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就是说,我已经死了?刘海他们也已经死了?”

    “差不多是这样。”苏青行也佩服陈老先生的接受能力,若是换一个人听到这样离谱的事情,可能已经害怕到晕倒了。

    旅行巴士还在继续前行,陈老先生在过道里站累了之后,就在第二排的纸扎人边上找到一个空位,直接坐下来休息。

    “这些纸扎人不恐怖吗?”看着坐在纸扎人旁边陷入思索的陈老先生,苏青行有些好奇地问道。

    “哈哈哈。”陈老先生笑了几声,“人老了之后就会变得更迷信一些,所以一开始确实有些害怕。但现在我自己都已经变成鬼了,还怕个鬼啊!”

    “老先生不愧是战场上走出来的人。”

    “所以别小看我这个老头子。”陈老先生看起来好像比刚才还精神,而且有一种精力充沛的感觉,“从战场上回来的鬼,那可是特别凶的!”

    “不过暂时别让刘海他们知道这件事情。”苏青行做了一个嘘声的动作,“不然这份工作会变得很麻烦。”

    苏青行此刻穿着校服西装里面的白衬衫,看起来干净清爽,加上原本就出色的容貌和嘘声的动作,就像是老人家最喜欢的那种小孩子,使得陈老爷子忍不住流露出看孙子一样的慈祥眼神。

    不过……

    “刘海?”陈老先生向后方的窗户看了看,“他们不是已经下车了吗?我们应该见不到了吧?”

    “用他们的话来说,这里是无尽的恐怖世界。”苏青行指引着陈老先生看向巴士车的正前方。

    随着旅行巴士一路前行,路面还是一样颠簸。

    苏青行和陈老先生正身处于巴士车厢的最前方,透过前面的挡风玻璃,可以看到夜幕下的山路,以及照亮山路的车灯。

    然后,就在巴士前方的不远处,有一个看起来很眼熟的车站……

    在车站旁边的路灯下,还有三个很眼熟的身影在拼命向公交车招手!

    “是刚才下车的刘海他们。”陈老先生也拄着拐杖起身,“真是邪门,这巴士向前开了那么久,竟然又回到这个车站5了?”

    站在车厢里,苏青行甚至可以听到刘海他们的声音越来越近。

    “停车!停车!”

    “能不能送我们去附近的城镇!”

    “停车!”

    “嘻嘻嘻嘻嘻……”坐在巴士驾驶座上的是一个看起来更大的纸扎人,现在正看着路边的刘海他们,发出属于纸扎人的可怕笑声。

    “吱~~~兹~~~”

    纸扎人的脚根本碰不到刹车,但是在旅行巴士路过那个车站的时候,刹车却被一股无形的力量重重踩了下去,苏青行和陈老先生也立刻在惯性中稳住身形。

    眼看巴士的车门就要打开,苏青行突然问了陈老先生一个问题:“老爷子,您的演技怎么样?”

    “演技?”陈雄兵先是有些不解,但很快就露出了然的笑容,还给自己比了一个大拇指,“我可是在社区剧场打败了全社区的老头之后,成功出演罗密欧的‘影帝’!”

    车门“吱嘎”一声打开,苏青行给了陈老爷子一个眼神后,就换上看起来很慌张的表情,搀扶住陈老先生的身子,以最快的速度从巴士车上走了下去。

    “啊……啊啊……”当苏青行的双脚落地,就开始对目瞪口呆的刘海他们胡乱比划起来。

    “怎……怎么可能……”刘海原本以为远处驶来的巴士能救他们逃出这荒郊野外,却没想到会看见他们已经放弃的哑巴和老头从车上下来!

    而在苏青行他们的身后,驾驶座上那个画着夸张笑脸的纸扎人,还有坐在靠窗位置上的纸扎人都以一种非常僵硬的动作向刘海他们挥手。

    也不知道是在告别。

    还是欣喜于再次相逢。

    于是站在刘海身后的陈芳芳和许芸又再次忍不住尖叫起来。

    “哎哟!”在苏青行的搀扶下,陈老先生也没有忘记表演演技,以略显浮夸的表情踉跄了一下,“你们这些小年轻也不等等我们,我们还以为自己死定了啊!”

    “……”刘海以一种很复杂的表情看着苏青行和陈老先生这一老一少,最终声音有些干涩地说,“算了,活着也是一件好事,我们一起想办法从这里逃出去。”

    苏青行他们身处的是一个看起来很普通的车站,有两个方便等车的雨棚,和两排让等车人休息的长椅。虽然四面透风,但至少也算是有了一个遮风挡雨的地方。

    车站旁边有亮着的路灯,在这样的恐怖世界里总是能够给人一种难以言喻的安全感。

    路灯下还有一台自动售货机,里面有泡面和饮料之类的小商品。所以如果身上有带钱的话,就算在这里熬一个夜晚也不算是一件太难的事情。

    “啊……啊?”搀扶着陈老先生在长椅上坐下之后,苏青行比划了一下山路的前方,似乎是在问刘海他们为什么不步行向前寻找出路,为什么过了这么长时间还在这个车站浪费时间呢?

    “向前走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