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开学 > 走VS不走
    在张校长的通知下,李老师九月二号要走的消息不胫而走。

    张校长本身是个没有什么恶迹的人,由于在村子里开办了红星小学,在整个大坝子乡里也有很高的声望,这也是秦朗放心将钱交给张老师支配的原因。

    至于李老师的“恶名”,始作俑者是因为父亲得不到这笔款项的使用权而不平的张有田,张有田和康世龙是同学,又是好朋友,他在康世龙面前发了牢骚,康世龙便在平时闲聊里说了出来,他是村长的儿子,村长家里平时来来往往不少人,这么一传播开,村里人对李老师打着“为村里小学捐款”却死死抓着钱不放就有了意见。

    在他们看来,李老师迟早要走的,到时候拿着钱跑了,谁也找不到,再加上之前在分配衣物和物资上李老师确实对周边山民的孩子有更多的关照,所以红星村的村民才和李老师有了些矛盾。

    除去这些,红星村的村民在本质上还是淳朴而好客的,得知李老师要走,无论家里孩子在不在红星小学读书,也都送了些东西来践行,有些是鸡蛋,有些是地里的番薯之类,虽然不怎么值钱,但总算是个心意。

    连李老师自己都没想到村民们还会给他送东西,意外之余,更多的是感慨。

    村民以最大的不善来猜度与他,他难道就没有以最大的不善来猜度他们么?

    如果不是从内心里就不相信这些人,他又何必死死捏着那些捐助款不愿意交出来?

    弄清楚了症结在哪里,李老师之前那种激愤也消失了几分。

    村民都来送东西,村长自然也代表村里请了李老师和所有的支教老师吃了一顿,一半是践行、一半是接风。

    只是也不知是不是这里物资太匮乏,这一桌子宴席没有什么荤菜,当地的面食倒是上了一桌,吃主食吃了个肚子圆圆。

    随着李老师离开的日期临近,红星小学的学生家长也陆陆续续的来为孩子报名了。

    因为新校舍的建成和之前两位老师在宣传九年义务制教育的努力,今年来报名的学生多了不少,除了张校长和李老师,新来的支教老师们也和李老师一起负责登记报名的学生,制作学生档案。

    除了之前那些学生,还有很多新来的一年级学生,大多是周围更贫困地方的学生。

    红星小学是受国家扶持的乡村小学,在这里读书学费是全免的,课本费和杂费只要达到补助标准也可以全免,所以这几天里,他们与其说在制作学生档案,不如说一直在填“两免一补”的申请表。

    和李老师认识的大多是去年在这里读书的孩子的家长,他和方老师去年一家家去调研学生情况、为他们送去御寒的冬衣和冬被,和这些学生家长都很熟悉,听到他今年要走,这些家长握着李老师的手,只会一遍一遍地说:

    “咋要走咧?咋要走咧?娃娃们怎么办咧?”

    当李老师指着新来的几个老师告诉他们有了接班的人时,他们的情绪才稍微平静点。

    饶是如此,李老师还是会被学生家长们拉到一旁去,用着当地的方言说出自己的顾虑:“李老师,我看这些新老师,不像是会在这里长待的样子,孩子们会不会被教了一阵子就没了老师咧?”

    李老师啼笑皆非:“怎么会,这些都是支教团队送过来的老师,都是提前培训过的,非常熟悉课本,有一个还是重点师范的学生呢!”

    但是他们就是不信,七嘴八舌地对着这几个老师指指点点过后,李老师终于明白了问题出在哪儿。

    来支教的几个老师,黛文婷一看就娇滴滴的吃不得苦,虽然暂时借了苏丽的衣服穿了,那种精致讲究的气质怎么也掩不住;

    秦朗更不必说了,白白胖胖的,一看就是吃好喝好的家庭里长大的孩子,山村这么苦,要吃没吃要喝没喝,他们不觉得这种“富家子”能留多久。

    苏丽性格活泼外向,做事却毛躁的很,填个表不是掉笔就是错字;

    杜若对支教这种事没什么热情,一天到晚板着个脸,即使对着学生家长也是公事公办的表情。

    江昭辉则是对每个靠近黛文婷的男家长都没好感,横眉怒眼的,让他们很害怕。

    这么一想,李老师思忖着自己那么快被乡人接受,还要感谢实习期在船上晒黑的那几个月,以及父母生的一副沉默平庸的脸,想想也是辛酸。

    在用尽全力安抚完了这些学生家长之后,那边苏丽却哭上了。

    来申请“两免一补”的都是些穷苦或家庭不幸的人,整个学校几十个学生,却有四分之一都是离异家庭,还有虽然没有离异却被父母弃养,由爷爷奶奶抚养的,一年别说一千块,连八百块收入都没有。

    苏丽完全不能理解一家人一年连八百块都没有怎么活,再加上还有学生家长是残疾的,苏丽登记着登记着,居然哭了起来。

    李老师过去时,正有位身穿旧军装的中年男人在替孩子报名,那种旧军装他们已经很多年没见人穿过了,已经被洗得发白,但在这山里居然见到了。

    他是来替今年上一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