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金融弑猎者 > 第18章 心中没有码
    老板娘一回头,先是用白眼珠剜了一眼她老公,随后又冲着李炎笑呵呵的说道:“哈哈,其实也没什么。过去也只不过是个有钱有点势的罢了。当然我们这种小门小户确实只能仰望,但是我想对于一些大人物来说,也算不得什么,因为我听说她们家是弄什么股票、还是弄什么的,反正我也搞不清楚。总之就是做金融的吧!后来不知道为什么她们家里似乎出了点状况就分家了。她这种,呵呵……手里就分了些我们这些小商铺的门面房。最近大家都知道这事儿了,老实本分的接着给她交房租,边上理发店那种欺软怕硬的,好像欺负她是个女人,这不就开始托着不给房租了吗?”

    说话间又老板娘不自觉的评论道:“理发的那家人也是脑袋进水了。房子在人家手里,违约闹到最后也不是理发店自己吃亏。这要是我,拼着给违约金我也不租给他们了!”

    “你也知道啊?我以为你不明白这个道理呢!”老板这时候咳嗽声音一顿,冲着老板娘嘀咕了一句。

    老板娘扭头看了眼自己老公哼道:“你以为我傻啊?”

    李炎听了这话点了点头,这种事儿其实并不新鲜。森林法则在什么地方都适用。

    老板娘似乎还想接着说点什么,老板这时候突然一变咳嗽着一边走到老板娘身边,一把拽住了老板娘的胳膊。

    那浮夸的演技,在李炎看来老板简直要把自己胸腔里的肺给咳出来了。

    当老板走到老板娘身边一把拉住她就往柜台方向走的时候,李炎注意到老板那脸色仿佛还带着些古怪。

    “拉我干嘛?你还怕她们家怎么着你是吗?哼,树倒猢狲散,你平日里就知道看娱乐节目,没事也多看点新闻!哎哎哎……别拉我啊……不说了不就完了吗?瞅你那损色怂糠样……哼!”老板娘被老板拉回了柜台旁边。

    李炎看着眼前的一切没在多说什么,捏起放在桌面上的筷子把盘子里的炒饼划拉了划拉,炒饼尽数被李炎塞进嘴里以后,他下意识抬头看了眼小饭店墙壁上那已经被污垢所包裹的时钟。

    指针已经快要指向了十二点的方向,子夜将至。

    李炎起身走到老板娘身边结了账后,转身迈步走出了小饭馆。

    站在路边,李炎不由自主的朝街两旁的店铺扫了几眼。

    “审丽理发店?在哪儿呢?”李炎自言自语的嘀咕了两句之后,转身朝着身边的店铺多瞅了几眼。

    男人对美女总是有无尽的好奇心,当然女人对帅哥也总是充满了好奇。虽然有人说过如果好奇心不是出自于对终极事物的了解与渴望,只是出于空虚和无聊,那这样的好奇心与窥探癖无异。

    不过,这年头的人有几个好奇心是为了解终极事物?

    “我很好奇……”

    幽暗的房间内,硕大的罗汉床上一身影赤着脚丫跏趺而坐,长发随意的梳成一个马尾捶在肩头。手持一百零八颗星月菩提缓缓捻动。

    这串星月菩提每一颗无不是满星正月,菩提间蜜蜡绿松石以及那无白少金的青金石镶嵌其中,在幽暗的环境散发出别样的光芒。东西价值不贵,但是看得出来持手串的人对此物非常爱惜。芊芊细指捻动的极其爱惜。

    此时,小屎蛋坐在罗汉床下面的一个蒲团上皱了皱眉头,表情有些颓废的仰头看着眼前的人。

    小屎蛋不想承认,但是眼前这个女人身姿妙曼,双峰饱满傲人。那张脸更是珠圆玉润耳白且厚,人中分明。

    熏香袅袅萦绕在这人的身影畔,隐隐卓卓间可见其额圆发润,唇红齿白。最引人注意的应该说是那不斜且一眼就能看出滋润的鼻梁。加之这人正赤着脚盘腿而坐,手中轻捻星月菩提的样貌。

    小屎蛋同为女人,但心中还是忍不住在心中感叹一句:“好一副宝相庄严。”

    微微仰着头,小屎蛋有些颓废的问了句:“好奇什么?”

    女人抿嘴微微一笑,看着小屎蛋说了句:“况媛媛……你说李翔和李炎也就是朋友吧?可我就是真奇怪这年头真的有人会为了朋友两肋插刀。”

    小屎蛋嗯了一声,皱着眉头说道:“我知道的都告诉你了!人你们也找到了。你们把我装箱子里带到这里以后就一直限制我的人身自由。撬不开李翔的嘴总不能怪我吧?人都帮你们弄来了,说好放我走……可你什么时候兑现承诺?再说了,我不过就是小虾米……留着我,你还得管我饭。不觉得亏啊?”

    这女人朝着小屎蛋的眼睛凝望了一眼。

    小屎蛋起初要想硬着头与其对视,只不过只是一瞬间小屎蛋就赶紧眨了眨眼睛避开了这女人的目光。虎着脸,小屎蛋脸哼了一声说道:“说话不算数……”

    “哦?有吗?我可没说话不算数啊!门就在那里,你要是想走的话自己随时和可以走嘛!”女人轻轻一笑,抬起手指了指房门,星月菩提与青金石等物碰撞出阵阵脆响。

    小屎蛋听了这话,猛的站起身子一脸诧异的看着眼前的女人说道:“你……你真的放我走?”

    “如你说的那样,我留着你好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