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金融弑猎者 > 第610章 白驹过隙
    其实,李炎在服务侍者的引领下坐在吴守忠对面的时候就感觉到了他身上散发出来的那种落寞。

    常言道:雄鸡一唱天下白,落地的凤凰不如鸡。

    虽然二人没有言语的沟通没有眼神的交流,李炎只是看着吴守忠他向侍者要了壶菊花茶,简单的几句沟通之后李炎就已然明白吴守忠此次确实完蛋了!

    吴守忠抬头看了眼李炎,刚要说话却立即被李炎给制止住了。

    点点头,喉咙动了动。吴守忠吞咽了一口吐沫不在言语。两人面对面的坐着,二人视沉默了许久之后,直到侍者端着菊花茶走到了二人慢前,把茶壶轻轻放在茶机正中以后吴守忠这才幽幽叹口气冲李炎说道:“今天我不要普洱,不要乌龙,也不要武夷山红茶、英山的白茶,只点了这么一壶菊花茶,品位一下寻常的味道吧。”说完这句话,吴守忠下意识叹了口气。

    李炎点点头,端起茶壶给吴守忠到了一杯茶,虽然依旧以礼相待但谁都能感觉到李炎此时在吴守忠面前少了一分谦逊。

    待一杯茶斟满,吴守忠也不等李炎冲自己询问什么,他刺刀见红般直奔主题说道:“你是不是想问我和边缘的事儿?那……”话还没说完,李炎眉头一皱冲着吴守忠摆了摆手打断了他的话。

    李炎注意到他脸上浮现出愕然的表情之后,自己压低了声音冲着吴守忠问了一句:“你和边缘的事情我还真不太关心,我就想知道你到底怎么回事?为什么会下来的这么突然的下来了?”

    吴守忠听李炎竟然不问自己和边缘的事,而是追问关心自己下来的原因。

    沉默了几吸之后,吴守忠似乎想明白了一些东西,随之也就不避讳了,沉吟了片刻组织了一下语言之后冲着李炎说道:“其实,我想说很多东西,不过……最后发现或许用一句话能更精准的概括所有的一切。”

    “概括?”李炎一脸茫然的问了一句。吴守忠点点头冲着李炎解释了一句道:“以身饲虎终归还是让虎果腹……”

    李炎不动声色,看来吴守忠是有难言之隐。但是李炎同时也注意到吴守忠最初憋着的那一股怨气随着心结冲自己敞开的时候,隐隐也在逐渐消散。

    端着茶杯的吴守忠说完这句话,整个人似乎放松了许多。但曾经那一直久居上位的气质也凸显了出来。

    李炎以为吴守忠要冲自己说点什么,可怎么也没想到吴守忠把茶杯里最后一口茶饮了之后,突然一抬手猛翻手腕直接把茶盏摔在了地上。

    啪的一声脆响,一个茶盏被吴守忠摔了个粉粉碎。

    李炎就只见门外一双眼睛,有些愕然扫了一下之后迅速隐没。

    这里本是个封闭性比较好的包间,门口有专职服务员守候。关上门即使里面出现低分贝的争吵,外面也是听不到的。

    当然,茶杯、酒瓶摔地碎裂的声音,不在隔音之列,服务员会通过上菜窗口的小孔看得一清二楚。

    当然,服务员培训时是有规定的。窥视客人房间只允许有两种情况润许他们窥视,在紧急的情况下甚至可以允许他们推门进到包厢之中。

    一是顾客在里间按了呼叫键,呼叫键又分成点菜、加水、结账等不同的功能,会在服务员身上和同层的前台同时响起。

    二是里面出现茶杯、碗碟、玻璃杯摔地碎裂的声音。

    李炎习惯性地环顾四周,特别是刚才那一闪而逝的眼眸处他忍不住多瞅了几眼。

    本来还在想自己怎么改善关系,然后探听到一些重要信息的时候。吴守忠竟然选择了和盘托出被突然调离证监会的前因后果。

    说起来,这个理由李炎觉得太过牵强。

    吴守忠最终的宿命是折在一个女人的手里。因为女人,这个女人不是他的妻子,但感情却更胜妻子。

    低头从兜里掏出来一个黄色的牛皮纸信封,从信封的边沿已经泛白可以看的出来这封信存了多久。历史的沧桑绝对不会因为某些做旧大师鬼斧神工般的技艺而掉头转向。

    “男人管住自己两腿之间那点事,就能干大事。”这句话让其平安度过,然后整个人马上又轻轻放过。

    然而,不久前,这个女人突然出现了。因为车祸,他们的非婚生孩子变成残疾,这女人大受刺激,所以也就不顾当年的承诺,疯了般跑到公司逮住了吴守忠哦会给你,让他被弄的措手不及。

    组织的处理严厉而坚决。这么一个位置,多少人虎视眈眈?李炎神情黯然,似乎自言自语,又似乎对吴守忠说:“爱情能是完全理性的吗?婚外恋就一定不是爱情吗?爱情必须以婚姻为目的吗?如果没有爱情的婚姻是不道德的,那么没有婚姻的爱情也不道德吗?爱情该接受道德的审判吗?一个人能先后爱上两个人,但能同时爱上两个人吗?只有一夫一妻制的社会里才有爱情吗?”

    吴守忠吃惊地看着眼前的李炎,怀疑他是不是精神出了问题。中华民族五千年的传统美德里,通房丫头、纳妾、娶妻的事情比比皆是,这些这些都丢了!

    李炎问:“为何迟迟未见动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