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金融弑猎者 > 第19章 六个二、六个二
    “呵呵?”李翔此时看着知霖姐的笑容,突然头皮微微有些发麻。纵使此时知霖姐神色优雅,面容间带着淡淡笑容,但她眼神里闪过的那一抹阴森却尽数被李翔所洞察。

    “艹!”站在知霖姐身后的男人嘴里重重的啐了一口,向前跨了一步抬腿就要往李翔脸上踹去。这时候知霖重重哼了一声,冷声道:“退下!”

    李翔额头上瞬间冒出了一层细密的白毛汗。先不说李翔瞬间感受到了一股凛冽的冷风,李翔甚至都已经清晰黑衣男鞋底的花纹了。

    也就是瞬间一闭眼,李翔已经做好了硬挺这一下的准备。

    也就是这个时候,李翔的耳畔传来了知霖姐呵斥的声音!

    这男人愤恨的哼了一声,缓缓把几乎贴在李翔脸上的脚收了回来。

    “过去也有不少人调戏吴知霖,不过下场都不怎么好!”男人冷冷说了一句之后,转身缓缓走到了吴知霖身后,冷冷的盯着李翔。仿佛只要知霖姐说一声说给我打!自己瞬间就能把李翔打成猪头。

    吴知霖站在李翔面前呵呵轻笑了两声,手中轻轻捻动着星月菩提道:“我说的滴刑和你理解的还真不是一个东西!我说的是让水滴一滴一滴的落在你的头上的那种。学霸……这种你知道吗?”

    李翔一脸懵逼的摇了摇头,自己还真不知道吴知霖这女人说的什么意思。不过脑海里突然浮现出四个字“水滴石穿”!

    一丝不寒而栗的感觉浮上李翔的心头。

    吴知霖轻轻捻动着手中的星月菩提淡淡道:“据说这种滴刑是世界上第二残酷的刑罚。”

    靠在门畔,一脸茫然的小屎蛋此时也在听着吴知霖的话。心中一时也是阵阵懵逼,自己也是真不明白滴刑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吴知霖此时冲着李翔缓缓道:“滴刑据传说是商纣王想出来的一种刑罚。这种刑罚源于一个奴仆给商纣王倒茶的时候因为紧张把一滴水溅到了商纣王的身上后,商纣王想出的处罚方法。”

    说话间,吴知霖目光落在李翔脸上,见李翔面沉四海后笑了笑接着说道:“当时刑官为了这个滴水的刑罚,精心设计了一个装置。在方形底座的四角,四根立柱支撑起一块坚硬的木板,木板正中开了一个巴掌大的圆洞,把奴仆放在底座中间的椅子上。头顶正上方恰好能从圆洞里面露出来。奴仆的头被固定住不能动弹,四肢却能自由活动。但是奴仆由于头顶硬木板的阻挡,自己够不到从圆洞里面露出来的头顶。”

    小屎蛋听到这里,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哆嗦。目光朝着李翔瞅了瞅,发现他此时脸色也变得惨白起来。

    吴知霖看着李翔,柔声细语的接着说道:“头顶上悬一水桶,桶底凿了一个小眼,水慢慢滴在人的头顶上。每天早上往桶里加水,维持着一桶水一天滴完的速度推进。你知道那是一种什么感觉吗?”

    李翔没说话,但是房间里此时谁都明白一个道理。

    试想一下,人把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额头上必然会感受到一种无法忍受的麻、痒。而一直滴水在头皮上,必然雪上加霜!

    李翔咕噜一声咽了口唾沫,咬着后槽牙没说话。

    吴知霖笑盈盈的接着说道:“刑罚上的记载说奴仆半个月后感觉到头顶有一点异样,但异样的感觉并不明显,要仔细体会才能觉察得到。有人跟他说你的头皮已经泡软了。奴仆听了有些不安,但是也不觉得会怎么样,皮肤泡软毕竟也死不了人。可是后来他头顶的头发就开始往下掉……又过了将近一个月,奴仆感觉到头顶有点疼了,那种痛不再像以前那样隐隐约约,他吃饭嚼东西的时候更可以明显感觉到。事实上,他头顶那块的头皮已经完全软烂,胀得又白又厚,并且在水滴的作用下开始裂开、剥落。”

    李翔无意识的颤抖了一下,这个动作被吴知霖看在眼里,讲述却并未停歇而是继续道:“浸透了水、快要剥落的头皮开始腐烂,招来了苍蝇。刑官一边驱赶苍蝇,一边每天熬制药汤加入水桶,以阻止头皮腐坏。在水滴极其缓慢而轻柔的冲刷下,头皮一块块脱离了天灵盖,露出白花花的颅骨。最后奴仆痛得吃不下饭睡不着觉了。当水滴开始缓慢地侵蚀和冲刷犯人的头盖骨时,刑官加入的药汤起了作用,伤口没有发炎腐烂。犯人身体健康,头脑清醒,毫无障碍地感知着这漫长的愈演愈烈的痛苦。日复一日,犯人的头盖骨越来越薄,痛楚也越来越剧烈。奴仆开始嚎叫,终日呻吟不止。最后他忍不住发狂撕扯自己的衣服,捶打自己的胸膛,把胸口抓出一道道血痕,拼命地抓挠头顶的木板,结果只是把自己的指甲全都掀翻。

    为了防止自残,刑官把犯人的双手绑到背后。他嘴里被插上漏斗灌菜粥。

    两年后,水滴一下下打在雪白晶莹润泽的头盖骨上,那块头盖骨的厚度并不一致,离水滴越近的地方头骨越发透明,能隐约看到下面粉红色的脑组织。终于随着极其细微的一个碎裂声,奴仆剧烈地抖动后发出一声长啸。水滴打碎了头盖骨上最薄的部分,击穿了奴仆的头骨,粉红色的大脑露了出来,头骨薄而细小的碎片被继续落下来的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