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金融弑猎者 > 第7章 落梅遗落在谁家
    汇鸿红了,杨杰突然心里崩溃了。这种眼瞅着价格嗖嗖嗖上涨,杨杰此时此刻是从心坎往外透着恶心!

    “兄弟,你确定没问题是吧?”杨杰冲着李炎问了一句。李炎微微一咧嘴,微微低着头说道:“反正我是自己买了。你也知道我自带一买就跌的黑手光环。这次能不能灵光……看吧。”

    杨杰重重的吐了口浊气,眯着眼睛忽然自言自语的说道:“要不我自己亲自推荐一次呢?这要是跌了……反正都特么这样了,还能怎么折腾我?这要是涨了还能卖个好,修复一下好感度吧?”

    李炎站在一旁上下打量着此时正举棋不定的杨杰说道:“这个我就不管了,杰哥你自己看着办吧。我这黑手光环儿的事儿……算了,不说了!”

    杨杰仿佛没听见李炎说话似得,下意识抬起手,轻轻用嘴咬了咬食指的指甲后,猛的抓起自己的投资顾问电话,快速的按动了一组号码。

    只是沉默了片刻,电话接通。杨杰整个人的气势顿时就是一变。轻轻咳嗽了一声的杨杰操着那专业金融腔儿朗声说道:“闫姐,我就想跟您说一句话……闫姐别挂,就一句!”

    李炎站起身子不想在听杨杰说什么了,后面的事儿已经和自己没关系了不是吗?

    李炎朝着总经理办公室方向缓缓走去,而自己身后则传来杨杰歇斯底里般的声音道:“汇鸿汇鸿,一定会红。闫姐一定会红啊!刚突破而且每股才八块多钱,短线就算不能马上启动,但你也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啊!而且我悄悄的告诉你一个核心……”

    “哎……”李炎微微摇了摇头远离了投顾区域。

    长长的走廊虽然被窗外的阳光洒满了每一个角落,但李炎的背影却带着一抹茕茕孑立踽踽独行的味道。

    李炎本意并不想帮杨杰坑那姓闫的女人。此时内心深处更是在默默祈祷自己那一买就跌大魔咒能失效一次吧!

    走廊的尽头,李炎的脚步一顿。

    硕大的乌木门彰显着奢华!

    那鎏金的门牌上篆刻着总经理办公室几个字。

    李炎看着眼前的大门,微微抿了抿嘴顺势整了整自己头上的“纱布”头盔后,轻轻敲了敲房门手下意识摸到了金灿灿的门扶手上。

    下意识按了下门扶手,咔吧一声闷响门应声而开。

    平日里,李炎和公司营业部总经理的关系还算不错。自认夏天宇对自己也是给面儿。李炎没多想下意识推门迈步走进了办公室。

    正对门打眼是一面不大的屏风,一扇屏风遮挡住了一切。而这屏风上工笔手法描绘着傲雪寒梅。

    看着眼前的傲雪寒梅,李炎此时并没什么梅花香自苦寒来,保剑锋从磨砺出的感觉。反而不知道为什么,李炎脑海中闪过一幕幕在营业部奋斗的场景。

    此时很多事儿不经意间涌上心头。其实自己若不是扶了那突然摔倒的老大爷,李炎觉得自己这时候应该正在服务客户,洽谈有意向“落户”到公司营业部的客户吧?

    现在弄得工作不能工作,脑袋上还缠着厚厚的纱布,正是应该忙碌的时候自己竟然跑总经理办公室来请长假……

    李炎没有扪心自问后不后悔这种问题,看了眼这幅傲雪寒梅图,心中感慨一句:那面梅花已不知遗落在谁家的院墙下,老了青砖,湿了黛瓦……

    思绪只是转瞬间。随即李炎嘴里唤了句:“夏总,夏总……”

    李炎则转身绕过了屏风,突然愣住了。嘴里下意识嘀咕了一句夏总,看着眼前坐在办公桌前的夏天宇,李炎总感觉哪里好像不对似的。

    脸上挂着淡淡的戾气,夏天宇脸色微微有些潮红,脑门上一层细细密密的汗珠,此时正冷冷的看着自己。

    “当我这是菜市场是吧?门都不敲了?”夏天宇冷声冲着李炎斥责着。

    李炎本想解释一句自己刚才有敲门。可是想了想自己刚才那两下比猫挠门大不了多少的声音,李炎憨笑着冲夏天宇低声说道:“那个……那个,夏总我错了,没下次了……往后一定不这样了。”

    “哼!你小子怎么回事?很闲是吗?前两天拉来一个大客户这就抖了?这个月打算躺在功劳簿上吃大户了是吗”夏天宇鼻子不是鼻子眼不是眼的冲着李炎斥责着。

    这一下把李炎弄的有点摸不到夏天宇的脉了。

    前两天夏天宇还美滋滋的跟自己说最近太累了,休息休息吧。怎么一转身就变脸了?这翻书的速度都比上川剧的变脸了吧。

    下意识朝着夏天宇面前的大板台桌踱步走去。夏天宇重重咳嗽了一声,稳稳坐在板台桌前瞪着自己,大有自己在往前走两步就咬死自己的摸样,那浓浓的煞气站在几米开外,李炎竟然都清清楚楚感觉到了。

    感觉有些不对的李炎驻足而立,站在办公室的中央冲夏天宇嘿嘿憨笑了几声,自己刚要说话就听夏天宇冲着李炎冷冷说道:“你怎么回事?喝酒和人家打架了?让人家一瓶子拍脑袋上了?还是搞了客户老婆?让人家老公打了?你觉得弄点纱布裹脑袋上来上班合适吗?哼,倒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