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帝临鸿蒙 > 第两千零二十七章 岁寒仙宗,寻求帮助
    岁寒仙宗,位于岁寒仙洲的中部地区。

    竟然以所在仙洲的名字,来给自己所在的势力命名,足以彰显其实力。

    事实上,岁寒仙宗的实力也地确很强,威名赫赫,在整个岁寒仙洲之中,他们是首屈一指的巅峰存在,而在整个七千洲之中的一千两百多个超品势力之中,也是名列前茅的存在,其真实实力排名,位于第三位。

    “不行,一定不能就这么算了,本宗一定要报仇!”岁寒仙宗,一间宏大的宫殿中,一位灰袍老者怒啸连连,双眼通红,周身杀气冲霄。

    此人在地位显赫,乃是水寒仙宗之中的宗主,实力强大,一身修为,早已臻至上古神明巅峰之境,只差最后一步,便是可以迈入先天圣灵之境了,可以看到,此际随着他的大声,他所处的那座宏大的宫殿,都是被震得连番晃动了几下。

    “墨儿,你还是不懂事的孩童吗?你说说你何时才能改的了这暴躁的脾气?身为一宗之主,首先要做的便是要控制好自己的情绪,无论遇到什么事,都必须冷静,因为,只有一个冷静的头脑,才能做出明智的抉择。”宫殿中,一位坐于副手位的须发皆白的老者出言,面色阴沉,一双浑浊的双眸,冷视着岁寒仙宗的宗主,眸光慑人。

    “告诉你,这是最后一次了,若是你下次遇事再这般暴躁,这宗主之位,你便干脆让贤算了,须知,你现在肩负的可是一宗的命运,一个不懂得控制自己的宗主,如何能够管理好一个庞大的宗门?”接着,那位老者再次出言,言辞犀利,一语一言,皆是透着不可违背之意。

    居然敢对一宗之主,如此说话,居然能够说出让其退位的话语,很显然,这位老者的身份定然不凡,有着超然的地位,不然,他绝对不敢如此,训示一宗之中,居然如同训示一个孩童一般。

    “是,祖父!墨儿知错了。”岁寒仙宗的宗主杨墨出言,道出了那位老者的身份,原来他,竟然岁寒仙宗宗主,也就是杨墨的祖父,这就难怪了。

    难怪,他此番回话的时候,竟然如此的毕恭毕敬,即便是被狠狠的训示了一番,但是,他的脸上却是依旧没有一点不满之意。

    “知错了还不够,必须得改才行!”淡淡的扫了眼杨墨,那位老者再次开口了,正色道。

    此人,名为杨天,他乃是目前整个岁寒仙宗之中资历最高的一位修者,同时,也是目前整个岁寒仙洲之中,实力最强之人,一身修为早已达到巅峰上古神明多年,眼下的他,距离先天圣灵境只差半步,这种存在,也称之为半步先天级别的强者。

    而他,也正是,此前在帝宫山外的时候,羽皇最为忌惮的几位老者之一。

    “谨遵祖父教诲,墨儿一定改!”杨墨双手紧拱,恭敬的回答道,虽然他贵为一宗之主,但是,在眼前的老者面前,他始终是个晚辈。

    “嗯,但愿如此···”杨天微微颔点了点头,接着,似乎是突然想到了什么,他眼神一眯,沉声道:“至于,你先前所说的报仇之事,毫无疑问,这个自然是报的,我们岁寒仙宗自成立以来,还从未吃过如此大亏,眼下,自然是不能就这么轻易算了。”

    “老祖说的极是,我们绝对不能算了,绝对不能,就这么轻易的放过永恒王庭。”

    “对,没错,此仇此恨,一定要让永恒王庭加倍偿还,我们门人子弟,绝不能白白牺牲。”

    ···

    紧随杨天之后,在场的其余诸位老者,便是纷纷开口了,一个个的皆是满脸的阴沉与愤怒,显然,他们的想法都是一样的,都是想要报仇,不愿意就此罢手。

    “想要报仇的话,其实,关键因素,就在于帝宫山四周的那些禁制,只要我们能破开它们,永恒王庭根本不足为惧。”这个时候,岁寒仙洲的宗主杨墨,再次开口了,眉头紧锁,一脸的冰冷。

    “确实,眼下一切问题的突破口,皆是在帝宫山上的那些禁制之上。”

    “话虽如此,只是,我们如何才能破开那些禁制呢?帝宫山上的那些禁制的威力,我们大家也都是见识过了,实在是太坚固了,凭我们之力,根本无法撼动它们。”

    “是啊,那些禁制实在是太坚固了,只要那些禁制一日不破,我们便一日无法奈何得了永恒王庭!”

    ···

    殿中的诸位老者,一阵讨论,眼下在他们看来,报仇的成功与否,皆是在于那些密布在帝宫山外围的诸多禁制之上。

    “哼,帝宫山外围的那些禁制,再强,也不过只是一些禁制而已,而既然是禁制,那么,它便会有无法承受之力度。”这个时候,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一直阴沉着脸色的杨天,嘴角微扬,一张苍老的脸色,突然泛起了一抹阴冷的笑意。

    “嗯?”闻言,在场的诸位老者,神色齐齐一变,纷纷将目光看向了杨天,好奇的追问道:“老祖,如此说来,您···您是已经想到了办法了?”

    “没错。”杨天眼神微眯,郑重的点了点头,道:“先前,我们为何始终破不开帝宫山外围的诸多禁制?是因为永恒王庭一方的修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