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开学 > 相逢VS偶遇
    三个月后。

    行走在z县的道路上,杜若一路引起了不少人的关注。

    这是西部一个普通的小镇,虽然比较偏远,但还算不上破败,但也因为偏远,县里很少有外来的人口,在大街上出现一个拖着行李、负重满身的外来女人,当然会很醒目。

    “见鬼,不是说八百米吗?”

    杜若抬头看看手里的地址,查看手机定位的距离,心里泛起了嘀咕。

    “我这走了有一千多米了吧?”

    经过好几轮的面试,杜若和支教团队互相挑选,最终她选择了来这边z县乡里的一个支教点,并且提前联系了这边的联络人,约在z县县城的招待所和其他团友一起集合,第二天清早再下乡。

    选择这里是经过她精挑细选的——这里虽然偏远,但治安却比其他几个偏远的支教点要好,这样以后她的简历上看起来是前往艰苦地区支教,在安全却没问题。

    而且虽然是下乡教学,但那个红星小学规模不算小。

    根据基金会提供的资料,周围所有村子的适龄小学生几乎都在那里读书,校舍是去年一个爱心企业家捐助的新校舍,设施齐全,不存在没有宿舍或者没有厕所用的问题。

    学校里很多前辈说起支教过程中的厕所都是声泪俱下,可见下乡支教的很多人遇见的最大问题就来自于基础设施的缺乏。

    杜若虽然没有洁癖,但也实在不想和猪边聊天边上厕所,用了好几个排除法后,这里就算最合适的地方了。

    在几次都找不到县招待所,看着导航上写着“县招待所”,面前却挂着“真优美练歌房”牌子的建筑,杜若放弃了继续使用手机导航,直接选择了给联络人打电话。

    她本来想要给联络人留下个干练的好印象,想要靠自己的力量找到联络点,毕竟很多联络点的负责人还是他们这些志愿者的“指导人”,以后的评语推荐书都得靠他们帮忙。

    但是这里的人口音太重,问路对方都表示听不懂普通话,除了找联络人,她想不到什么其他办法。

    没一会儿,一个皮肤黝黑的中年大叔从练歌房背后绕了出来,在环视一圈后看到了拖着行李的杜若,笑着迎上前:

    “你好你好,你就是杜若同学吧?我就是z县的联络人王大来,你可以喊我王叔叔……”

    他的普通话也有一点本地的口音,但是不重,虽然对方很热情,但杜若还是有些防备地问了他几句关于志愿点的事情,见他回答的全部对上了,才松了口气。

    之前听师兄们说有女同学去联络点路上被拐骗的例子,她不小心不行。

    杜若谢过了他要帮她拿行李的好意,自己拖着大箱子小箱子,跟着他往后走,一边走一边听他解释这县招待所如何经营不善租了一半给人当练歌房,如何要从后面楼梯上楼的原因。

    也不怪他要特意解释,要绕去这栋建筑的背面还得经过一个狭小黑暗的巷道,要是杜若一个人来,肯定要犹豫。

    好在三绕四绕后场地就空旷起来,露出一处像是停车场的地方,入口上挂了块“z县招待所”的牌子,有一个白胖的小伙子在对外张望。

    “王叔!”

    见他回来了,小伙子眼睛大亮,奔上前来:“我的同事接到了吗?”

    原来是先到的志愿者。

    王大来将他们领到县招待所一个小会议室里,给“碰面”的两个志愿者做了介绍。

    那白白胖胖的小伙子是来自g市的志愿者,刚刚大学毕业,比杜若大一岁,叫做秦朗。

    “哈哈哈你自己找来的?我到了地头就放弃了问路,直接打电话请王叔接我来的。”

    秦朗五官长得还算精致,但是胖胖的脸让他看起来有些稚气,再加上总是未语先笑,很容易得到别人的好感。

    他也很会和人打交道,杜若不过和他聊了几句,几乎自身的情况大部分都被他问出来了,当然,支教是为了保研资格这种事情没有说。

    她怕又遇到餐厅里那种狂热的志愿者“同道”会产生一些龃龉。

    王大来本来想问问两人的情况,但秦朗太会聊天了,他就在一旁听着就大致了解了两人的情况,只能感慨现在的小一辈都不得了。

    他是阳光支教团在这里的联络人,是z县县城本地人,本身也是一位教师,一直在支持阳光支教团在当地的工作,他们要下乡去的红星小学只是其中之一。

    这个省不少县里都缺教师,有很多地方更是全靠志愿者来支教支撑着正常的教学工作。

    具体的情况阳光支教团前期的资料和视频都已经介绍的很清楚,和王大来描述的基本一致,只是他们都没想到z县县教育局领导对他们的到来非常重视,晚上还安排了教育局的代表请他们吃一顿便饭,顺便感谢他们对z县大巴子乡教育工作的支持。

    “这……这也太夸张了吧。”

    秦朗咋舌。

    “我们只是来短期支教的,又不是来长期教学……”

    “红星小学情况有