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金融弑猎者 > 第408章 “嗅觉”敏锐
    李炎下意识抬手摸了把自己的额头,一层细细密密的白毛汗此时已经打湿了他的额头。?

    云凌这么买买买没问题吗?

    问题真的太大了!买不到筹码暂且不说,用现在这么买买买的方式一直买下去,李炎想到了一个情况。

    那就是如果调这么一直买买买下去,调动起资金追逐的热情怎么办?

    市场上散户资金或者那些“私营”私募基金们也开始追逐民生怎么办?

    这么大张旗鼓的买民生,这不就是给华夏资本市场的资金擂鼓吗?李炎从始至终也没低估过资本市场里那些“金融家”和投资大鳄们对市场的敏锐度。

    换句话说,这些人更像是一群游戈在海洋里的鲨鱼,翱翔在天际的雄鹰。只要被他们现了猎物,结果必然是扑向猎物!

    抬头看了眼远处依旧在打电话的云凌,李炎忽然间幻想如果是自己坐在云凌的位置上,自己会什么样?

    是如坐针毡还是坐立不安?

    李炎甚至不敢在去假设幻想,因为他知道如果自己如同云凌这么一路买买买而且还是买不到任何筹码的情况降临到自己身上,自己的表现估计可能还比不上此时的云凌。

    “不能在买了……”李炎小声嘀咕了一句。

    一旁的木子没听清楚坐在角落里中的李炎说了句什么话,原本假装很忙的木子扭头看了眼李炎后,悄声冲其问了句:“你说什么?”

    问完这句话,木子突然注意到李炎满头大汗表情古怪的情况。随即他赶忙冲着李炎凑了凑紧接着说道:“李炎,你没事吧?”

    李炎下意识一摇头,冲着木子说道:“我说……我说现在不能买了。这么拉抬价格是要出问题的!”

    “你……你……”木子看着李炎,嘴里愕然的嘀咕了两句之后,忽然表情一边冲着李炎冷声说道:“你可不要给我找麻烦!出问题?能出什么问题!”

    李炎刚要把心里想的话说给木子听,谁曾想木子压根就没打算听自己说话的打算。

    “李炎,我告诉你哈!起码今天,现在云凌是把你交给我带了。这个岗位的职责就是下单!下单你懂吗?就是云凌布指令,让咱们两个区域买什么卖什么。然后咱们根据云凌的指令把交易完成,就这么简单!对于外界来说操盘手的工作很神秘,丰富多彩好像如何如何,但是这个工作就特么这么枯燥。咱们不能有思想,也不能有疑惑更不能对作手的命令产生任何的质疑。告诉你买你就买,说让你买多少你不能有任何差错。让你卖你就卖!在规定的价位上,按照规定动作完成就可以了。你现在究竟在想什么我不管,你只要坐在我操盘手的序列里面,你就不要给我搞事情!我的话你听懂了吗?如果你有意见,那也是收盘以后的事情。收盘以后你可以去找云凌投诉我,或者直接去找纪检也无所谓!”

    木子起初还尽量压低了声音,只用自己和李炎两个人能听见的声音在说话。后来说着说着,木子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大,最后他周边一圈操盘手都听到了木子说话的内容。

    李炎看着一群操盘手眼神古怪的看着自己的场景,脑海里瞬间闪过了鲁迅先生关于麻木国人的一系列描述。

    这些操盘手在李炎看来,追求的并不是如何能把事情做好,而是不求有功但求无过的那种麻木状态,他们每个人似乎想要的只是平平稳稳的把上峰交代的事情完成即可,只要不出事情,按照要求把事情做好对于他们来说就是最大的胜利!

    至于投资的成功,功劳在上峰。投资的失败,背锅的也绝对不是他们……

    李炎看着眼前的木子,一时不知道说什么了。

    木子同样在瞪着李炎,目光中渐渐多了些东西。仿佛在问李炎:“你愁啥?不服啊!”

    李炎自然没用那种瞅你咋地的眼神回击木子。因为在他看来,木子等人就是一群浑浑噩噩虚度年华的悲哀之人。

    自己是清醒的、身边的人却都浑浑噩噩。

    李炎不记得谁说过这样一席话:有些生命,在浑浑噩噩中慢慢流逝,有些生命却在一瞬间被人夺走。我们掌握着别人的生命,但却不知是否能掌握自己的命运。

    木子抬起手,冲着李炎凌空一指道:“别给我找麻烦,你不要搞事情!”

    看了看面前的木子,又下意识歪头瞅了眼依旧抓着电话不知道在焦急说什么的云凌。李炎微微叹口气身子软软的靠在了椅背上。

    看着此时顶在民生上的那七位数挂单筹码,以及下面四个档位上五位数的挂单筹码。李炎知道如若现在还不改变,那后面的事情必将不可收拾。

    从刚开始想着自己跑断腿磨破嘴弄来的筹码,想着用捉妖镯从吴知霖秋蝉儿她们手里拿来的筹码被云凌扔了出去。到开始担心整个民生可能生的变化,忧心敏锐的资本枕戈待旦准备开始进军民生。幻想着那些持有民生筹码的既得利益者们此时“吃着火锅唱着歌”静待手中筹码升值的一脸得意表情……

    忽然,自己就听耳畔突然传来了嗡嗡的低声议论嘀咕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