散而去。

    等苏青行和思思再次现身的时候,已经身处于巴士的车厢里。

    虽然没有人驾驶,但巴士车依旧沿着山路不断前行。

    即使整个巴士车都已经变空,即使车厢里的灯光亮着,但刘海和其他人依旧坐在车厢的最后三排,似乎这样才能让他们更有安全感。

    以半透明的姿态现身,苏青行就这么抱着思思坐在倒数第五排的椅背上,华服之下的双腿叠起,一派悠闲地看着一直坚持到现在的试炼者们。

    而刘海和其他人却完全看不见苏青行的身影,只是在恐惧和刚刚获得的“胜利”之间挣扎和纠结。

    “老头,等巴士下一次停车的时候就轮到你了。”刘海的右手把玩着美工刀,他没有更换刀片,只是用座椅的罩子擦了擦。

    美工刀看起来脆弱,但只要不隔着衣物,直接划破皮肤也是一件简单的事情,而且会更容易让人流血不止,造成极大的出血量。

    “刘海,我们继续这样也不是办法啊。”苏青行看见陈芳芳鼓起勇气站起来,“就算陈老先生真的下车了,那么再下一次呢?再下一次你又让谁下车?”

    “而且,车上已经没有鬼了,也没有纸扎人了,根本不会有鬼逼我们下车!”陈芳芳看起来有些紧张,“所以我们只要继续待在车上就可以了!”

    “你在紧张吧?”刘海突然笑了,笑得特别狰狞,“也对,等陈老头下去了,下一个就轮到你了。”

    刘海搂住默不作声的许芸,很是得意地把玩着手中的美工刀说:“我当然知道车上没有人能威胁我们,我只是想让你们当替死鬼,阻止那些纸扎人再回车上而已。”

    “就和苏青行一样,呵呵呵……”

    刘海的笑声,此时此刻听起来比那些纸扎人的笑声更加刺耳,更加可怕。

    “有的人啊,就是比鬼还可怕。”陈雄兵握着手中的龙头拐杖,看着已经陷入疯狂的刘海,无奈地摇摇头。

    苏青行这会儿正坐在高高的椅背上,居高临下地看着他们。在听到陈雄兵说这句话的时候,也赞同地点了点头。

    苏青行就好像在看舞台剧的最后一幕,演员们为了谢幕时最精彩的表演使出浑身解数,只为了在谢幕之后获得更多的掌声。

    而眼前的刘海他们……

    为了从恐怖世界活下来而使劲浑身解数,却不知道身上的罪业越叠越多,最终将在大地断裂之时,送他们下地狱。

    想到那样的画面,苏青行不禁露出笑容。

    这也算是个不错的故事。

    “刘海,我怎么说也算是一个资深者。”苏青行看见陈芳芳从座位上站起来,全身都有些微微颤抖,“而且从第一个世界开始就一直跟着你,甚至是……服侍你,你现在竟然让我比那个姓许的狐狸精早死?!”

    “你以为我还是当初那个文印室小职员?”刘海露出不屑一顾的表情,“我现在想要什么女人,就能要什么女人,你这样的清粥小菜我吃腻了,想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