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开学 > 平等VS歧视
    还好江昭辉是个健壮的小伙子,昨天晚上拉成那样,吃了药睡了一觉就又恢复了元气,但他怎么也不肯再喝学校井里的水了。

    这里用水这么麻烦,上厕所还要自己提水冲,要再拉一次肚子,难不成还要来回提水到二楼去?

    于是买水、买生活用品这些事情就迫在眉睫。

    所以天一亮,吃过王大婶做的早饭,他们就拉着李老师,请他带着去买生活用品。

    李老师和他们差不多大,比杜若和苏丽大一岁,比黛文婷和江昭辉还小一岁,不是很跳脱的性子,看起来很沉稳。

    他在海事大学里学的是“轮机工程”,以后很可能是管理船舶机电设备和动力装置的机电全能工程师,但在扬帆起航之前,他选择了扎根大地,来西北支教一年。

    他们来的时候方老师已经走了,听说方老师是个特别幽默的直率性子,他自嘲自己能坚持下来全靠方老师一直打气,可新学校建起来了,先走的却是一直给他打气的方老师。

    李老师话不多,接过秦朗递给他的单子草草看了一眼,就掏出随身带着的笔划掉了大部分的东西:

    “这里没有洗面奶,只有香皂:”

    “床单被套这些要买布找裁缝做,店里没有;”

    “内衣……呃?”

    李老师脸一红,“这个,这个得赶集时候,咳,去县城里买。”

    “那就先把有的买了吧,麻烦李老师了。”

    秦朗又提醒了句:

    “我们还少张床。”

    李老师点了点头,回屋里拿出一个小挎包挎上,带着他们在村子里走。

    八、九月份是农忙季节,在村子里晃荡的都是闲汉,这些人看到一群外乡人走在路上,尤其队伍里还有黛文婷、杜若几个年轻女人,先是眼睛一亮,再看到李老师和江昭辉这两个健壮小伙子,眼睛里便浮现出了失望。

    也有胆大的上来搭话,问他们需不需要帮助的,都被敷衍走了。

    “这里治安怎么样?”

    杜若终于问出了自己最担心的问题。

    “这个村子里住着的大多都是亲戚,都知根知底,外面人来了容不下身,但也因为这个,没出过什么事,偶尔有些小偷小摸自己内部就解决了。”

    李老师指了指不远处:“村子那个尖顶房子是村委会,驻着一个村警,今年有五十多岁了,也快退休了。你们要有什么事情可以去那个尖顶房子请人帮忙解决。”

    “当地百姓还算热情,就是因为条件很差比较艰苦,还有就是重男轻女很严重。”

    李老师看了眼杜若几人,叹气:“我刚来这里时,不到四十个学生,还包括周围山上的,只有五个女孩。我和方老师一家一家跑,才发现他们让男孩子读书,女孩子在家种田喂猪做饭砍柴,纯粹当成劳动力用……”

    “我们来的时候,支教组织要求我们要帮助宣传国家的九年义务教育政策,我和这些老乡沟通十分困难,无论我们怎么说,怎么告诉他们义务教育是强制性的,而且是免费的,除了一些家里条件还过得去的和还算开明的,绝大部分都不让家里女孩子来上学。”

    这话题很沉重,但也在他们的意料之中。男女不平等的问题即使在城市里也很常见,更别说农村了。

    苏丽好奇地追问:“那你和方老师后来是怎么说通他们的呢?”

    “说通?”

    李老师嗤笑着,“没有,我们没有说通过……”

    “后来国家对山村学校进行补贴,每个读书的孩子每天有四块钱的餐费,可以在学校里吃上一顿餐,许多人家里就把年纪小还不能干活的女孩子送来读书了。”

    他慢悠悠往前走,仰首望天,自问自答。

    “少一张嘴吃饭,偶尔还能往家带两个馒头,多划算啊,是吧?”

    之前李老师给他们的感觉是木讷而淳朴的,可这一刻,一种激烈的东西破土而出,他也露出了属于年轻人的锐气。

    也许这位李老师,只有表面上是木讷的,其实内心也燃烧着火焰。

    说话间,已经到了那家叫做“军军超市”的小店。

    在这座村子里,这家规模不大的杂货铺已经算是最大的店铺里了,之前来接他们的三轮电瓶车也是店主借的。

    店主见到李老师带人来很热情,用当地的土话向李老师说了些什么,这里的方言短促有力还带着一股喷气的声音,仿佛要鼻子和嘴巴一起用力才能说清楚一样,听起来很是吃力。

    杜若努力去听,对方大约说的是“就猜到支教老师要来光顾生意”之类的话。

    “你们要的东西,这里要有卖的,就有;要是没有,在红星村其他地方也买不到。”李老师让他们留在这里慢慢挑。

    “你们先选着,回头我来结账,我去前面木匠家里找他再打张床。”

    说完,他掀起帘子出去了。

    这间军军超市特别昏暗,也许是为了省电,老板根本没开灯,整个屋子里黑乎乎的,看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