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我跟白月光长了同一张脸 > 45.师弟中招了QAQ
    今天也是元气满满的一天呢么么啾~\(≧▽≦)/~  他特地强调了“深入”俩字。

    玉自寒皱眉看着他的爪子——那个拉着他的腰带不放的爪子。

    想剁。

    脑子里这么残忍的想着,玉自寒面上依然是漠然的, 淡淡开口:“松开。”

    “不松不松, 我就不松。美人你能耐我何?”

    这小嘚瑟再加上贱兮兮的语气, 啧。

    玉自寒不说话了,他沉沉的看着钟离,想着他家师姐一贯回来的时间,心里盘算着。

    他对这个打搅他和师姐二人生活的电灯泡十分之不爽,要怎么把这个牛皮糖踢出去, 这是个严肃的问题。

    却没想到钟离自个儿给了他机会。

    “美人啊, ”钟离的另一只爪子爬到了玉自寒的肩头,“你怎么对我就这么冷漠呢?”

    “我长得也不赖啊。”

    玉自寒无动于衷, 想着他家师姐现在应该查完了账本在回来的路上, 这个时间段, 快到饭点了,他家师姐一定会早点回来, 时间应该差不多了。

    钟离却把玉自寒的沉默自动换算成得寸进尺。

    所以他就得寸进尺了。

    然后他就被玉自寒按在了地上。

    被按在地上的钟离呲牙咧嘴, 却还是略带嘚瑟的紧紧握着玉自寒的腰带,表示他绝不放手的决心。

    钟离躺在地上, 玉自寒沉默的看着他,刚开始钟离还能厚脸皮的看回去, 可是随着维持这个姿势的时间越长, 他嘴角的微笑就越僵, 再加上这么一个没有安全感的姿势……

    钟离:emmm……

    气氛越来越诡异时, 钟离终于受不住这个位于下方的姿势了, 果断一翻身,手上夹杂着内劲袭向玉自寒,想让他放开自己。

    钟离的目的达到了,玉自寒放开了他,然而在这期间,钟离忘了自己手里还握着玉自寒的腰带,所以……

    苏时和刚踏进家门,看见的就是抓着松松垮垮衣服的小师弟和拿着小师弟腰带的钟离。

    钟离:(⊙v⊙)

    苏时和:……!!!

    “师姐,”玉自寒先开口了,他不好意思的拉着自己的衣服,“我刚才和钟离深入交流武学的时候,钟离一不小心就把腰带扯掉了。”

    深入……一不小心……?

    交流就交流武学了,钟离你扯什么腰带啊!

    这话鬼都不信啊!

    钟离更是被这神奇的操作惊得目瞪狗呆,“深入交流武学”这句话他是说过,他也是不小心扯了他的腰带,两句话都是对的,但合起来怎么就这么想让人想歪呢?!

    钟离看着眼前的这一幕,心里想,他自己都不相信他自己。

    苏时和的脸越来越黑,钟离咽咽口水,瑟瑟发抖,握着腰带的手不自觉收紧,看到这一幕的苏时和脸愈发黑,钟离就愈发紧张,腰带握的就愈紧……这是一个死循环。

    站在苏时和的角度,她看到的就是一个对他师弟存有非分之想并做出了不轨的行为被她发现后还敢死不悔改的钟离!

    苏时和:揍残他,没商量。

    “师姐,我先去换衣服了。”说完这句,玉自寒转身又与钟离擦肩而过时,对着钟离露出了一个堪称白莲花圣母般的微笑,把钟离迷的不要不要的,不知今夕是何年。

    苏时和:揍死吧,已经没救了。

    钟离被揍的时候脑筋转过来了。

    钟离:玉自寒,我#%$%&……

    自此以后,钟离在最西头,玉自寒在最东头,遥遥相望,中间……隔了一个凶残的苏时和。

    苏时暖在钟离走后就一直惴惴不安,她左思右想,不知道钟离说的最后一句话是什么意思,干什么事情都有些心不在焉。

    她晚上躺在南流景怀里入睡时,心里空空荡荡的,无一丝安全感。

    毕竟南流景是她用手段迷惑住的,她也知道真正的南流景对她并无一丝感情,躺在这么一个人怀里,身体都是僵硬的。

    睡至半夜,苏时暖的脑子里昏昏沉沉,身体仿佛踏至云端,思绪一路放空,也不知道飘到了哪里去。她就像个外人一样看着她回城那日的争端,迟钝的思绪有些转不过来。顾长安走后,无声说的那两个字……那两个字?

    顾长安临走前的表情一遍遍在她的梦里播放,连带着那两个字,苏时暖看着顾长安的口型,一遍遍的重复,直到她自己也跟着吐出这两个字……

    “外来!”

    苏时暖猛的惊醒!她喘着粗气,额头上遍布冷汗,身体不住的颤抖:钟离最后说的那两个字是这个,顾长安那日最后说的也一定是这两个字!

    苏时暖直觉一定是这样,却又不可抑制的害怕,“外来”二字到底是什么意思?!

    一具温热的身体忽然从背后附上来,帮她将滑落的锦被拉到肩头,裹得严严实实。

    ——是南流景。

    苏时暖转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