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霁刚夺回公司, 手上的工作还是不少,但远没有董事会前那么忙了。能在家里处理的工作,凌霁都是拿回家里来做, 一定要去公司的话, 也会跟赵清爽说好什么时间回来。

    并且每次回来都会给她带吃的。

    赵清爽现在最担心的是倒不是这些,而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发生的意外。每次凌霁出门, 她都要检查一下他把护身符带好没有。凌霁倒是没有不耐烦,富贵儿却忍不住吐槽:“不至于, 就算真出了什么意外, 你也能再给他医好了。”

    按照原剧情, 凌霁遭遇的袭击只是让他脑部受创,失去记忆, 不会有生命危险。

    赵清爽道:“但是会痛啊。”

    富贵儿:“……”

    好浓的酸臭气啊。

    跟赵清爽在一起久了, 富贵儿也学会了阴阳怪气:“你们两个感情这么好,你们俩怎么还不圆房呢?”

    赵清爽每天晚上都是跟凌霁睡在一起的,凌霁也经常会起反应,但最终两人都会用其他办法解决, 没有发展到最后一步。

    “我感觉凌霁好像是打算等他的腿完全康复。”赵清爽面露娇羞,“毕竟是第一次, 他想给我留下一个最好的印象。”

    富贵儿:“……”

    它终究还是干不过赵清爽。

    公司里, 凌霁开完会,去公司附近的咖啡馆,跟约好的客户见面。这次会面只是双方初步接触,也没有那么正式,两人相谈的过程还算愉快, 也都表达了合作意向。

    这家咖啡馆也是郁氏旗下的,咖啡和蛋糕都很出名, 凌霁来的时候,就帮赵清爽点了要带回去的东西。

    正是工作时间,咖啡馆内只坐着三三两两的客人,上午的阳光透过落地窗照射进来,斜斜地打在地面上。咖啡店里的客人几乎集中在落地窗附近,店里舒缓的古典音乐忽然被坐在窗前的一位女士打断:“啊――!”

    就在所有人都还没反应过来之时,一辆失控的黑色轿车速度极快地撞碎玻璃,冲进了店里。

    飞溅的玻璃和破碎的尖叫声似乎将时间都拉长了,凌霁看着那辆车朝自己的方向冲过来,却在撞上他之前,像是先撞上了某种看不见的屏障,骤然停了下来。

    强烈的气流涌来,桌子椅子全都被掀翻在地,凌霁也倒在地上,下意识地闭上了眼。

    气流消失之后,凌霁还感觉有些耳鸣,店里的工作人员和保镖都赶到这边,立刻打了急救电话并报了警。

    “老大,你没事吧?!”齐浩看见这一片狼藉,吓得心脏病都要犯了,“你有没有哪里受伤?”

    凌霁从地上坐起来,慢慢环视了下四周。坐在窗边的顾客有反应快的,在车子冲进来的那一刻便逃开了,虽然没有直接被车撞上,但难免受了轻伤。也有直接被车撞上的人,这会儿还趴在地上起不来。

    “老大!”齐浩见凌霁没反应,心急如焚地又叫了他一句。

    凌霁的各种感知已经渐渐回笼,他看了齐浩一眼,跟他道:“我没事。”

    “真没事吗?”齐浩上下打量着他,发现他除了发型乱了一点,还真没伤到哪里的样子,“我们还是去医院检查一下吧。”

    凌霁没有答话,他想起刚才在自己周围张开的那个屏障。他没有切实地看见它,更没有摸到它,但在那一刻,他确定有什么东西保护了他。

    他的手下意识地摸到衣服口袋,里面是今早赵清爽亲手放进去的护身符。

    凌霁心中一凛,飞快地将护身符拿了出来。护身符看外面没什么变化,凌霁将绳子打开,却发现里面装的那个小纸人,已经碎成了碎片。

    心脏猛然紧缩,像是被一只看不见的大手牢牢抓住,令人喘上不气。凌霁拿出手机,给赵清爽拨去电话,手指都在不自觉地颤抖。

    电话响的每一声都显得漫长又煎熬,凌霁左手捏着护身符,将五指越收越紧。

    “喂,凌霁?”赵清爽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了过来,凌霁悬着的心也在这一刻落回了原处。

    “嗯。”

    “你打电话给我有什么事吗?”赵清爽问,“还是说你又想我了?”

    凌霁握着电话,一字一句地开口:“想你了。”

    齐浩:“……”

    不是老大,现在是说这种话的时候吗?你要不要先关心一下和你一起喝咖啡的陆老板??

    赵清爽故作娇羞地笑了两声:“想我了就快点回来吧。”

    “好,我现在就回来。”

    齐浩:“……”

    老大真的……也太黏老婆了吧!

    跟凌霁一起喝咖啡的陆老板也只受了点皮外伤,这会儿已经被手下的人送去医院了。齐浩吵着闹着要送凌霁也去检查,但凌霁说什么都不肯,一定要回家先见赵清爽。

    齐浩被气得开始暴言:“我回去就跟嫂子告状,看她知道你出了这么大的事还不去医院,会不会骂你!”

    凌霁眸色淡淡地瞥向他:“她会不会骂我我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