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我其实是一个大佬 > 2.替死鬼
    破旧得好像荒废许久的教室里,白炽灯又开始闪烁。

    窗外是狂风大作,暴风雨和被吹动的树枝猛烈击打着看起来脆弱的玻璃窗,一声一声又一声,就好像敲在几个人的脑壳上一样,让人既头疼又烦躁。

    苏青行并没有问白谷他们三个人为什么回来“救”他,只是用一种死里逃生的庆幸语气对他们说:“那个女鬼虽然看起来很恐怖,但并没有伤害我们,也许我们真的可以留在这里等天亮。”

    虽然不知道白谷他们离开教室之后遇到了什么,但苏青行看了一下三个人的表情之后,觉得他们似乎在意自己刚才所说的话,依旧沉浸在某种恐惧中不可自拔。

    “你们有没有发现一件事情。”白谷已经和苏青行围坐在一起,此刻看起来很是疲惫地扶额,“从窗户和树的高度来看,这里应该是二楼。”

    “怎么可能!”张彪第一个跳出来反驳,“刚才我们沿着楼梯少说走了十分钟,怎么……”

    苏青行看见白谷、张彪和那个还不知道名字的女人又同时沉默了下来,好像又开始沉浸在某种回忆中。

    看来教室外面果然有更加可怕的东西守着。

    苏青行不禁想起刚才那个半边身子的姑娘告诉自己的事情——离开教室一定会死!必须要在教室里寻找生机!

    就在苏青行琢磨这句话的时候,就看见坐在旁边的张彪忍不住捶了捶自己的肩膀,时不时又活动一下上半身,好像全身上下都很不舒服的样子。

    “大哥你没事吧?”苏青行看着张彪的时候,眨了眨眼睛,语气带着关切,显得有几分乖巧,“是肩膀酸吗?”

    “是啊。”张彪继续揉了揉肩,“可能刚才从楼梯摔下去的时候撞到了吧,总觉得肩膀特别酸特别沉。”

    听了张彪的话,苏青行看了一眼张彪的肩膀处,而其他人则好像没有在意。

    “好了,我们先互相认识一下。”闪烁的灯光中,苏青行看见白谷一边说话一边深呼吸,“也许就像这孩子说的一样,只要待到白天,一切都会过去的。”

    听到自己被点名,苏青行点了点头,说:“总会天亮的。”

    “我叫白谷,可能是这里唯一一个了解状况的人。”白谷露出一个很勉强很难看的笑容,“你们都看过小说吧?我们现在的情况……应该就是穿越到一个个类似恐怖片的世界了,只是这么糟糕的恐怖片我从没看过而已。”

    苏青行像个规矩的学生一样端坐着,漂亮秀气的容貌给人一种很舒服的感觉,但脸上没有什么表情,只是仔细听着白谷所说的话。

    时不时还看一眼那边仍然在揉肩膀的张彪。

    “恐怖片世界?”张彪说这句话的时候,教室窗外一道闪电劈过,雨声似乎也变得越来越大,“都是穿越,别人美女一个接一个,怎么老子见到的就是半个身子的女鬼!呸!真是晦气!”

    说话的时候,张彪一边揉着肩膀,一边不停往白谷身后那个美女的身上瞄,使得对方又往白谷身后躲了躲。

    “你可能没这么好的福气。”白谷看了一眼外面狂风暴雨的天气,“我们现在所在的地方,叫做无尽的恐怖世界。”

    “无尽的恐怖世界?”苏青行若有所思地重复了一下这个词,低头又打开了手机,“这名字倒是有点意思。”

    也许是苏青行的表现太过淡定,很快就感觉到几个人的视线集中在他的身上。于是下一秒,看起来文弱的少年擦了擦手机屏,低着头说:“这里没有给手机充电的地方,对我来说这比见鬼还恐怖。”

    “切,果然是不知死活的大少爷。”张彪嘀咕了一句之后,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怎么这么闷热。”

    “这名字是我以前认识的人取的。”白谷表情很严肃地继续往下说,“不过那个人已经在上一个恐怖世界里死掉了。”

    “你经历过很多像这样的恐怖世界?”苏青行放下手机,有些好奇地抬头看着白谷。

    “不,这只是我经历的第二个。”白谷摇了摇头,“我是一个野外探险的爱好者,只是钻在帐篷里睡了一觉,醒来就发现自己身处于一个有着恐怖传说的山村里。当时我身边还有几个自称资深者,经历了好几个恐怖世界的人。”

    “那那些人呢?”

    “都死了。”白谷看着眼前的少年,觉得他一定是在温室中长大至今,“我这件衣服上的血,就是他们的,只有我一个人逃了出来。”

    “这么说,你这小白脸很强吗?”张彪双手抱胸,看起来气势汹汹,但更像是给自己壮胆,“敢自称资深者的,好像都会变得越来越强吧?”

    “抱歉。”白谷摊了摊手,“我刚离开那个山村,眨眼的功夫就出现在这个教室里,连喘口气的机会都没有,更别说什么变强了。”

    结束一个世界,没有任何喘息又进入另一个世界。

    所有人似乎都有些理解,那些资深者为什么称这里为“无尽的”恐怖世界。无论逃生多少次,增加的也许都只有胆量和应对能力,谁也不知道下一个世界又会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