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金融弑猎者 > 第617章 圈钱的过程
    站在昊哥身后的俩人其实早就开始尝试除了煤之外的事业。昊哥有个朋友,就在这高尔夫球场旁边五六公里的地方弄了家水处理的公司。对方主打的是缓蚀技术,说白了就是减缓水中各种水碱、铁元素对管道的腐蚀以及结垢。

    东西做的不错,也很有效果。但是针对的却是锅炉管道。

    国家展开环保政策的饿时候,第一个拿来开刀的也恰恰就锅炉。投资在一个注定要被消减清理行业上的资金,何尝不是打水漂?

    在他们看来“高级”的生意,在别人看来却是一群暴发户的缺心眼投资。

    暴发户是什么?思想知识水平不足以驾驭那么多的资产,靠的是一些特殊的方法。说白了,都是跪着赚钱……

    如今身家数亿的昊哥,在九十年代初期的时候曾经在春节前三个月就开始往家里挤钱。一块一块往家里扒拉,把钱交给妻子保管。就是怕过年时买不起年货穿不上新衣服!

    看着眼前的李炎,昊哥想的却是前半生的贫穷乏味,那是充满了苦痛的岁月。

    李炎不知道,昊哥因受村里大户排挤领不到粮票,父母带着他和两个姐姐、一个妹妹,搬去三十公里外的另一个村子,谋一份木匠差事养家糊口。六口人的家当,一辆手推车就全部拉完。父亲背着他,翻了一座又一座山,一路走,一路哭。

    “说说你来的目的吧。我相信你应该也是和其他人一样,是来找钱的对吗?”昊哥见李炎站在自己面前有些惆怅的并没说明自己来意,微微笑了笑之后冲李炎再次追问了一句。

    李炎点了点头,冲着昊哥笑了笑说道:“这是我的名片。”

    说话间,李炎上前一步递上了自己的名片。

    这东西其实早早杨牧野在苏杭的时候就做了几盒。上面注满了看上去牛逼带闪电的头衔,可李炎也不是土包子,自然知道真牛逼的名片上拿有什么各种看上去高大上的名头?

    普普通通的一张纸上面,一个名字一个电话就够了。这拿出去才是逼格满满的名片,所以这几盒子名片也就被李炎给压了箱底。这才来高尔夫球场,李炎知道要面对的是一帮煤老板,所以特意又把这名片给翻腾了出来。在他想来这东西应该能对这帮老板的胃口。

    拿着名片看了几眼,昊哥不置可否的把名片放在了自己面前的茶机上,微微一笑冲着李炎问道:“西湖资产管理公司?”

    微微一点头,李炎冲昊哥说道:“我手头有个项目,投资白酒的。果断时间我们会用自己的白酒借壳上市。这段时间我们需要做的是在二级市场里尽可能多的拿到筹码。”

    “你说个啥?啥个二级市场?”站在昊哥后面的一个人忍不住心中的好奇冲李炎追问了一句。

    昊哥回头看了眼这人,轻声念叨了一句:“就是股市。”

    这人一脸不屑的挥了挥手,眼眸里的光芒似乎开始从新审视李炎。而被这目光审视的李炎似乎明白对方这是把自己当骗子了。

    昊哥点了点头,示意李炎接着说下去。

    这总态度让李炎眉头一皱,沉吟了一下刚要准备措辞接着往下谈的时候。昊哥身旁的人冲李炎咧嘴问道:“就算你说的这个是真的,那我问你一个问题。”

    李炎连忙点头说道:“可以,您有什么问题?”

    “你说的这个我们能赚多少钱?你也别嫌我问的直接!还有我想知道风险有多大。”这人说完话之后,不等李炎回应接着说道:“当年我为了承包井口弄了六万块钱,当时的煤价一吨三十多元,每吨能赚三五块钱。承包第一年,矿里出了一万吨煤,但到年底时能收回的钱不过四五万元,就连去小卖部买洗漱用品都要赊账。工人们领不到工资,便派几个人跟着他四处要账,名义是陪同,实质是监控。连续三四年,我一年四季都在周边县市要账,常在大年三十晚上才回到家!”

    话说到这份上,李炎何尝不明白人家什么意思?

    对方虽然没指名道姓的说自己这边什么问题,但话里话外却明显的告诉自己,他们煤矿的故事好像和自己二级市场的投资很像!就算刚才又是借壳,又是那筹码盈利之类的说的都是真的。

    但是盈利的钱人家能不能拿到?投给自己,赚钱了以后怎么把钱给拿回去?

    昊哥微微一点头,自己不是没接触过那些拿着私募、公募牛叉闪闪的名片找上门来的金融高端人群。

    这些人在昊哥的眼里就如同见了翔的苍蝇。

    如果不是因为自己看李炎对眼,如果不是因为昊哥觉得李炎身上有一种让自己踏实的朴实感。自己无论如何是不会坐在这里和李炎“磨牙”的。

    “你有抵押吗?资金我们确实有,项目如果真的不错我也愿意掏钱坐在你的车上。但是,我不可能之因为你跑过来找我一趟,就对你彻底信任,你说是这么个理儿吧?”昊哥最后一句话,煤都的方言味道十足。

    坐在一旁一直没说话的毕佩琳眉头微微皱了起来,能有抵押物又何必跑来找这些曾经的煤老板?她抬起手轻轻拽了下李炎的衣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