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开学 > 正品VS假货
    “我为什么不能走?我账目不清楚,还是欠他们的?”

    李老师刚刚爆发过,余怒还未去,听到秦朗的话,反射性顶了回去。

    “就因为你账目都清楚,也不欠他们的,你现在这样不明不白的回去,算什么?”秦朗干脆坐在了他的被子上,用微胖的身体压住。

    “你现在突然走了,别的村民怎么想?携款潜逃?心虚跑了?”

    李老师拽着被子的动作突然一顿。

    “你现在不但不能偷偷摸摸的走,还要大张旗鼓的表明你要回去。你为这个村子做了这么多,总要吃顿践行饭吧?他们恶心你,你就恶心回去!”

    “我,我不会……”

    要是有这么厉害,就不会被误解的这么惨了,李老师讷讷地说,:“我嘴笨……”

    “你不会没事,交给我们来就行了。你可是我们支教老师这一边的,怎么能让人这么欺负!”

    秦朗好兄弟地拍拍他的被子。

    “再说了,我们也算是你的后辈,你得提携我们,教给我们一些该注意的事情,做好交接。你是来支教的,不是来扶贫的,捐款捐物修房子那都是锦上添花的事,最后还是要看教学成果。”

    “你和我们完成了正式交接,支教团才会将你的推荐证明写得漂亮,你马上要参加工作了,简历内容、推荐信这些都很重要,你就这么突然抽身走了,谁知道张校长和村里会对支教团反馈什么?你来支教一年,就真体验生活了?”

    秦朗的话中带着一种不属于年轻人的世故,说的李老师一愣一愣的。

    说罢,他精神抖擞地站起来,拍拍李老师的手背。

    “事要做,该得的也要得,不要犯傻。”

    秦朗不再压着被子了,李老师收拾床铺的动作却迟迟没有继续,只愣愣的看着秦朗。

    “这是张校长打的收条,你这半年来管理捐献款项无误的证明。以后那些捐款就归学校支配了,和你无关。”

    杜若见他情绪稳定下来了,将收条递给他。

    “手机能拍照吧?拍个照片留存,以后有争议了也有个证据。别看没几个钱,真要有人闹了能恶心死你!”

    李老师听说钱给张校长了,眉毛先是一挑,可听到杜若说“真要有人闹了能恶心死你”时候表情一僵,还是默默将收条接了过来。

    “你们很厉害……”

    李老师捏着那一张收条,就像是捏着自己所有的心血,“比我厉害。”

    这样的他们,一定不会和他一样,最后差点落个灰溜溜离场的地步。

    李老师的事情,让所有的支教老师都很生气,秦朗和杜若决定要让李老师“盛大离场”,便去和张校长商议正式送别李老师的日子,将这个日子定在了开学后的第二天。

    这个时候他们已经正式分了班,李老师也做完交接了,可以说是善始善终,谁也挑不出什么毛病。

    张校长刚拿了那六千多块的捐款,拿人的手软,也知道李老师就这么负气走了这几个孩子肯定对他有意见,接下来的工作也难开展,于是很干脆的答应了下来。

    说到底张校长才是这座学校的实际管理者,他答应了这件事,接下来就会和所有的学生、学生家长通知到,学生通知到了,村子里的人也就该知道的差不多了。

    至于村委会有没有什么行动表示,就看这个村子里的人情味儿怎么样了。

    这件事几乎全是秦朗以一人之力说服的,杜若并不喜欢多管闲事,让她打打杂做做后勤工作行,要和张校长去斡旋这样劳心劳力的事情却懒得干。

    也还好张校长并不是个油滑城府的人,对李老师也没有什么意见,最多是些误会,否则就秦朗一个毛头小子,很容易就被软钉子挡回去。

    待再回到宿舍,所有人都唏嘘不已。

    江昭辉回了宿舍,觉得有些口干舌燥,顺手从那提水里拔出一瓶,旋开盖就要喝,黛文婷看那瓶子上满是灰尘,从口袋里掏出一袋纸巾递给他。

    “擦一下吧,盖子都这么脏,怎么能喝?”

    江昭辉倒是无所谓这些,不过人家纸都递过来了,也就耐着性子擦了几下。

    “我靠!”

    这一擦,他喝水的动作停住了。

    “这是什么东西?”

    “怎么了?”

    刚洗了把脸的秦朗伸过头,“哪里不对?”

    “这尼玛是康帅傅矿泉水,不是康/师/傅!”

    江昭辉把手边的瓶子放下,跑到那提矿泉水前面,用纸巾擦了擦塑料封皮上的字迹,待那些灰尘擦开后,果真是康帅傅三个字。

    “我去找那老板去!”

    只是字体和商标形状,都和康/师/傅矿泉水的没任何区别,不仔细看是看不出来的。

    秦朗大概觉得这事挺好笑,哈哈笑着接过江昭辉放在桌上的水喝了一口。

    “别喝啊,谁知道什么水!”

    黛文婷吓道。

    “没事没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