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里盛星夜带郑清纯去学校附近吃完饭才把她送回去。(w W W.gGDOwn.Com)

    “最近会持续下雨,记得带伞, 外出注意安全。听见没。”他叮嘱道, 同时把郑清纯的围巾给她裹的紧紧的。

    她脖子那儿没留一丝缝隙,风都找不到缝吹进来, 忍着憋气的感觉乖乖的点头,“知道了, 你手松一点。”

    盛星夜动了, 郑清纯才舒服的吐气吸气。

    一直把她送到宿舍楼下他才走。

    值班室的阿姨对盛星夜很有印象,这次也不例外, 他望着郑清纯进大楼才动身,朝宿舍阿姨道:“麻烦您帮我看着她点,有什么事请及时通知我。”

    宿舍阿姨被他的笑容闪了眼, 哎哟一声, 特别搞笑的伸手挡住。

    “知道了别笑了别笑了, 太有魅力了。”她还说:“一定的,我还要多谢你上次帮我修好我儿子自行车呢。”

    上次是盛星夜来找郑清纯,他来的早,在郑清纯洗漱的时候看见宿舍阿姨对着自行车敲敲打打的唉声叹气, 才出手帮了个忙。

    盛星夜朝她说了声谢谢, 最后看一眼宿舍大楼就回校了。

    宿舍阿姨目送他走开, 继续打开手机看她没看完的电视剧, 随着剧情发展感叹道:“还不如刚才那对情侣呢。”

    郑清纯到宿舍里后才感觉到自己攒了一身寒意, 在开着暖气的宿舍里逐渐消融而去。

    她去做家教的事其他人都知道了, 江桐桐和她关系最好, 先问道:“感觉怎么样?明天还去吗?”

    郑清纯:“没什么特别的感觉,明后天都要去。”她没说和纪塬协议的事。

    江桐桐以为她教的就是小学生,问:“对方应该挺听话的吧?怎么样小孩子可不可爱?你说我要不要也去做家教,这样我妈也不会老说我上大学了就不务正业放纵自己了。”

    她也是憋狠了,据说以前读书时乖的不得了,现在一上大学就各种玩,郑清纯见过她出去玩了几次,回来后那种兴奋劲儿都还在的情况。

    至于她问的有关家教的事。郑清纯:“……算是小孩子吧。”可爱就算了,以前盛星夜在这个年纪也很皮,还爱和她斗气,可那是盛星夜,郑清纯对他以外的人就没有那种感觉,她性子静,对故意找茬儿的纪塬,闹得狠了就是不理他,不闻不问,久了他就放弃了。

    “上次有个社团师兄不是找你帮忙吗,你已忙完了吗?”她提醒道。

    看她恍然惊醒的表情,似是回想起来自己还有事要做,郑清纯笑了笑,转身收拾自己桌上的东西。

    那头盛星夜已经坐上最后一班车回学校了。

    洗完澡后,他说只要他有空就会去接做完家教的郑清纯,两人还在手机上对照了一遍课表还有郑清纯家教的安排时间。

    “周五的课怎么八点半才开始,十点半下课?”盛星夜早就有她的课表了,只是看到家教课表上的时间时发现有一点不妥。

    这时间太晚了,他不悦的皱眉问。

    郑清纯点开自己的课表,才想起来是有这么一回事,于是想了想和他说:“你忘啦,那家小孩不是初三吗,要等他下晚自习了才能补习的,我们以前不也是这样吗。”

    盛星夜:“不一样。”

    “不安全,把时间改到六点。”他淡淡的道。

    郑清纯好笑的说:“那他不上晚自习了吗?”

    盛星夜理直气壮的说:“对。既然请了家教,晚自习就不必在学校上了,就是你也教不好他,那也证明他是个猪脑子。与其在学校晚修浪费时间,不如在家让你多教教他。和他家长说说,嗯?不行的话我替你说。”

    他讲话毒的要死,幸好纪塬不在这儿,要是听见了那小孩应该能气的头上冒烟。

    郑清纯想象一下就笑了,在盛星夜疑惑的哼声中道:“好吧,确实有点晚,我会想办法的,你别担心。好吗?”

    “嗯……”盛星夜不情不愿的答应了。

    他在手机上标记了周五那天的日期,是郑清纯说这才开始到周五那天试用期结束。

    宿舍里的灯关了,沈惊蓝已经睡了,罗王上还在抱着电脑打游戏,周天子不知道在和谁聊天小小声说着话,唯有盛星夜安静的开了台灯,盘着长腿坐在床上改谱子。

    他把曲子和歌词从邮箱里发出去,回复完刘保太的消息,已经是凌晨三点多。

    拔下耳机,周天子也睡了,罗王上蹑手蹑脚的把电脑放回书桌上,敲了敲他的床,打着哈欠小声说:“还要继续修仙不?”

    盛星夜却是半点看不出困意的样子,不过还是回应道:“先休息,睡呗,我关灯了。”罗王上点头,转身又说:“等等,等等,我去解个手。你陪我一起去?”

    盛星夜没好气的说他,“你还怕鬼吗。”

    罗王上委屈,“天生的,不能怪我啊。”

    两人结伴去厕所,半夜外面黑漆漆的。

    月亮早已隐匿在浮云后,再过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